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了结

    “姓苗的,你都这岁数了,办起事来还真是不要脸啊?”

    老爷子的脾气不好,对我都有些不耐烦,更别说是对别人了。

    再加上这老头儿特别的护犊子,可想而知他看见苗武人的瞬间,心理活动是什么样的。

    至于苗武人别看他觉得自己下手太狠所以心里有愧,他绝不是个软柿子啊。

    一看老爷子冲自己发火了,苗武人眉头一皱,猛地一推车门就跳了下来。

    “别打别打!”我忙不迭的拽着老爷子,常龙象也挡在了老爷子身前,满脸尴尬的看看苗武人又看看他,慌得不行。

    闻人菩萨不是傻子,他也知道这事的严重性,所以必然不敢怠慢啊。

    见苗武人都跳下车来了,闻人菩萨大喝一声,都给我住手!

    下一秒,他就给了苗武人一记熊抱,死死抱住了苗武人,脸上堆着笑容说:“咱们有话好好说,千万不要动刀动枪啊。”

    “我他娘的有刀吗?”老爷子瞥了苗武人一眼,没再骂他,转过身就进了药铺,嘴里还提醒着我们,今天刚拖的地,进门先在地垫上把鞋子踩干净。

    听见老爷子说“地垫”,我便往药铺大门外扫了一眼,只见地上放了一块印着“出入平安”的红毯子,字还是金色的,看着特别显眼。

    我们跟着他走进去的时候,还没话找话的夸老爷子,又是说他爱干净上档次了,又是说老爷子痛改前非除去了懒病所以哦对,后面这个好像不是夸他的。

    “哟,中药铺放地毯,你这是硬装小宾馆啊?”苗武人走进门的时候冷笑了一声。

    老爷子没客气,随手抓起柜台上的打火机,头也不回的砸了过来。

    天知道他使出了多大的劲儿,连常龙象都没来得及反应,这暗器就近到苗武人面门了,但最后还是让苗武人接了下来。

    借着这打火机,苗武人悠哉悠哉的点了支烟。

    “坐。”

    老爷子冲着众人摆了摆手,自己走到太师椅边坐下,目光一直都停留在苗武人身上,敌意根本就不加掩饰。

    等众人落座了,老爷子直接问:“你跟着他们过来干什么,直说吧,别跟我藏着掖着。”

    “拿葬人经啊。”苗武人开门见山的说道,冷冰冰的看着老爷子,像是在强忍火气:“那东西本来就是我的,你们偷摸着弄跑了,这事我都不跟你们计较。”

    听见这话,老爷子似乎也没那么惊讶,一言不发的看了看苗武人,又看了看我。

    “把我孙子弄成这样,你还想计较什么?”

    “我”苗武人一拍桌子,气急了站起来,看他那意思,应该是准备好了,不是动嘴骂街就是动手杀人。

    但他这一站起来,闻人菩萨忙不迭的伸出手,又给他按回去了。

    “咱们修道之人,讲究的是两个字,冷静!”

    “你滚一边去。”苗武人骂骂咧咧的说着,估计是来脾气了,指着老爷子说:“咱们俩算是同一辈的先生,我给你脸,所以没弄死你孙子,你呢?你把自己当谁了?”

    “我?”老爷子冷笑道:“老子可是你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亲”

    没等老爷子把最后一个“爹”字说出口,我一步上前就捂住了他的嘴,急忙劝道:“冤家宜解不宜结,爷,这事咱们确实理亏,就让他一回吧。”

    “动作挺敏捷啊,你没受伤是吧?”老爷子看了我一眼,点点头:“行,你说给他面子,咱就给他点面子。”

    见老爷子态度软了点,我也不禁松了口气。

    苗武人哼了一声,也没了吵架的心思,叼着烟坐回椅子上,慢吞吞的抽了起来。

    “葬人经我给你,爩鼠得留给我孙子,没问题吧?”老爷子问道。

    “爩鼠也是我的。”

    苗武人在这事上寸步不让,抽着烟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是坦然,一点都不觉得这要求过分了。

    “苗施主,爩鼠就算了吧。”闻人菩萨一看老爷子的脸色变了,急忙劝了一句:“这小家伙又不是死物,它愿意跟谁,自然就归谁,强取豪夺可就”

    “吱!!”

    爩鼠貌似也听懂了他们的对话,猛地嘶叫了一声,几步窜到我身后,小心翼翼的盯着苗武人,像是做足了逃跑的准备。

    在这时,大厅里谁都没再说话,沉默的情形,让气氛又凝重了几分。

    老爷子跟苗武人的表情都不怎么好看,想想也是,他们俩都是抱着刨对方十八辈祖坟的心态在谈判,脸上能好看那才有鬼了。

    抽完手里的这根烟,苗武人也没再点烟了,掐灭烟头,丢进了烟灰缸里。

    “把葬人经给我。”

    听见这话,老爷子嗯了一声,没跟他继续吵,带着我就上楼拿葬人经了。

    跟着他一进里屋,我立马压着嗓子说:“爷,趁着现在咱们多抄一些下来,之后再还给他也不亏啊。”

    “你是想拿原本给他?”老爷子一愣。

    “可不么。”我苦笑道:“就他那性子,咱要是拿手抄的复印的给他,你觉得他能罢休吗?”

    老爷子气得踹了我一脚,嘴里骂着,你狗日的尽会出些丧权辱国的主意!葬人经的原本可是咱们千辛万苦弄来的!

    我不吱声了,点点头,任由老爷子做主。

    在书柜里翻找了几分钟,老爷子拿出一个木盒,冲我点了点头。

    “说归说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我苦笑道:“早知道会这样我就应该去复印一份留着”

    “放心吧。”老爷子笑道:“该是咱们的,一点都不会少。”

    等他带我下楼,把这个木盒递到苗武人手里,老爷子这才坐回去,端着茶缸悠哉悠哉的喝了起来。

    一看老爷子的表情这么轻松,苗武人当时还不信这是葬人经,嘴里嘟嚷了两句,说是你要敢耍我,咱们这事可没完!

    嘴里嘀咕着,他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一看,表情霎时就疑惑了起来。

    木盒里装着的确实是葬人经原本,只不过有好几处地方出现了明显的破损,看那边缘这么整齐,应该是老爷子用利器割下来的。

    “缺少的部分,讲的是肉身蛊,如果你不信,你可以联系上下文看一看。”老爷子冷冰冰的说道。

    苗武人也显得挺小心的,拿着葬人经,仔仔细细的看了少说十分钟,这才点点头,把它放回盒子里

    “葬人经拿走,盒子给我留下。”老爷子没好气的说:“那是我找人用金丝楠木打的盒子,你要也行,留个五万拿走。”

    苗武人冷哼了一声,稀罕,就你这盒子,送我我都不要!

    “这事算是了结了吧?”我试探着问道。

    老爷子没吱声,瞥了苗武人一眼,等他给个答复。

    “结了。”苗武人说着,把葬人经塞进布袋里,缓缓站了起来:“咱们之间没矛盾了,但保不准以后会不会有。”

    “你吓唬谁呢?”老爷子一瞪眼。

    苗武人笑了笑,看着不像是挑衅,转身便往大门外走去,没有在此逗留的意思。

    “这次对后手下手,确实算是我的不对,我给你道个歉。”

    闻言,我不禁愣了一下,心说这老东西还会给人道歉呢?

    或许是因为苗武人这一番话,老爷子的表情也稍微柔和了一些,往桌边看了看,顿时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老苗子!你拐杖忘了!”

    “你他娘的骂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