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询问

    大鹏金翅王元庆。

    宝光如来邓元觉。

    小养由基孔百杨。

    后生太岁凰小道。

    这四个人的诨号组合在一起,那就是现代化的水泊梁山啊,诨号不对是道号,这是一个比一个的有江湖气!

    说真的,我有点怀疑凰真人原来是不是混过绿林。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跟我们介绍了一遍后,老爷子也开始跟邓元觉聊正事了。

    “姓孔的那小子我没见过,只是他小时候见过一回但就我听说的,那后生身手不弱,三五个人不能近身!”老爷子紧皱着眉,像是长辈关心晚辈那样,很疑惑的问了句:“他是怎么栽的?”

    “对方也是行里人。”邓元觉叹道:“他栽得不冤,技不如人而已,但这个场子,我们还是得找回来。”

    说着,邓元觉也有些生气,眼里的怒意都盖不住了,咬牙切齿的说:“那个老道士也不讲规矩,我师弟也没跟他动手,只是发生了一点口角冲突,直接就下了死手啊”

    “你师弟没还手?”老爷子问。

    “没机会还手。”邓元觉苦笑道,也不觉得丢人,如实跟我们说:“没走出两个回合,他就让那老道士镇住了,一根铁针钉死脊骨,不光伤着人,还伤了他三魂七魄,要不是我师弟跑得快,非得死在他手里不可!”

    “你师弟的道行不浅,放在咱们这行里,那也是一顶一的人杰”老爷子更诧异了:“他竟然连两个回合都走不出来?是不是被阴了?”

    邓元觉摇摇头,说不是,那是压根就斗不过。

    “那老道士留名号了吗?”老爷子问。

    “没。”邓元觉说到这里,表情也尴尬了起来:“我师弟跑得太快,啥也没问出来,莫名其妙的就栽了。”

    老爷子点点头,抽了两口烟,转而问:“那老道士长什么样?有啥特征吗?”

    “长得没什么特点,穿着一身中山装,年纪跟您差不多。”邓元觉说道:“身边带着一个孩子,像是他孙子,也有可能是他徒弟,大概有七八岁吧。”

    “这他娘的不对啊”

    老爷子抽烟的速度明显加快了,眉头紧皱,似乎是闹不明白这个问题。

    “内地的先生我大多都认识,高人有几个,我心里也有数。”老爷子喃喃道:“怎么到这时候忽然又冒出来这些狠角儿了原来咋没听过呢”

    “您也不知道?”邓元觉问。

    老爷子摇摇头:“真不知道,估计你师父也不知道吧?”

    “如果他知道是谁,早八辈子就下山给我们报仇了。”凰小道很憋屈的说。

    “屁。”老爷子笑了起来:“就算他知道是谁,也不可能下山给你们报仇,他那性子我能不清楚?肯定是恨铁不成钢,让你们自己去寻仇,等你们实在搞不定了,吃大亏了,他这才舍得出面”

    “您还真够了解他的。”邓元觉叹道:“我师父说了,要么我们搞定那老道士,要么等他来搞定我们,反正他是不会管这事的。”

    “你师兄怎么说?”老爷子问。

    邓元觉端起杯子喝了口酒,满脸无奈的看着老爷子:“他倒是想管,但也没机会管。”

    “啥意思?”老爷子一愣:“我记得你师兄挺护犊子啊!”

    “我们没找到那老道士的踪迹,所以他来了也是白来,更何况他最近也忙着呢,在天津卫那边跟一个姓白的斗上了,好像是为了什么法器”邓元觉皱了皱眉:“等有时间了我也去看看。”

    “姓白的?开当铺的那个?”老爷子一愣。

    邓元觉嗯了一声,说就是他。

    “别。”

    老爷子表情严肃了起来,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是很认真的在叮嘱他。

    “千万别跟他死磕,那人我见过,那人的师父我也见过,不是你们能斗得过的。”老爷子低声说:“姓白的还好,但他师父可不像是你师父啊,特护犊子,他们俩干你们四个,轻轻松松的事。”

    “放心,我知道轻重。”邓元觉笑道:“我师父也说过这事,意思是让我去天津一趟,把我师兄拽回来。”

    在这时,半掩的店门忽然让人敲响了,听那人敲门的频率,似乎还挺着急的。

    老爷子给我使了个眼神,没多说,我点点头带着常龙象就出去了。

    开门一看,外面站着三个人。

    中间的那人,是带着手铐的李青山,一左一右站着的,则是两个便衣。

    “到时间了我们再来接他,你们注意点,别让这小子跑了。”

    左边那个便衣的年纪要大一些,看着得有五十多了,眼神极其的凌厉。

    走之前,他随便看了李青山一眼,似乎是在提醒他别耍花样,硬是把那小子吓了一跳,连话都不敢说,站在原地直哆嗦。

    “你很怕他?”我好笑的问。

    “怕,怎么不怕。”李青山点点头:“我遇见这么多公安了,只有他想揍我,他说这事就是我干的,我要是不认,他能把我脑袋拧下来。”

    “吓唬你呢。”我拍了拍李青山的肩膀:“没想到吧,咱们这么快又能见面了。”

    “确实没想到。”

    李青山回头看着那老便衣,表情有些复杂,头也不回的跟我说:“你把我带出来,是为了做鉴定还是为了什么?”

    “你知道我的职业吗?”我反问了一句。

    李青山转过脸来看了看我,点点头:“知道一些。”

    “我是负责跟鬼神打交道的,所以吧”我笑了笑:“我想借着这机会,把你体内也就是那张人脸的魂魄,给抽出来!”

    “抽它的魂魄?”李青山愣住了,显然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你抽它魂魄干什么?”

    “你不是说被它控制了吗?”我笑道,拍了拍他肩膀:“放心,只要它离开你了,一切都能水落石出的。”

    李青山看了看我,点点头没吱声。

    说着,我便将李青山带了进去,也是在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李青山不光是戴着手铐,连脚铐也戴着,但那两个便衣却没拿钥匙给我

    “戴着这玩意儿挺难受的吧?”常龙象有些同情的问他。

    “还行吧,已经习惯了。”李青山笑道,抬起胳膊,冲我晃了晃手铐:“他们没拿钥匙给你?”

    “没。”我摇摇头:“估计是害怕出意外,所以没拿钥匙给我,你多担待。”

    李青山耸了耸肩,倒也不在意,进客厅之后,看见老爷子他们,也是点点头,没敢乱说话。

    “这是我爷爷,这两位都是我朋友。”我简单的介绍道:“你先坐着歇会儿,我去给你倒杯茶来。”

    “不用了。”李青山说着,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的酒瓶子:“我喝点酒就行。”

    “你倒是不客气啊。”老爷子也笑了起来,冲李青山招了招手,意思是让他过去坐着喝点。

    在这过程中,邓元觉跟凰小道都在盯着他看,但谁也没开口,都在等。

    “差点忘了这茬”我一拍脑门,急忙问他:“哥们,你前段时间是不是遇见过一个老道士?就在十天前!”

    一听这话,李青山愣了愣,不像是骗我:“啥道士?”

    “就是一个老头儿,跟我爷爷年纪差不多,还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儿”我说着,又补充了一句:“有可能还穿着中山装!”

    李青山没回答我,很认真的回忆了一会,点点头,语气稍微有些不确定。

    “好像是见过这么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