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宝光如来

    鸟道士。

    这名字我是第一次从老爷子嘴里听见,原先他压根就没提过。

    从这称呼来看那人是个道士却能教出邓元觉这么厉害的和尚这本事得有多高啊?

    且不说邓元觉修佛的程度到了什么份上,就他这身手,已经足以让我目瞪口呆了。

    “阎王爷,在来之前我师父就说过,让我给您带个好。”邓元觉笑着冲老爷子抱了抱拳,很是客气的说:“您要是有时间,可以去终南山那边逛逛,我师父可想你呢。”

    “想个屁!”老爷子没好气的说:“那老东西会想我?我看他是没憋好屁!”

    听见这话,邓元觉也显得有些尴尬了,讪笑着挠了挠头:“阎王爷,您可别这么说啊,我师父真的挺想你的。”

    “直说吧,找上门来有啥事?”老爷子问着,点了支烟,很不耐烦的看着他们。

    “爷,事是这样的”

    我几步走到老爷子身边,把大概的情况说了一下,听完这事的来龙去脉,他也没觉得麻烦,说帮就帮吧,多一个朋友多条路。

    说完,老爷子幸灾乐祸的就开始笑了,瞬间让我失去了这两个还没成为朋友的朋友。

    “该!”

    老爷子美滋滋的抽了口烟,笑得不行:“让你们嘚瑟!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老爷爷!你怎么能这么幸灾乐祸啊!我们又没有招惹你!”凰小道很气愤的问了句。

    “你师父招惹我了!”老爷子哼了一声,看了看他,又问:“你是老四吧?”

    凰小道点点头。

    “长得倒是机灵可爱,可惜啊,跟了那么一个臭道士,前途晦暗啊!”老爷子嘿嘿笑道。

    凰小道本来就是个孩子,被老爷子这么一说,顿时就气得不行,小脸通红的要跟老爷子辩出个所以然来。

    “哎哎,爷,咱收着点。”我不动声色的拽了老爷子一把,低声说:“他们好歹算是你后生呢,给点面子,要不然说出去”

    “我怕个屁?”老爷子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鸟道士本来就不是个好东西,跟我斗了三次,连着阴了我三次,最后一次把我丢在西藏,害得我自个儿想办法跑回四川来”

    “那明明是你阴他在前!”凰小道大声说:“我师父说了!去西藏的时候你就想把他扔半路上!要不是他及时醒过来了,非得被你丢下车不可!”

    “那是他偷我烟抽在前。”老爷子急忙说。

    “是你骗他钱在前!”凰小道很气愤的喊道。

    “是他偷我酒喝在前!”老爷子又说,额头已然见汗了。

    “是他”

    凰小道憋红了脸,到最后也没有反驳,估计是找不着词了。

    老爷子哼了一声,悠哉悠哉的抽着烟,瞥了他一眼:“跟我比翻旧账,你个小兔崽子还嫩着呢!”

    说着,老爷子似乎也觉得有点诧异,看了看凰小道说:“你小子怎么知道这么多?鸟道士跟你说的?”

    凰小道哼了一声,把头别开,没搭理老爷子。

    “去屋里等吧。”

    老爷子也没为难他们,像是撒完气的小孩子,看着还挺热情的:“我刚买了宵夜回来,咱一起吃点,别回去说我亏待你们!”

    邓元觉还没来得及客气,凰小道就跟玩变脸一样,嬉皮笑脸的挽住了老爷子,比七宝都能自来熟。

    “谢谢沈爷爷!”

    “你小子不是想跟我翻旧账吗?”老爷子笑呵呵的问道。

    凰小道忙不迭的摇头否认,说自己就是开个玩笑,没别的意思,就算有意思,那也得吃完宵夜再说。

    “真够没节操的。”常龙象嘀咕道。

    “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我笑了笑,凑到常龙象身边,低声问他,真没问题吧?

    常龙象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说没事,回去睡一觉啥问题都没了。

    得到这个答案,我看了常龙象一眼,也没说什么,带着他跟上老爷子就进了屋。

    不得不说,老爷子为人处世的风格太诡异了。

    吃宵夜的时候,话里话外都在数落那个“鸟道士”,但在对待邓元觉跟凰小道时,那表情亲切的连我这个亲孙子看了都吃醋!

    “爷,你说的这个道士究竟是谁啊?”我拿着一瓶汽水,一边喝着,一边打量邓元觉他们俩:“我咋没听你说过?”

    “鸟道士就是鸟道士呗,那个老狗日的人不错,但是跟我不对付,我跟他不是一个风格的人,尿不到一个壶里。”

    老爷子这一番话搞得我很迷茫,真的,他是在骂那人呢?还是在夸那人呢?

    说这些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有种不堪回首的意思,就跟想起某人还欠他八百万一样,那种表情极其的微妙。

    “他的道号就是鸟?”我小心翼翼的问。

    “可不么!”老爷子大笑了起来。

    “不是鸟!你别瞎说!”凰小道忙不迭的纠正道:“我师父道号凰真人,近些年都在终南山修行,不怎么在外面抛头露面,跟沈爷爷一样,都算是退出江湖的老一辈先生了!”

    凰真人?

    凰不就是鸟么?而且还是一只

    “你师父是女的?”我忍不住好奇问了句,心说凤为雄凰为雌,拿凰字当道号的人,应该是女修士吧?

    “男的。”邓元觉笑道:“纯爷们。”

    “鸟道士原名张知岁,自称是龙虎山一脉的先生,但龙虎山却不认他,说起来倒也挺丢人的”老爷子似是感慨的叹了口气,摇摇头说:“而且还不是不认,是没人知道山上有这么一个先生,存在感太薄弱了。”

    “我师父不在乎这个。”邓元觉笑着,掏出烟来递给老爷子,又递给我,我摇摇头没接,说不会。

    老爷子点上烟,好奇的打量了他两眼,问:“你师父还教你抽烟?”

    “他常说,佛在心中,抽烟就当上供。”邓元觉憨笑道:“但我感觉他的话不对,要是佛爷在心里,我这一口烟吸进去,还不得给他熏个七荤八素的?”

    常龙象擦了擦嘴,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你真是和尚吗?”

    “土和尚,不懂礼数,不懂规矩,但我信佛。”邓元觉笑道。

    “哪家佛准你吃肉喝酒抽烟啊?”常龙象一愣。

    邓元觉笑眯眯的抬起手来,双手合十,答道:“阿弥陀佛。”

    “邓哥,我好像听说过你”我用手撑着下巴,满脸考究的看着邓元觉,回忆道:“你这名字有点耳熟哎不对,我怎么像是在里见过你名字呢?”

    “你现在才反应过来?”老爷子似乎是觉得我孤陋寡闻给他丢人了,白了我一眼说:“水浒传里的八大天王之一,宝光如来邓元觉,就是这名字。”

    被老爷子这么一点,我顿时才反应过来,在水浒传一书中,方腊手下的八大天王里,确实是有邓元觉这么一号人物。

    据说那和尚武艺高强,手持一把混铁禅杖,有万夫不当之勇哎别说,就这点,他确实跟邓元觉有点像!

    “这名字是我爹取的。”邓元觉挠了挠头:“后来被我师父收入门下,他也凑趣给我取了一个法号。”

    “啥法号?”

    “宝光如来。”

    邓元觉的光头在灯光下极其耀眼,看着就像是会自己发光一般,都有点晃眼睛。

    也是在那时候,我才凑巧看见,邓元觉的脖子上有纹身。

    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像是一条丝带,上面满是咒文。

    “我师父说我有佛性,而且命硬骨重,比较适合修行密宗法门,要是有个威风点的法号,以后肯定会一帆风顺”

    “他逗你玩呢。”老爷子哼了一声:“取个威风点的法号就能一帆风顺了?当先生也不能当得这么迷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