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气升阳

    在老爷子的调侃下,我也渐渐冷静了下来,准确的说是不得不冷静。

    那条彩蝰在钻进活人肉身之后,所带来的痛苦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跟原来种落恶子化落阴身等手术相比简直就是天堂般的享受啊!

    除了彩蝰在皮肤下钻动,所鼓起来的那条肉瘤子有点吓人,其他的倒是没啥。

    “感觉咋样?”老爷子好奇的问道。

    “跟泡澡的感觉有点像。”我闭上眼睛,索性不去看那条蛇,如实跟老爷子说:“身子开始发热了,那条蛇似乎还在发烫呢。”

    “好好好!这就是好现象啊!”老爷子笑道:“借助洞泥种的生气做引,再借彩蝰的能力把这些生气带到你四肢百骸,彩蝰身上的粘液带有阳气,用来当做点火的材料是再合适不过了”

    我点点头,没说话。

    “哎,老幺,你把山上的事跟我详细说说。”

    老爷子说着,啪的一声,点上了烟,听他的语气,似乎对于山上发生的事很是好奇。

    “那我从遇见老秃跟你说吧”

    山上发生的事不少,哪怕我照着情况如实说,没有任何添油加醋的地方,也足足说了半个多小时才说完。

    在这个过程中,老爷子没插嘴,安安静静的听着,连抽了两根烟。

    直到我说起闻人菩萨跟苗武人交手的情况,他这才问我:“姓苗的被压着打?”

    “不好说。”我皱了皱眉,倒是没有夸大其词:“闻人菩萨应该也受伤了,而且还伤得不轻,但他的肉身恢复速度却快得出奇,今天看着都没啥事了,脸色比你都好看。”

    老爷子呸了一声,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你个瓜娃子骂我啊?”

    “事实嘛。”我讪笑道:“那和尚保养得比女人都好,跟你年纪差不多,看着却只有四十出头,我都挺想学他这一招的。”

    “我还想学呢。”老爷子叹了口气:“但他修的究竟是什么方术,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问了好几次,也只问出相由心生这四个字。”

    说着,老爷子摸了摸下巴,显得挺疑惑的。

    “但他跟我说这话的时候不像是忽悠我”老爷子半眯着眼,喃喃道:“难不成佛家还真有这门妙术?”

    “谁知道呢。”我耸了耸肩:“反正我感觉他修的法门跟普通和尚不一样。”

    “那是你没见识。”老爷子哼了一声:“等有机会,我带你去见见东北的那俩老和尚,他们修的法门不比老闻人的差。”

    “俩?”我一愣:“像是闻人菩萨这么厉害的和尚还有俩?”

    “那俩老和尚不算出名,因为他们不怎么在行里露面,大多时候都在山里修行。”老爷子笑道:“一个姓罗,修的是善禅,一个姓苦,修的是苦禅。”

    “善禅听着倒是没啥特点那个苦禅是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苦禅,顾名思义,由苦参禅悟道,相传释迦摩尼成佛之前,还在寻求苦禅真意,苦行了六年,却什么都没得到。”

    老爷子摇摇头。

    “拔发,炙肤,剔肉,剁骨,卧冢,踏雪山,行火中,饥肉身,渴不饮这种种就是修行苦禅的妙门,别说是普通人了,就是咱们行里人也没谁敢这么玩啊。”

    “听闻人菩萨说他修的好像是喜禅?”

    “是喜禅,但我也没听过。”老爷子摊了摊手:“国内修佛的弟子成千上万,但我还真没听说过谁修喜禅,老闻人算是独树一帜啊。”

    “他的战斗力有多强,这个我不敢说,但是他超度冤魂的手段绝对算是一绝!”我兴冲冲的跟老爷子聊了起来。

    不得不说,老爷子对于这事还是挺诧异的,似乎他也没想到闻人菩萨能这么做。

    “阵气化为雾人走入村中引渡阴魂你确定那是地藏王的化身?”老爷子眉头皱得很紧,显然是觉得闻人菩萨的能力超出了他的预料:“会不会是你搞错了?”

    “估计那不是真正的地藏王,只是阵气化为人形,再加上有点地藏度鬼的能力,所以”

    “不应该啊。”老爷子猛地抽了两口烟,很疑惑的嘀咕着:“老闻人什么时候有这本事了??拿阵气示现地藏菩萨身这可不是普通和尚能搞出来的!”

    “爷,你知道闻人菩萨的师父是谁吗?”

    老爷子摇摇头,说不知道,放眼国内,能知道这事的恐怕不超过五个人,更有可能谁也不知道。

    “老闻人的来历是个迷,不光你好奇,国家也好奇。”老爷子压着嗓子,低声跟我说:“七十年代那会,有不少国家的人都盯着他呢,也就是到了八十年代才放松一些”

    “闻人菩萨又不是坏人,盯他干啥?”我一愣。

    “因为他出现得太突兀了。”老爷子笑了笑,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表情:“不光是他,咱们国内被盯住的先生可多了去了,比如那个姓葛的道士,还有”

    “对了爷!你知道爩鼠的来历吗?!”我急忙问道。

    老爷子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下意识的摇摇头,说不知道啊,这上哪儿知道去?

    “听苗武人说,这只肥耗子都活了上千年,它是在三国刘禅时期被放进蛊台里的。”我想起闻人菩萨说的那些话,霎时更兴奋了:“胖前辈还说,爩鼠脖子上戴的铜铃不一般,他在另外一个畜生身上见过,除了上面的刻字不同,其余部分都一样!”

    “啥畜生?”老爷子问。

    “就是你说的那个葛道士啊,他不是养了一条狗吗?”我忙不迭的说:“那条狗也不是凡物啊,听闻人菩萨说,那应该跟爩鼠一样,是古代的畜生。”

    老爷子抽着烟,眉头越皱越紧,似乎是在回忆。

    “他确实养了一条狗好像还真戴着铜铃啊!”老爷子咂了咂嘴:“爩鼠的铃铛上刻的是子,那条狗不会是戌吧?”

    “就是戌!”我点点头:“十二地支,这俩畜生就占了俩,闻人菩萨说,可能还有另外十只畜生,凑齐了就是十二生肖啊。”

    老爷子嗯了一声,虽然表情挺诧异的,但从语气来说,他应该是信了闻人菩萨的这个分析。

    “不说这些,老幺,你感觉怎么样?”

    “我觉得还行啊,一直都不疼,就是有点热”

    说到这里,我意外发现自己的体温开始飙升了,是很突兀的那种飙升,好像有人瞬间把我丢进了岩浆里,从头到脚就没有一个不烫的地方。

    没错,是烫,不是热。

    “忍着,就当是泡温泉了。”

    老爷子说着,跑出房间,去楼下给我打了盆冷水来,用毛巾帮我擦了擦脸。

    天知道我当时的体温飙升到了什么地步,带冷水的毛巾刚碰到脸上,只听呲的一声,一股子白烟瞬间就冒了出来。

    “烫得有点过分啊”老爷子一边说,一边用手在盆里划拉,跟撒水一样,不停往我脸上泼着。

    这些水一碰到脸,瞬间就变成了白烟,那种情况让老爷子都开始慌了。

    “狗日的你不会把自己烧死吧”

    老爷子扒开我眼皮看了看,表情更凝重了。

    “好像你阳气过重啊”

    “你不是说要给我点火增阳气吗?!”我欲哭无泪的说,心里也是慌得不行:“是不是点过了??”

    老爷子心虚的点点头:“可不么,眼皮子摸着都烫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