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稀泥

    “胖前辈,你无证驾驶不怕被人查?”

    我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笑了起来,心说这胖和尚的胆子也够大,上高速这一截路查得本来就严,他没考证都敢开车上高速,这不是明摆着找事吗?

    “我有证!”闻人菩萨一本正经的说道,还从车里翻找出驾驶证来,亮给我们看了看。

    “真的?”我一愣。

    闻人菩萨咂了咂嘴,估计是想起“出家人不打诳语”这句话了,压着嗓子,用蚊子那样细的声音说:“假的。”

    “谁教你开车的?”我忍不住问道。

    “东三省的一个老方丈。”闻人菩萨尴尬道。

    听见这个答案,我确实有些惊讶了,这帮秃驴的业余生活挺丰富啊,又是学开车又是办假证的比我都活得精彩!

    一看我醒了,陈秋雁他们便凑了过来,你一句我一句的问我感觉怎么样,从头到脚有哪儿不舒服的,千万不要隐瞒,全给说出来最好。

    他们一边对我嘘寒问暖,一边又充满敌意的往苗武人那里看,气氛很是诡异。

    “没哪儿不舒服,就是有点困。”我笑道,说话的时候极其注意,就怕一个不小心又把战火给挑起来。

    一听我这么说,七宝他们也显得无比失落,点点头说不疼就行,上车睡会,要不了多久就到家了。

    当时我给他们的答案是假的,也不能不假。

    跟苗武人发生矛盾这事,很明显就是我们不占理,老爷子常说退一步海阔天空,我觉得也该是这样。

    要是再这么胡搅蛮缠跟苗武人闹腾,搞不好那老家伙又得出手了,就算不出手阴我们,让他记恨上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让苗武人惦记上

    我嘀咕到这里,看了看手臂上包扎好的伤口,心里直发毛。

    千万不能得罪苗武人,这次我算是记住教训了。

    从人瓜那事开始,这老东西就一直盯着我们,直到这次上山,他才抓住机会把我们给阴了

    要不是有闻人菩萨赶来调和,我绝对会变成肉票让这老家伙给绑了。

    “哎对了!!”我忽然想到件事,下意识的就冲苗武人喊了一句:“苗前辈!你不是一直都盯着我们吗?去旺山村的时候你咋没动手呢?!”

    苗武人嘴里叼着烟,看了我一眼,很不耐烦的说:“你管我呢?”

    “他跟你爷爷一样,刀子嘴豆腐心,你们那事这么复杂,他能狠下心阴你们吗?”闻人菩萨似乎还挺了解这事的,笑呵呵的说道。

    “刀子嘴豆腐心?”七宝缩了缩脖子,低声说:“金刚豆腐吧?”

    “你说啥?”苗武人转过脸,一记眼刀甩了过来:“啥豆腐?”

    七宝又缩了缩脖子,跟被人逼良为娼了似的,很不甘心的说:“嫩豆腐!行了吧!”

    苗武人也没想跟他计较,冷哼了一声,坐在车里不说话了。

    闻人菩萨也没墨迹,非常熟练的窜上驾驶位,发动汽车之后,冲我们招了招手,示意让我们跟上。

    这一次开车的不是陈秋雁,是七宝。

    比起陈秋雁那忽高忽低的车技来说,七宝要显得稳定一些,起码不会嗖的一下来个弹射起步,之后又在山里直飙八十迈

    “老沈,回去了别客气,直接找老爷子告状去。”七宝像是在闹脾气,说起这话来,表情倒是没那么认真,看着挺气愤的:“咱们这么多人,就不信搞不定一个苗武人!”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我叹了口气:“想要做掉苗武人,就算闻人菩萨跟我爷爷一起联手,都不敢说能毫发无伤的办成这事。”

    话音一落,我摇摇头,只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事能这么过去最好,兵不血刃解决了这个大患,咱以后也就不用操心了。

    “他娘的!真憋屈!”七宝猛地一拍方向盘,喇叭瞬间就响了起来,吓我一跳。

    “山里禁止鸣笛知道么!你就不能”

    我说到这里,瞬间就止住了后面的话,看着七宝右手上那些金戒指,试探着问了他一句:“你狗日的发财了?”

    “是啊。”七宝点点头,很坦然的说:“这些戒指都是从死人身上扒来的,无主之物,拿了也不碍事吧?”

    “死人身上?”我一愣:“帽儿村那些怪物身上?”

    七宝笑着说可不么,不光扒来了这么多金戒指,还有金项链跟金表呢,都在包里放着,回去了咱就开始分赃!

    “村里都穷成这样了,他们哪儿有钱买这些奢侈品啊”

    “他们吃的那些人,又不一定是穷人。”七宝不动声色的说道。

    “也对”我点点头,好笑的说:“你狗日的也是财迷,还真是贼不走空啊。”

    “再骂老子,老子就独吞了啊。”七宝没好气的说:“老子就算是贼,那也是实打实的雅贼。”

    雅贼?

    这年头从死人身上扒金戒指的都算是雅贼了,那些在火车站摸包的牲口算什么贼?人好歹偷的是活人啊!还得有一定的技术含量呢!

    “哎老沈,你把装鬼进村的事跟我们说说呗,你是咋混进去的?”

    “这事就说来话长了”

    也许是在常龙象背上睡饱了,坐在车里跟他们聊天的时候,我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一样,跟以往没受伤的时候相比,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这一聊,我们直接就聊到了下午,找个落脚点吃了些东西,之后才继续赶路。

    直到晚上十点左右,我们的车才缓缓开进成都市区,等赶到药铺的时候,也是十一点多快十二点的样子。

    老爷子好像事先就知道我们要回来,车还没停下,我就看见他站在药铺门口冲我们招手。

    刚下车的时候,常龙象跟陈秋雁都想扶着我,但我可不敢让他们扶着。

    要是让老爷子看见我变成这副挫样儿,他还不得心疼死?

    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有闻人菩萨跟我调和,估计他都得跟苗武人干一架!

    “爷!吃饭没?”我装得跟个没事人一样,笑呵呵的冲他走了过去:“这两天生意咋样?还有时间出去打麻将吗?”

    老爷子没吱声,也不看别人,直勾勾的盯着我眼睛,看了一会,这才开始从上到下的扫视。

    “老幺,你受伤了?”老爷子问我。

    “放心吧爷,我伤得不重。”我点点头:“帽儿村的那些村民都活着呢,我就是跟他们交手的时候吃了亏,所以才”

    “放屁!”老爷子骂道:“你个兔崽子明明是让降气反噬成这样的!”

    “是啊”我有些心虚,但也不敢表现出来,低声说:“那帮村民不好对付,我是起了阵才把他们搞定的。”

    “冤孽反噬降气,跟活人反噬你的降气,这是两个概念。”

    老爷子说着,微微侧过头,往闻人菩萨那辆吉普车看了一眼。

    “我他娘的就说怎么有股虫子味儿,原来你个老东西还真盯上我们了?!冲一个后生下手不觉得丢人啊?”

    被骂了这么两句,苗武人显得有些尴尬,倒不像是生气,似乎他也觉得这事做得不怎么好看

    “停!!”

    闻人菩萨大喝了一声,拉开车门就窜了下来,动作无比敏捷,直接横在了吉普车跟老爷子中间。

    “龙象,小施主,你们俩准备拉架。”闻人菩萨一本正经的招呼着我们:“苗施主这边我看着,保证打不起来!”

    “你干啥呢?”老爷子皱着眉问他。

    闻人菩萨想了想,很客观的给了个答案。

    “我是来和稀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