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回府

    事后常龙象说过,闻人菩萨的力气,应该是远超于他的。

    且不论古井石壁有多么坚硬,就算是普通的青砖,想要把匕首连刀把都插进去,这已经不是常龙象能办到的事了。

    刀刃跟刀把,这是两个概念。

    最先被常龙象用绳子拽上来的是郑老头,之后是七宝,最后才是闻人菩萨。

    等闻人菩萨被拽出古井的时候,常龙象站在一边都快喘不来气了,缓过点劲来,直接跟闻人菩萨说。

    “减肥吧”

    身为一个标准的胖子,跟另外一个标准的胖子说减肥,可想而知常龙象是累成什么样了。

    “我尽量”闻人菩萨也显得有些尴尬,一直讪笑着:“主要是我喝水都长肉,要不然早就变成浊世公子翩翩少年了”

    “咱们能不贫嘴么”七宝把布袋丢给我,有气无力的瘫坐在地上,一个劲的喘粗气:“就你这吨位,以后往井里跳可得注意点,这次算我命大!”

    七宝本来还是很尊敬闻人菩萨的,说话的时候也是注意各种各样的礼节,生怕触怒这个胖和尚,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但现在他貌似是顾不上这些了。

    被七宝数落了一阵,闻人菩萨也没生气,反而特别尴尬的道了歉,还发誓说自己回去绝对减肥,不减肥的是狗!

    “要是你减不了呢?”七宝试探着问:“你会每天出去跑步减肥吧?”

    一听这话,闻人菩萨顿时就顾左右而言他,不敢接话茬了。

    我也没在意他们的对话,随便聊了几句后,便打开布袋子,拿出那些坚果看了起来。

    一股奇异的香味,顿时扑鼻而来。

    如郑老头所说,这些坚果只有普通花生一半大,表皮极其的光滑,看着似乎有点油性,而且还是大红色的,特别亮眼。

    它们散发出的那种香味,不敢说是特别诱人但要比我吃过的坚果干果类都强!

    “剥一个尝尝呗。”七宝凑过来,兴致勃勃的打量着这些坚果。

    “回去再说吧”我低声道:“我不知道这些玩意儿有没有毒,要是吃一个把你毒死了,你家里人还不得跟我玩命?”

    听见这话,七宝还没来得及反驳,闻人菩萨就先开了口。

    “没毒,放心吃吧。”闻人菩萨说道:“这些果子叫洞泥种,小人吃了没事,大人吃了更没事,还有强身健体的功效呢!”

    话音一落,闻人菩萨抬起手,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口水,假装不经意的说:“这种果子很难得,我也没吃过,听说味道特别棒!”

    “得了,咱们一人分点,就算是行侠仗义当雷锋,老天爷给咱们的奖励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给在场的人都发了一把坚果,除开那俩吃腻了坚果的小人没要,其他人都抓了一把开始嗑着吃。

    一时间,树林里就回荡起了我们“嗑瓜子”的声音,那种咔咔咔的脆响,直让我想起了老爷子常去的麻将馆

    不得不说,这些坚果确实怪好吃的,比瓜子花生有味儿多了,越吃越上瘾。

    “早知道这么好吃,就应该让它们俩多搬点了。”陈秋雁叹了口气,抓出三枚坚果,放进了上衣口袋里。

    “你留着当纪念啊?”我好笑的问。

    “拿回去做点研究。”陈秋雁说:“书里没有记载过这种坚果,这次算是大发现了!”

    “就说是在树林里捡到的,免得你惹祸上身。”我低声提醒了一句:“你不想说,但上面的人可不一定”

    陈秋雁白了我一眼,说自己又不傻,这种事还用得着操心?

    “哥,我背你吧,扶着你走还不如让我背呢!”常龙象说着,几步走到我身边,没等我拒绝就动了手,直接把我背在了背上。

    虽然我这人好面子,但说句实话,有人背着确实是舒服。

    再加上常龙象的体型比较“肥硕”,后背不光是宽阔,上面的肉特别厚,靠上去就跟靠沙发似的,刚被他背上去,没一会就困了。

    陈秋雁走在旁边也注意到了这点,拍了拍我肩膀,轻声说,困了就睡会,都伤成这样了,没必要逞强。

    “行那你们注意点有啥情况喊我一声”

    跟那些帽儿村的怪物动手,再假扮冤孽潜进帽儿村,最后还跟苗武人玩命的斗法

    这一切麻烦事,都堆积到了同一个夜里。

    说实话,我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比起老爷子他们而言,我只不过是个刚入行的后生,哪怕学的本事不少,可真正实践过的次数又有几次?

    在此之前,我跟老爷子仅办了三次活儿,五福孽,人瓜,旺山村。

    除了这三次实践历练,我其他时间都不过是在脑子里推演罢了,跟打仗一样,完全就是纸上谈兵,根本不能与实践相比。

    干我们这一行,实践的次数越少,自身的能力就越弱。

    哪怕自身修行的法派再逆天,哪怕自己学了数不清的妙法方术也不可能跟那些长年累月接活的先生相提并论。

    之所以我说能坚持到现在是个奇迹,也就是因为如此。

    靠在常龙象的背上,我睡得很踏实,像是家里睡觉似的。

    常龙象的后背宽阔又软和,简直能跟床垫子不分上下。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我听见有人开始骂街,这才缓缓醒了过来。

    “你他娘的非逼我动手是吧?!”苗武人的骂声异常愤怒,不知道他是怎么被刺激到了,那种语气,听起来比跟我动手的时候还暴躁。

    下一秒,闻人菩萨的讪笑声就响了起来:“苗施主,我不是逼你动手,我是在跟你商量啊,咱们”

    话都不等他说完,苗武人那边又骂上了:“商量个屁!你连驾驶证都没考上!还敢开车载我?真不拿我的命当回事了?!”

    “相信我,出家人不打诳语。”闻人菩萨咳嗽了两声,略显尴尬的问他:“我这一路都是自己开着车过来的,你还有啥好担心的?”

    听到这里,我也清醒了不少,睁开眼一看,自己正坐在来时的车上,在不远处还停着另外一辆吉普车。

    闻人菩萨应该就是开着那辆车来的吧?

    这倒也是,对于他而言,普通的小轿车空间太坐进去都受罪,更别说是开车了。

    “胖前辈,您没驾驶证还敢开车往外跑,这胆子也忒大了啊。”七宝幸灾乐祸的站在一边抽烟,看了看闻人菩萨,又看了看苗武人,那种表情,很明显就是想煽风点火让他们俩干起来。

    估计七宝还记着仇呢,就是井底被撞上墙当壁画那事,这牲口应该还没忘。

    看他那表情之兴奋,就差喊出一句“你们俩别动嘴了赶紧打啊!谁赢了谁有理!”

    “行,我信一回。”

    苗武人皱着眉头,像是妥协了那般,拉开车门坐在后座上,他的正前方就是驾驶席。

    “要是你开车开出意外来了,我绝对先弄你再跳车。”

    “苗施主,相信我,我开车要多慢有多慢,绝对不会出意外的。”闻人菩萨笑道:“修佛的人开车都慢,你记住这一点就行。”

    “为啥啊?”七宝好奇的问。

    苗武人呸的一声,往车窗外吐了口唾沫,骂道。

    “因为他们修佛的人不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