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精神病

    冯振国就站在走廊尽头那边抽烟,见我带着常龙象出来了,他急忙迎过来问我怎么样了?这事能下判断了吗?

    “暂时不能。”我如实说道,眉头紧皱的想了想,又说:“我是个先生,也是个受过现代教育的人,说句不靠谱的,这世上确实有很多鬼,但大多数骇人听闻的事都不一定是鬼弄出来的。”

    “啥意思?”冯振国一愣。

    “刚才他好像被人脸控制了,起码看起来是这样,但我觉得这事有点不对。”我越说越觉得迷茫,喃喃道:“如果是鬼上身的话,活人体外,必然会散出一些阴气来,但李青山被人脸控制的时候,却没有出现这种症状”

    “那是为啥呢?”冯振国皱了皱眉:“难不成人脸真是活的?只是控制住了他的肉身?毕竟连体人的事咱们都不清楚,搞不好还”

    “冯叔,你说这人不会是精神病吧?”我试探着问道,提出了一个假设:“如果他是精神病患者的话,这一切都能说得通,有点像是他们说的人格分裂。”

    “这点我们起初也怀疑过,还找过一些医生来做鉴定,他们得出的结论有些模糊啊”冯振国苦笑道:“李青山是个正常人,比任何人都要正常,但只要是有人碰触到人脸,他就会在瞬间变成杀人犯或是说,变成一头被咱们困住的凶兽。”

    “最后结论是什么?”我问。

    “间歇性人格分离,也就是咱们说的人格分裂。”冯振国叹了口气:“起码目前是这个结论。”

    “冯叔,我记得精神病杀人不犯法吧?”常龙象冷不丁的问道。

    “不犯法。”冯振国表情更难看了,摇摇头:“但现在什么都不能肯定下来,李青山犯的这案子,上面盯得很紧,那些医生给出的也是初步推断,之后还有别的检查在等他。”

    我点点头,没说话,默不作声的想着。

    假设李青山真的是精神病,那他必然会被那些医生看出来,如果他不是,只是单纯的被鬼附身了,那么这活儿还真得交给我们来办。

    在回去的时候,冯振国拿出两个档案袋递给我,里面不光有李家灭门案的详细资料,还有不少彩色照片,以及前几次对李青山做的笔录。

    坐在出租车上,我翻看着这些资料,常龙象也兴致勃勃的凑过来看着,但我估计他什么也没看懂。

    “哥,精神病鉴定这么麻烦啊?”

    常龙象一看那叠鉴定资料,顿时就纳闷了:“咋看着跟书似的,这么厚,他们是咋做出来的?”

    “精神鉴定是很麻烦的事,不光是通过跟患者交谈,还有一系列的临床观察鉴定”我翻看着那些资料,虽说我大学修的不是这一门,但多少还是能看懂一些:“他们初步得到的人格分裂结论,应该是通过交谈来的,下一步就是做别的鉴定了。”

    “诶哥,我忽然想起来个事儿。”常龙象兴致勃勃的说:“我老家那边有个混子,跟我年纪差不多大,后来杀人了,让警察逮了,就装自己是精神病。”

    “失败了?”我笑道。

    “失败了。”常龙象点点头:“真的啊,那孙子装病的时候我还见过,比真的精神病都真,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被看出来的。”

    “我不清楚精神病鉴定的具体内容,但就我感觉,人体内的病理指标是不受人控制的,就像是你假装胃疼,你能模仿出体内那种胃疼相应的病理指标吗?”我耸了耸肩:“更何况有的人装病把脑子都装没了,我曾经听一个朋友说过,他老家有一个人犯了案,之后就装精神病,想要借着这方法脱罪,结果第一次做鉴定就露马脚了。”

    “咋露的马脚?”常龙象一脸好奇的问我。

    “医生说,得了间歇性精神病的人,大多都有吞噬异物的举动,很多都是吃鼻屎啃指甲,结果那牲口也傻,做鉴定的时候,当着医生的面就啃指甲,啃完了还扣鼻屎”我嘿嘿笑道:“就因为这点,很多人都开始怀疑他,之后又带他去做了几个鉴定,还临床观察了几天,最后那个凶手还是被定罪了。”

    说完,我把资料合上,往车前方看了看,见马上就要到药铺了,便事先拿出钱来递给司机。

    “哥,像是这种装病逃罪的人,应该没有谁成功过吧?”

    “就我知道的,没有。”

    我笑道,等车停稳后,便带着常龙象走了下去。

    “其实装病逃罪是个不怎么聪明的选择,如果你犯了杀人罪,并且被判定为精神病,那你很长一段时间都得在精神病院度过”我低声说道:“我曾经去过一次精神病院,特别是关押特殊病人的地方,我朋友带我去看过,那里不是正常人能适应的,真的。”

    “犯罪的精神病都得住那儿?”

    “对,而且还要被强制治疗,就算他没有精神病,迟早也得被逼出来。”我笑道:“其实这跟坐牢没什么两样,一样会失去自由,而且精神上的折磨那不是咱们普通人能承受得住的。”

    等我推开门进去,就见老爷子坐在大厅里喝茶,看他那意思,应该是在等我们回来。

    “爷,我们回来了。”

    “咋样啊?”

    老爷子问道,放下手里的报纸,满脸的八卦:“那张人脸啥模样?吓人不?”

    “有点。”我点点头,随手抓起一个苹果啃了两口,含糊不清的说:“这事比咱们想的复杂,短时间内我得不出结论,必须再观察几天。”

    我拿起一个苹果丢给常龙象,继续说:“这事有可能跟鬼神不沾边,只是单纯的精神问题,心理问题。”

    老爷子对于这事也挺有兴趣的,抽着烟就催促了我一句,让我赶紧把这事跟他说说。

    “这是冯叔给我的资料,你一边看,我一边跟你说吧”

    其实我对于李青山这人还是有些同情的,如果换个角度,让我后脑勺上长一张脸,并且还出了这么一档子事真的,我不一定能承受下来,起码做不到李青山那样冷静。

    “他能跟那张人脸沟通吗?”老爷子问我。

    “这点我倒是没问他,但冯叔跟我说过这事,他说不能。”

    “如果他真的是精神病,也就是他们坚定的精神分裂人格分裂,那咱们不就是在做无用功吗?”老爷子放下手里的资料,摊了摊手说:“就算他精神上没有问题,只是被那张人脸控制住了,那国家又该怎么判呢?削了那张脸?还真以为这是削苹果呢?”

    “爷,如果是单纯的人格分裂,并没有冤孽冲身,你说那人的魂魄会分裂成两个魂魄吗?”

    听见这问题,老爷子也愣了,估计他没想到我会问这个。

    “不知道啊。”老爷子挠了挠头:“我也没研究过,但就我感觉,应该不能。”

    “为啥?”我问。

    “从古到今,根本没有出现过魂魄分裂的情况,魂魄能散,能乱,能亡,但要是说到让它分裂成两个独立的个体”老爷子笑了笑:“这可能吗?”

    “那也就是说,人格分裂,是活人心理上精神上的疾病”我喃喃道:“魂魄会出现这种病症吗?”

    “我觉得有可能会出现。”老爷子抽了口烟,笑眯眯的说:“咱们遇见的那些冤孽恶鬼,哪个不像是得了病的精神病患者?”

    “这倒是。”我点点头。

    “你有解决这事的办法吗?”老爷子问。

    我没吭声,默不作声的想了一会,最后点了点头说,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