第十九章 铁针

    听见李青山这么说,邓元觉跟凰小道对视了一眼,脸上的表情都很兴奋。

    “你认识他?”邓元觉试探着问道。

    李青山摇摇头,说不认识,随后找我要了支烟,大口大口的抽着,看样子是烟瘾犯了。

    “他找你干什么?”凰小道追问了一句。

    李青山没吱声,抽着烟看了看他跟邓元觉,直接问:“你们找他有事吗?”

    “有事。”邓元觉点点头:“大事。”

    “这样啊”李青山笑了两声,似乎也有些好奇:“不光你们想找他,我也想找他呢。”

    “你不是不认识他吗?”邓元觉目不转睛的看着李青山,准确的说,应该是在看他的眼睛,似乎是想看出来这人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你找他干什么?”

    李青山耸了耸肩,说:“他知道我脑袋后面有一张脸,还说我的肉身里有另外一个人的魂魄,如果不把那个人的魂魄弄出来,我就会活得很不自在。”

    “啥意思?”邓元觉一愣。

    “我犯的是什么事,你们应该都听说过吧?”李青山苦笑着把手铐抬了起来,说道:“就我这样,活得算是自在吗?”

    众人没搭腔,面面相觑了一阵,谁也没吱声。

    按照李青山这话来看打伤孔百杨的老道士竟然还提点过他?

    “他没帮你把魂魄抽出来?”我好奇的问道。

    “没有。”李青山摇摇头:“他只是说,这事看着挺有意思的,懒得管,之后还说想看看我会变成什么样,就在我这地方”

    李青山一边说着,一边侧过头,很勉强的抬起手拍了一下脖子。

    “当时我还以为他要打我呢,突然冲上来,在我这里拍了一巴掌,还挺疼的。”

    听见这话,老爷子第一时间凑了过去,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还是没得到任何线索。

    “没什么特殊的啊”老爷子嘀咕道:“跟正常人的皮肤一样阴阳二气也没超过平衡线难道那老东西还真是拍着玩的?”

    邓元觉跟凰小道也不禁好奇,上去研究了一会,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李青山所指的那块皮肤,还挺白嫩,看着比正常人还要正常。

    “他拍你那一下,是巴掌抽你的那种疼啊,还是别的什么疼?”老爷子试探着问了一句。

    不得不说,老爷子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李青山,先是回忆着想了一会,最后才跟我们说,那老道士用巴掌拍他的时候,脖子上传来的疼痛感,确实不像是用手拍出来的。

    “好像是有啥东西扎着我了。”李青山皱着眉说:“应该是牙签吧?反正有那种感觉!”

    “爷,那个老道士不会是在阴他吧?”我低声问道,满头雾水的看了看李青山,说道:“被老道士整了一下,之后他就犯事了,这里面肯定有联系啊!”

    老爷子没说话,默不作声的抬起手,在李青山脖子上摸了一阵。

    摸了半天,估计他也没什么发现,便加重了手里的力道,几乎是按了起来,好像是在寻找什么

    “有点不对啊!”

    老爷子这冷不丁的一句话,顿时就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

    “咋了?!”我忙不迭的问:“你发现啥了??”

    “这里面好像有东西”老爷子用指头在李青山脖子上按了两下,很惊讶的说:“不是他的骨头,好像是异物。”

    “啥?!”李青山显得比我们还惊讶,脸色煞白的看着老爷子:“我脖子里有异物?!啥东西?!!”

    老爷子没多解释,掀开李青山的头发,似乎是想顺着摸下去。

    但就在这时,老爷子应该是看见李青山的第二张脸了,瞬间打了个冷颤。

    “狗日的这张脸好像带着死气啊”

    老爷子半眯着眼睛,倒也没有多害怕,用手掀着李青山的头发,仔细打量着这张人脸。

    估计邓元觉他们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东西,跟看大熊猫一样,全都凑到了李青山的背后,兴致勃勃的围观着。

    “双魂于一体,这是要成煞啊!”凰小道惊呼了一声,满脸的惊讶:“这种双脸凡胎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邓元觉皱着眉看了半晌,忽然说,不对,双魂只剩一魂,另外一个魂魄的气很弱

    “难不成是被压住了?”老爷子分析道,用手摸了摸李青山的脖子,说:“这异物很摸着还顶得慌,搞不好就是拿来镇魂的东西!”

    “这么小的玩意儿还能镇魂?”凰小道似乎开始好奇了,双眼都在发亮:“要不咱们挖出来看看?”

    还没等老爷子说话,李青山先一步叫了出来,手忙脚乱的捂着脖子说:“别乱来啊!挖这里是要死人的!”

    “她跟你开玩笑呢。”邓元觉笑道。

    李青山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两步,站在我身边,一本正经的说:“我能看出来,这小子是认真的,他是真想挖了我脖子。”

    “这玩意儿在你身子里,很有可能会对你造成伤害。”老爷子叹道:“你要是信得过我,就让我主刀,帮你把那东西取出来。”

    “您是中医吧?”李青山试探着问道:“中医也会做手术?”

    “动个小手术而已,只是把你皮肤割开,把那玩意儿夹出来,又不是什么大工程。”老爷子很淡定的说道,随手掏出一把小刀,拿打火机在刀刃上烧了两下,跃跃欲试的说:“半分钟不到,你脖子里的异物就能被我取出来”

    “咱们能好好消个毒吗?”李青山脸色煞白的看着那把手术刀,眼里满是绝望:“你这个看着有点不靠谱啊要是得了破伤风可就”

    老爷子白了他一眼,冲常龙象点点头,连话都不用说,直接靠着默契的眼神就安排常龙象上了。

    没等李青山拒绝,常龙象就跟按犯人一样按住了他,双手如大山般压在他肩上,嘴里还在安慰这小子,说老爷子手艺高超,动这种小手术绝对没啥问题,一刀下去

    “一刀下来我就死定了吧?”李青山苦笑道,算是认命了:“你们看着来吧,别害我就成。”

    老爷子嗯了一声,说不会,随即就凑上去,用刀尖顶在了李青山脖子上。

    说真的,老爷子没忽悠他。

    整个手术的过程,时间绝对没有超过十秒,几乎是一刀插进去,都没怎么划开皮肤,轻轻往外一抽就把那异物带了出来。

    跟我最初猜测的一样,那个所谓的异物,其实是一根针状的东西。

    或是说,那就是一根针。

    这根针大概有一个指节长,与普通的缝衣针差不多粗细,通体泛黑,似是能够反光,看着有些亮眼。

    “血一会就能止住。”老爷子说着,随手拿了一块纱布给常龙象,让他帮李青山捂住伤口。

    之后,老爷子又去柜台里拿了一个药罐子来,里面装着的是幽绿色液体,那应该是前几天老爷子刚炼出来的药蛊,有一定止血的作用。

    他稍微倒了一些药蛊在纱布上,又让常龙象撒开手,拿这块加工过的纱布按在了伤口上。

    做完这些事,老爷子才有闲工夫研究那根细针。

    拿在手里端详了一会,老爷子闻了闻,说:“这根针是铁打的,锈味很重,但看不出生锈的痕迹,应该是行里的法器吧”

    说着,老爷子用手在上面搓了几下。

    “摸着坑坑洼洼的上面好像刻着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