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平分秋色

    高手对决向来都是惹人注目的事。

    哪怕常龙象跟邓元觉的模样不像是高手,而像是两个彻头彻尾的愣子,我也觉得这场单挑战要比拳击赛好看。

    不知道凰小道从哪儿抓来了一把瓜子,跟我一样蹲在巷子口,兴致勃勃的看着,一边看一边嗑,就跟看大戏一样。

    “大哥哥,你要吃瓜子不?”凰小道见我一直盯着他,便客气的问了一句。

    “不用了。”我摇摇头,从兜里掏出来两颗牛奶糖,丢给他一颗,自己则剥开糖纸丢进嘴里嚼了起来:“吃这个不上火。”

    那天晚上基本没刮风,或许是要下大雨了,气压很低,闷得我浑身上下都难受。

    估计常龙象也感觉不舒服,毕竟他有点胖,吃不消这种闷热的气候,跟邓元觉说话的时候还不停擦着汗。

    “你练的是哪门功夫?”常龙象问。

    “瞎练的。”邓元觉笑道:“都是师父随便教的散手,上不得台面。”

    “请教了。”

    常龙象说着,颇有江湖气的跟他抱了抱拳,往后退了两步,像是拉开架势了。

    邓元觉也没敢轻敌,同样的缓缓往后退了几步,双手握紧成拳,横在胸前,架势有点像是拳击。

    “请!”

    伴随着常龙象的大吼声,邓元觉几乎是在瞬间就冲了上来,压根没有放水的意思,横着一肘就向胖子心口撞去。

    说真的,那一下我都给看愣了,心说邓元觉这和尚是真的不客气啊!这不是明摆着下死手吗?!

    且不说他有没有练过武,就是七宝那种力气稍微大点的人,要是使足力气,用肘击撞在别人的心口上,十有**都得撞出大事来,心口这一片可是死穴啊!

    常龙象也知道这一记肘击的厉害,丝毫不敢轻敌,稍微往左迈了一步,很勉强的从邓元觉身边“滑”了过去。

    在邓元觉有下一步进攻的动作前,常龙象如蒲扇大的手掌,已经握住了他的胳膊,横着抬起一砸,就将其砸在了墙上。

    “嘭!!!”

    老街的屋子大多都是红砖建的,虽说都有一定的年头了,但坚固性自然是不用多说的。

    可我万万没想到,邓元觉这一砸,直接砸烂了一大片红砖,几乎是在墙上砸出了一个形状不规则的浅坑,看得我都是一愣一愣的。

    狗日的常龙象这胖子是使了多大的劲儿啊?!真不怕把人给摔死?!

    要说邓元觉也挺耐揍的,被常龙象砸在墙上屁事没有,喘口粗气就爬起来了,看着跟个没事人一样。

    “你师兄挺厉害啊。”我忍不住嘀咕了起来,满脸的敬佩:“要是让我挨这一下,筋断骨折都是轻的。”

    “厉害吗?”凰小道歪了歪头,看了我一眼,笑着说:“我怎么感觉你比我师兄厉害呢?”

    “咱可不带恭维的啊。”我尴尬道。

    “你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多,真的。”凰小道耸了耸肩:“听说沈家公子爷入了行,有不少先生都说你是靠自己爷爷吃饭,带着一身的公子少爷脾气,可我没看出来啊,感觉你这人挺谦虚的。”

    “我自大过么?”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凰小道笑眯了眼:“这个我就不知道啦!”

    说着,他皱了皱小巧的鼻子,像是在闻什么。

    “你的肉身跟我们不一样,有蛊气的味道,但又不是寻常的蛊气”凰小道瞪大了眼睛,很惊讶的说:“这种蛊气里夹杂的生气很盛啊!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我笑了笑,没说话。

    “蛊气养身也养生你的肉身恢复力应该比我们强很多!”凰小道兴致勃勃的问我:“是不是活阎王给你开小灶了?”

    “可不么。”我笑道:“他就我一个孙子,不跟我开小灶还能跟谁开?”

    “嘭!!!”

    又是一声闷响,邓元觉再次被常龙象砸在了墙上,脸色通红,像是被砸出内伤来了。

    从第一次控制住他开始,直到现在,常龙象都没有放开过邓元觉的胳膊,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摔打着他。

    其实胖子学的功夫很像是摔跤,在我看来,应该是这样的。

    大摔碑手不也有个摔字么?

    搞不好这个摔字,就是常龙象所学大摔碑手的诀窍。

    “我师兄要发飙了。”凰小道冷不丁的说道。

    “啥?”我一愣。

    “他看出那胖子的弱点了。”凰小道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没等我多问,只见邓元觉猛地蹲了一下身子,在常龙象又一次将其摔出去的时候,几乎是横着身子在墙上蹬了一脚。

    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像是邓元觉那样人高马大的老爷们,是怎么做到似猴子一样敏捷的?

    常龙象的反应速度够快吧?

    但就是这一下,他都没来得及反应,直到邓元觉扑到身前才有防御的动作。

    邓元觉的姿势有点奇怪,左手被常龙象控住,索性就背在身后,右手则是笔直的伸了出来,手结剑指,像点穴一样冲常龙象的脖子点了过去。

    “罗汉背剑!”凰小道幸灾乐祸的笑着:“那胖子惨了!”

    忽然,凰小道不笑了,皱着眉头看着,表情凝重了起来。

    “咋还没惨呢?”我嘿嘿笑道。

    常龙象似乎是吃过这一招的亏,已经有经验了。

    邓元觉的指头是冲他喉结点过去的,毫不夸张的说,点中了他不死也得落个残疾,所以在那瞬间,常龙象几乎是发挥了所有潜能,硬生生的把脖子侧开,让那一指头戳在了自己脖子的边缘处。

    常龙象闷哼了一声,没有犹豫,借力使力的把邓元觉砸了出去。

    这一下,邓元觉没能马上爬起来,仰头躺在地上喘了会粗气,脸上满是无奈的笑容。

    “不用那些歪门邪道的东西,你果然打不过我。”常龙象哈哈大笑道,走到邓元觉身边,冲他伸出了手:“但要是你用那些东西,我可就打不过你了。”

    “你个胖子,还真是够小心眼的,两年前的事你还能记住”邓元觉无奈的笑着,握住常龙象的手,慢慢站了起来。

    说实话,邓元觉不像是受重伤了,应该伤得很轻。

    被砸了这么多下,他也没有筋断骨折的迹象,只像是被最后一下砸闷着劲了,脸红得有点吓人。

    与他相比,常龙象似乎要伤得明显一些,脖子被他点中的那一块,全都开始泛紫了,好像还破了皮,有血溢出来。

    “没事吧?”我急忙走过去,从头到脚打量了常龙象几眼,还是有些不放心:“你受内伤了没?”

    “放心吧哥。”常龙象好笑的说:“他又不是练内家功夫的,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给我打出内伤来。”

    邓元觉点点头,看了看常龙象,问:“你练的是大摔碑手吧?”

    “对。”

    “怪不得”邓元觉叹了口气:“我就说你摔人怎么这么顺手呢这动作看着还有点熟悉”

    在这时,巷子口那边忽然有人咳嗽了两声。

    那种冷不丁传来的咳嗽声,不光是吓了我一跳,凰小道更是被吓得叫了出来,从这点来说,这小子的胆儿应该不大。

    “爷?你咋来了?”

    “凑巧路过,随便看看”

    老爷子嘴里叼着烟,在凰小道跟邓元觉身上扫了一眼,很疑惑的问:“我看你们俩有点面熟啊,咱们见过?”

    “见过一次。”凰小道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几步,站在邓元觉身边说:“我是凰小道,他是我师兄,邓元觉。”

    得到这个答复,老爷子很明显的愣了一下,表情也有些变化了。

    “邓元觉我记得你是鸟道士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