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凰小道

    冯振国觉得这事有些难办,直到吃完饭,老爷子准备带我们打道回府了,冯振国这才咬咬牙答应下来。

    “只能带出来两天。”冯振国说道:“今天夜里,我让人把他带过来,你们注意点,别让他跑了就行。”

    “跑?”老爷子笑了笑:“进了我沈家的门,我不让他跑,他就跑不了!”

    “那就行。”冯振国叹道:“盯住这案子的人很多,要是真让李青山给跑了,咱们都得有麻烦。”

    跟老爷子寒暄了几句,冯振国着急忙慌的就赶回局里了。

    老爷子倒是淡定,似乎根本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把我跟常龙象赶回去后,自个儿就跑去找牌友搓麻将了。

    在回去的路上,常龙象还问我,如果李青山体内有第二套魂魄,但那套魂魄却不是害死他家人的真凶,也就是说

    “如果是李青山自己有精神病,那这事咱就不管了吧?”

    “管个屁。”我笑道:“如果李青山自己有精神病,那咱们就费点功夫,在送李青山回去之前,把那个人脸的魂魄抽出来,拿去超度了也算功德一件啊。”

    “这算是杀人吗?”常龙象小心翼翼的问我。

    我耸了耸肩:“不算杀,算是度,你可以想想,要是不把无辜的魂魄抽出来,让它跟着犯罪的魂魄一起蹲大狱,要不然就是进精神病院,你觉得那样是慈悲吗?”

    常龙象听见我这么说,似乎也有点迷茫了,想了一会,点点头,又摇摇头。

    “死不可怕,需要经历痛苦的死,那才可怕。”我笑道:“咱们这算是做善事,死对魂魄来说是虚的,我们只是让它早走了一步而已,这是一种解脱啊。”

    “哥,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啊”

    “说呗,我又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

    “我觉得吧”

    常龙象很认真的看了看我,一本正经的说:“你有邪教教主的潜质。”

    “你他”我咬了咬牙,硬生生把后面的脏话咽了回去。

    我不是七宝,不是常龙象,更不是老爷子,我是斯文人,再怎么说曾经也是个学霸级的人物啊怎么能在街上用脏话骂人呢?!

    这太没素质了!

    “要是这次李青山体内的魂魄闹腾,大胖啊,你就去打头阵吧。”我笑呵呵的说道,拍了拍他肩膀:“赤手空拳啊,可不许用法器,这是哥哥对弟弟的考量。”

    常龙象脸色一白,没吱声。

    “兄弟之间,真是大爱无疆啊。”我叹了口气:“多好的机会,我都让给你去历练了,还不谢谢哥哥我?”

    “宝哥说的是真的。”

    “他说啥了?”

    “宝哥说你特别记仇,心眼还没爩鼠大呢。”

    “这狗日的”我一咬牙:“还真是爱在我背后放毒!”

    就在这时候,常龙象忽然拽了我一把,低声说,哥,有人在铺子外面等着呢,是不是要买药啊?

    我抬头一看,只见药铺大门外站着一高一矮两个人。

    由于这段路的光线较为昏暗,所以在那时候我只能看出个轮廓来,具体的长相我倒是看不清。

    忽然间,常龙象似乎是感觉到什么了,加快脚步,走到了我前面去,很明显的是想把我挡在身后。

    “这两个人有点不对。”常龙象说。

    “咋了?你认识?”我问。

    常龙象摇摇头,说不认识,但凭他的感觉来说这两个陌生人来者不善!

    走近了些,借着药铺外的路灯,我这才看清楚那两人的样貌。

    大高个是个光头,年纪跟我差不多,但身高就比我高多了,足跟常龙象相当,至少都有一米九。

    比起常龙象那种臃肿的身材,大高个可要瘦一些,但看着也比我壮实,感觉浑身上下的肌肉都是绷着的,特别结实。

    这人的样貌怎么说呢长得很朴实吧?

    反正就是那种特别好骗的长相,跟常龙象一样,脸上挂着傻乎乎的笑容,给人的印象很是亲切。

    至于那个小个子,恐怕他的年纪不会超过十五。

    这小男孩皮肤白的跟姑娘一样,看着极其水嫩,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炯炯有神,在黑暗中似乎都能发出光来。

    跟大高个憨厚淳朴的气质相比这小孩显得要古灵精怪许多,但不惹人讨厌,看着挺可爱的。

    “不好意思啊,麻烦您二位让让,我开门”

    说着,我带常龙象揍了过去,拿出钥匙就把店门开了。

    在这个过程中,那俩人也没说话,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他们那眼神,似乎有些好奇。

    “有事吗?”我试探着问了一句,左手握着门把,半个身子都探进门里了。

    “大哥哥,我们能进去坐一会吗?”那小个子问我,一脸的祈求,跟我欺负他了似的。

    我没吱声,常龙象先问了:“你们是来买药的还是看病的?”

    “我们是外地来的,刚好路过,想歇歇脚。”大高个开口了,憨笑道:“歇一会儿就走,最多喝点茶水,这就当是我们的茶水钱吧。”

    他一边说,一边掏出两百块钱递给我,我没接。

    “远来是客,都进来吧,掏钱就没意思了。”我笑道,打开店门,将这两人迎了进去。

    外地来的人,刚好路过我家关了门的药铺,还掏钱想进去歇歇脚喝口茶,这要是没阴谋那才出鬼了!

    往前走出二百米就是饭馆,而且还不止一家,再往前走一截,那就是好几家宾馆。

    跑药铺来歇脚?这话说出来他们自己都不信!

    但说归说,他们既没表露出敌意,也没有跟我使坏的意思,客客气气的掏钱想进去坐坐,要是我不让他们进去,那说出来可就难听了。

    当然,我能让他们进门的前提还有一点。

    常龙象。

    在近身的情况下,我觉得没谁能够越过常龙象来阴我,只要他们敢使坏,常龙象第一时间就能把他们给拆了。

    常龙象不擅长别的,就擅长近身肉搏,这点众人皆知。

    带他们进了客厅,我便安排他们坐着歇会,还挺热情的给他们倒了两杯茶。

    “哥们,你们是打哪儿来的啊?”我坐在太师椅上,笑呵呵的看着他们。

    常龙象并没有放松警惕的意思,依旧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俩,看他摊开手掌肌肉紧绷的架势,貌似是做足出手的准备了。

    “贵州。”大高个说。

    “你们是贵州人?”我问。

    他摇摇头,说不是,只是单纯去那边玩了一圈,现在改来四川玩了。

    “您贵姓啊?”我递了支烟过去。

    他接过点上,抽了两口,笑道:“免贵姓邓,邓元觉。”

    说来也巧,在这时候我意外从他身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儿。

    “邓哥,你身上的香火味挺重啊。”我不动声色的说道,看了看他,问:“哪边的?”

    “哪边都不是,只能算一个四海为家的土和尚。”邓元觉笑着冲我拱了拱手,说:“兄弟,你就是阎王爷的孙子吧?”

    听着这话,我觉得有点像是在骂我,但事实就是这样,我也只能无奈的点点头:“是我,您二位找上门来有事吗?总不能真是歇歇脚吧?”

    “可能这事有点唐突,但是”

    还没等邓元觉把话说完,坐在一边的小男孩就喊了起来:“大哥哥!我们是有求而来的!”

    “这孩子是?”

    “这是我师弟,凰小道。”邓元觉笑着说。

    我点点头,看了看那小男孩:“黄小道?你也是个和尚?”

    “是凰!凤凰的凰!”

    他纠正道,手里端着茶杯,坐在椅子上轻轻摇晃着双脚。

    “我可不是和尚!我是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