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旧相识

    “你们是找我爷爷还是找我?”

    我把茶杯放在边上,不动声色的往后靠了靠,忍不住警惕了起来。

    老爷子在行里的人缘可不算好,我还经常听他念叨,说除了降门里的仇家,行里哪个法派的先生他没得罪过?

    别说是两只手了,十只手都数不过来啊!

    难不成这俩人是来寻仇的?

    那也不应该,老爷子都这岁数了,他结下的仇家,最年轻的应该也是三四十以上。

    这么年轻不像是来寻仇的

    “都行。”邓元觉笑道:“既然你是阎王爷的孙子,有些事你肯定是能做主的。”

    我听见这话急忙摆手,心说这和尚不会是给我下套吧?

    看他一脸憨厚这模样,也不像是那种有心机的人啊!

    “最近我们在找一个异人。”邓元觉自顾自的说道,抬起手来,指了指后脑勺:“他这个地方长了一张人脸。”

    狗日的他说的不就是李青山吗?!

    这也不对劲,我今天才去见过李青山,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成都这片也有一些朋友,他们说,这人犯了事,被公安抓起来了。”邓元觉笑呵呵的说道:“他们还说,沈家的公子爷今天刚去市局,在拘留室里跟那人见了一面。”

    “你找他干什么?”我问道。

    既然邓元觉都说到这份上了,要是我装不知道,那很明显就是怂了,说出去得多难听?

    与其如此,我还不如开门见山的跟他聊。

    说真的,我确实是好奇了这和尚找李青山究竟有什么事?

    想起李青山前不久才犯的事,我心里更纳闷了,难道这和尚跟那事有关?

    “找他问点话。”邓元觉笑道:“在成都这一亩三分地上,就没有你们沈家办不成的事,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

    “能帮我把那人捞出来吗?”邓元觉试探着问道:“我找他问点事。”

    “邓哥,你觉得我有这本事吗?”我笑了笑,左右扫视了一眼,环视了一圈这间略显破旧的中药铺:“在行里,我们沈家算是能说得上话的,但在官家眼里,我们可什么都不是啊。”

    “哥们,你说这话可就谦虚了”邓元觉尴尬道:“要不然这样吧,你帮我去问问他,不会耽误你什么事的。”

    “你想问啥?”我好奇的问了句。

    邓元觉稍微沉默了一下,跟凰小道对视了一眼,似乎是在想什么。

    过了半分钟,他这才开口:“上个月,我师弟在山西被一个老道士打伤了,知道这事的时候,我跟小师弟还在贵州,等我们赶到山西去,那老道士已经没影了。”

    “之后我们又一路寻着那老道士的踪迹找过来,直到四川”邓元觉说道,皱了皱眉:“在十天前,李青山见过那老道士,打那时候开始,这老道士就跟失踪了一样,任凭我们再怎么打探消息,也不知道他往哪儿去了。”

    听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

    邓元觉他们是为了找场子来的,只可惜打伤了他师弟的人溜得太快,一路从山西跑四川,之后又玩了失踪,所以邓元觉才会找到我这里来

    “你朋友这么多,他们没去局里帮你问问?”

    “没机会啊。”邓元觉苦笑道:“我那些朋友都是先生,跟官家也谈不上有多好的交情,太细的东西没机会问出来。”

    话音一落,邓元觉给凰小道使了个眼神。

    “大哥哥,这是您的辛苦费。”凰小道笑着,从行李包里拿出来两叠钱,应该是两万整:“不管那人知不知道臭道士的去向,这些都归你。”

    要是放在原来,我看见这么多钱,必然会心里一动。

    九十年代的万元户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在月工资几百块的年代能一口气拿两万,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金子了!

    看他们俩出手这么阔气,估计在行里的地位也不低,绝对是属于能赚钱的那种。

    “我不缺钱,但这事我可以帮你们问问。”我笑道,把桌上的钱推了回去,很客气的说:“既然大家都是行里的朋友,那就别跟我这么见外了。”

    邓元觉还跟我墨迹了一阵,脸上尽是惭愧,估计是整得他挺不好意思的。

    到最后邓元觉还是没能犟过我,很尴尬的把钱收了回去,嘴里还说,不管这事成不成,我们都欠你一个人情。

    “我是不是见过你?”

    常龙象这冷不丁的一句话,不光是让我听愣了,坐在旁边的邓元觉也是一脸诧异。

    “咱们俩见过?”邓元觉试探着问道。

    “前年吧?”常龙象半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光头和尚,脸上已经没了笑容,尽是警惕:“我记得咱俩是在抚顺见的面,那时候我喝多了,在河边逛着呢,就遇见你了”

    邓元觉一愣,哎,好像还真有这事!

    “我看见你拽着个姑娘不放,还以为你是劫色的,就跟你打起来了”常龙象一边回忆,一边说着:“那一次我喝得有点多,下盘不稳,愣是让你给我甩进河里了”

    “不是劫色啊!”邓元觉哭笑不得的说:“那女的是贼,我钱包让她给偷了,所以我才拽着她不撒手,想揍她吧,又下不去手,骂她也开不了口,正准备带她去公安局呢,结果你二话不说就上来了”

    话音一落,邓元觉还跺了跺脚,没好气的说:“再说了!劫色也不能劫那种大妈啊!长得比我还男人呢!”

    听见这话,常龙象也有点愣,估计是回忆不起来这事的细节了。

    我觉得吧邓元觉这人怎么样,我不敢肯定,但就他这一番言语,真的,我怀疑他是个假和尚。

    “那也不行!”

    常龙象似乎还拧上了,气呼呼的看着邓元觉:“我当时喝多了,所以才让你给收拾了,大冬天的把我扔下河里,你也不怕冻死我!”

    “我不是看你会武功么”邓元觉尴尬的笑着。

    “会武功也不好使啊,如果我不会游泳呢?”常龙象又问。

    邓元觉沉默了一下,低声说:“我听师父说过,胖子下水是不沉底的,会自己浮起来。”

    “啥也别说了,咱们干一架吧,这口气我憋两年了!”常龙象站了起来,把袖子挽了挽,很不客气的说:“不出这口气,我睡觉都不舒坦!”

    “胖子,真打啊?”我尽力打着圆场。

    “哥你别劝我,就当是切磋,我不会下死手的。”常龙象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是认真,明摆着就是劝不回来了。

    常龙象脾气一直都不错,但就我了解,在某些事上,他绝对属于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儿,比老爷子都犟!

    这时候,邓元觉也有些无奈了,看了我一眼:“我跟他切磋切磋?”

    “行吧”我叹了口气:“你们悠着点别玩大了”

    见我松了口,常龙象显得还挺兴奋的,倒也没有寻仇的意思,非常大气的冲邓元觉抱了抱拳。

    “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再跟你打一架,请!”

    邓元觉也站了起来,笑着抱拳还礼。

    “请!”

    在那瞬间,我看见常龙象的右手抬起来了,这才反应过来一件事。

    “两位大侠暂且住手!!”

    我大喊着,忙不迭的把茶杯往里放了放,又去把店门打开,指了指外面:“去巷子里打,别在屋里打,老爷子一会儿就回来了,当心他发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