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蛇窜身

    彩蝰?

    这又是什么东西?难不成也是冤孽的一种?也是那种有了灵性的畜生?

    老爷子似乎不怕那条蛇咬他,轻轻捏住彩蝰的七寸,将其从玻璃罐里提了出来。

    “你不知道也正常,这种蛇原名乌身盖彩,又叫哨儿蛇,算是极其罕见的畜生”老爷子介绍道:“它的生活范围只在云南那片,出了云南省,其他地方一概没有。”

    “你去云南了?”我好奇的问。

    “我有那时间吗?”老爷子没好气的说道:“这是我找朋友买来的!”

    我点点头,又问了句多少钱啊?这条蛇看着没啥特别的,应该不贵吧?

    “确实不贵,就是把你原来接活赚的钱花完了而已。”老爷子不动声色的回答道。

    得到这个答案,我心脏猛地一抽,疼得我差点没掉眼泪。

    钱啊那都是我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啊!!

    “爷!你还我血汗钱!”我欲哭无泪的说:“用之前你好歹跟我说一声啊!让我有点心理准备行么!”

    “准备啥子嘛,你个狗肉上不了正席的货,就这点钱也能心疼?”老爷子嘿嘿笑道:“等你有本事了,还愁赚不来钱吗?”

    我叹了口气,没再多说。

    老爷子说的话倒是有理,只要我有本事了,还愁赚不来钱吗?

    落阴身就是个定时炸弹,每个月都得掐着时间炸我一回,把那些钱砸在这事上,让我脱去落阴身练就升阳身,这确实不亏。

    不光能免去每个月的折磨,还能增强自己一定的实力,何乐而不为呢?

    “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我唉声叹气的说:“只希望这笔钱没白花”

    “咋可能白花嘛!”老爷子嘿嘿笑道,一脸的兴奋:“光是这个入门坎的落阴身,都能让你的肉身恢复力变得如此强,等你到了升阳身,那还不得牛上天啊!”

    “爷,你觉得升阳身能给我提升多少?”我好奇的问。

    “不说别的,就咱们沈家的十八门降术,无论你用哪个,都没了事后被反噬的麻烦。”老爷子兴冲冲的说道:“一天之内,连用两次落恶降应该都不是问题!”

    “行,就凭这点,那些钱就花的值!”

    “可不光是这些啊”老爷子笑道:“你想想,落阴身之强,我在你胳膊上划一刀,晚上就能结痂开始愈合,等你到了升阳身,恐怕寻常的冷兵器都伤不了你。”

    “刀枪不入?!”我眼睛一亮。

    “狗屁,你想得倒是美!”老爷子叹了口气:“最多就是把你的肉身恢复速度变快点,要是有人照着你脑袋心口大动脉啥的下刀子,你个瓜娃子还是得死。”

    “其他地方呢?”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捅其他部位没事吧?”

    “看你的出血量了。”老爷子耸了耸肩:“要是你不及时止血,伤口还没愈合就出了过量的血,你觉得你会死吗?”

    我不吱声了,只觉得这跟落阴身没两样。

    “你还失望呢?”老爷子笑道:“想要真正达到捅不死的地步,那你至少都得修行到阿蛊身这个境界,换算成肉身蛊里的五个境界应该是最后一个通孽身吧?”

    “这得修行多少年啊?”我皱了皱眉。

    “一辈子吧。”老爷子叹道:“更有可能一辈子都修不了,如果蛊门阿蛊身的境界这么容易达到,国内的其他法派,早就让那帮蛊师给平了!”

    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把彩蝰丢进了碗里。

    要说这蛇也馋,刚掉到碗里,一仰头就咬住了一枚洞泥种,跟普通的蛇类动物一样,张大了嘴慢慢吞咽着。

    当时我还在纳闷呢,心说这蛇还能吃坚果?不怕消化不良啊?

    “爷,蛇应该是食肉动物吧,它这是”

    “它吃素。”老爷子说道。

    彩蝰似乎一点都不怕生,当着我跟老爷子的面,一个个的把那些洞泥种全吃了。

    据老爷子说,它吃七个就够数了,但为了保险起见,让我一次性把落阴身给蜕了,老爷子又连着喂了两个给它

    那条蛇本来就不长,吃了九个洞泥种,身子鼓鼓囊囊的,看着就跟变异了似得。

    估计彩蝰也吃饱了,躺在碗底,张开嘴像是打嗝那般,发出了一阵哨子声。

    那声音很像是活人吹口哨,挺尖细的,听得人头皮有点发麻。

    “怪不得它叫哨儿蛇呢”我龇牙咧嘴的看着它,问老爷子:“咋整?炖给我吃了?”

    “我不是说了么,要动手术!”

    老爷子说着,轻轻捏住彩蝰的七寸,向我右手靠了过来。

    我没多想,下意识的往后一缩,忙不迭的问他想干嘛?

    “你让它咬你一口。”老爷子像是诱骗小孩的人贩子一样,笑眯眯的跟我说着,那表情只能用不怀好意来形容。

    我急忙摇头,说不咬行不行?

    “没毒的!你怕个啥子嘛!”老爷子瞬间翻脸,猛地一伸手,直接把彩蝰抵在了我的右手脉门上。

    说来也怪,那条蛇碰到我的时候,张口就咬了下来,但我却没感觉到疼,反而有种很不真切的温暖感?

    就像是有人用温水轻轻浇在我手上,暖洋洋的很舒服,没有半点我想象中的疼痛。

    “舒服吧?”老爷子问我,似乎早就料到会这样了。

    “还行。”我点点头:“挺爽的。”

    “爽的还在后面呢”老爷子笑了笑。

    没等我反应过来,只感觉脉门上忽的一下,传来了一阵刺痛。

    疼痛感并不算强烈,甚至是转瞬即逝,根本不值得放在心上,但那条蛇的动作,却让我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无声无息之中,彩蝰七寸以上的部位,已经从脉门钻进了我的手臂里,剩余的蛇身还在不停扭动着,似乎是在拼命的往里钻。

    彩蝰的身子不粗,但它是在皮肤下钻行,并没有往血肉的更深处钻,所以在那时候,我右手臂上的皮肤都被绷紧了,硬是被它整出来了一条往外鼓的瘤子。

    “放心吧,没事的。”老爷子一边说,一边推了推彩蝰。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彩蝰就跟吃了兴奋剂似的,嗖的一下全钻了进去,只在脉门处给我留下了一个血窟窿。

    但那也只是血窟窿,伤口的边缘上见血,却没有血流出来,这倒是挺奇怪的。

    “彩蝰不是毒蛇,放在蛊门里,那也是一顶一用来当做药引的药畜。”老爷子低声说道:“它在咬破活人血肉的时候,不会给人带来痛苦,相反,它体表的那层粘液,还能帮助活人修复肉身”

    在这时,彩蝰已经顺着右手臂钻行到了我胳膊上,虽然感觉不到疼,但看着那一条鼓出来的肉瘤子,我确实是害怕了。

    “看见这罐子里的黑水了吗?”老爷子是在转移话题,或是说,是想帮我转移注意力:“这些黑水,都是从它身上渗出来的,拿来当止血药是再合适不过了,咱们到时候论瓶装,找熟人卖出去,那还不得”

    “爷,咱们能不能有点出息。”我叹了口气:“听你这口气,怎么跟走江湖卖大力丸的一样呢”

    “哎别说,我当初行走江湖的时候,还真卖过药!”老爷子一笑:“虽然不是大力丸,但意思也差不多了。”

    “爷,你是拿我当小孩子哄呢?”我哭笑不得的说:“想转移我注意力这也太明显了吧??”

    闻言,老爷子沉默了一下,挠了挠头。

    “要不,我去给你拿两颗糖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