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终得

    闻人菩萨确实有礼了,只可惜这礼是拿七宝他们当做了垫脚石。

    毫不夸张的说,七宝在被挤压上墙的瞬间,基本就处于半昏迷状态了,一个劲的翻着白眼,看着像是喘不上气来。

    爩鼠倒是反应及时,在闻人菩萨往下落的过程中,它就有了闪避的动作,可惜到最后也没能闪开,照样被挤在了墙上。

    “吱吱!!”

    爩鼠很生气的嘶叫着,从七宝肩上跳下,直接蹦到了闻人菩萨脸上,右爪还抓住了闻人菩萨的大耳垂,一边扯一边叫,应该是在发脾气。

    “哎哎!小家伙别扯!疼!”闻人菩萨哭笑不得的说:“我长这么大的耳朵可不是让你扯的!快住手啊!”

    七宝也缓过劲来了,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看着闻人菩萨,几乎是哭着说出这句话的。

    “胖前辈!咱们无冤无仇你下什么死手啊?!巧克力都让你吃了!你还想咋的!”

    “意外。”闻人菩萨咳嗽了一下,语气有些尴尬:“我还以为碰不到你们,结果”

    “你这吨位能碰不到吗?!”七宝欲哭无泪的说:“能先放我下来不?”

    听见这话,闻人菩萨瞬间才反应过来,七宝还被自己的右胳膊挤在墙上呢,一只脚垫着一只脚腾空,那造型甭提多尴尬了。

    等闻人菩萨把七宝扶下来坐着,这才跟那帮小人说:“我下来没别的意思,主要是想帮你们把石门封住,保准以后谁也打不开,中不中?”

    本以为闻人菩萨是去当说客的,但现在这情况他好像没有劝阻那些小人的意思,更没有跟它们解释。

    “你们俩回去吧。”郑老头叹道,轻轻拍了拍那两个小人的脑袋:“外界不属于你们,再跟着我走,你们怕有杀身之祸啊。”

    “怕啥子嘛。”那嗓音较粗的小人,说起这话来非常坦荡,直接跟郑老头说:“我们的寿命又不长,搞不好还活不过你呢,怕啥子死嘛?”

    郑老头还准备再说什么,闻人菩萨却帮着劝了一句:“你就带它们走吧。”

    “不合适。”郑老头叹了口气:“我是靠走江湖卖艺为生,带着它们”

    “没了它们,你还想走江湖?”闻人菩萨回过头来,看了看郑老头:“听他们说,你以前是带着小人唱戏的,没了这俩小家伙,你还能唱吗?”

    郑老头没回答,沉默了下去。

    “下山之后,我就不在四川待了,得去东北一趟。”闻人菩萨笑道:“我在那边的朋友不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随我一起过去,不敢说能帮你飞黄腾达,但混个温饱应该没什么问题。”

    听见这话,郑老头眼睛亮了一下,但很快就黯淡了下去,苦笑道:“我这把年纪啥也干不了,让我过去,那不是给人添乱吗?”

    “你走江湖这么些年了,身子骨不还是一样的硬朗吗?”闻人菩萨反问道,笑呵呵的看着郑老头:“更何况你有善心,有佛性,你能做的事太多了。”

    “比如?”七宝蹲在地上,不停揉着胸口。

    “当个账房,这没什么问题吧?”闻人菩萨笑道。

    “当会计啊?”七宝也笑了:“可以啊,这活儿郑老爷应该能搞定!”

    “这这合适吗?”郑老头倒也没有拒绝,似乎他也厌倦了这种走江湖卖艺的生活,略显期待的问道。

    闻人菩萨点点头,说这没什么不合适的,至于那俩小人也不用担心,根本没人会管。

    “啥地方的账房啊?”

    “那是一个同修开的铺子,平常就卖点佛像香烛,是正经营生。”闻人菩萨解释道。

    听见这话,郑老头他们也明白了闻人菩萨的用意。

    小人不是凡物,在外面走江湖卖艺,迟早有被人戳穿的那天,但要是有行里人帮忙遮掩,给郑老头一个落脚地,他跟那俩小人都会安全许多。

    “你们真的决定跟我走了?”郑老头最后问了一次,语气很复杂,似是有些期待,也像是不忍:“这一走,以后就没什么机会回来了,你们可得想清楚。”

    “想清楚了嘛!”那个嗓音轻柔的小人说:“我们家里人都死光了,剩下的那些我们也不熟,还不如跟着你走。”

    “对头!”另外一个小人也说:“现在你就是我们家人嘛!不跟你走跟谁走?”

    跟这俩小人一样,郑老头家里已经没人了,帽儿村更是一个活口都没留下,用家破人亡来形容他也毫不为过。

    再加上郑老头的年纪也不小了,到了这岁数,老人们活的就是一口气,是一个念想。

    跟大多数老人一样,如果没人陪伴,孤苦伶仃的过日子,恐怕要不了几年就得驾鹤西去

    那两个小人想没想到这点,我不敢说,但我确实是看出来了,它们是真心诚意的想要跟郑老头走。

    “老前不不!闻人高僧!你确定我去当账房不会给它们带来危险吧?”郑老头最后问了一次。

    闻人菩萨点点头,很肯定的说不会。

    “行嘛,那咱们就一起走!”郑老头笑了起来。

    “好好好!等我们去给它们告个别!”

    那俩小人说着,又让郑老头把它们送回石门里,叽叽喳喳的叫了一阵,听着倒不像是告别,反而像是在跟那些小人吵架。

    吵了两三分钟,它们也不再出声了,从井口往下看,那俩小人似乎是跑进去了,并没有站在门边。

    过了一会,嗓音较粗的那个小人跑了出来,冲七宝喊:“拿个袋子来!”

    七宝也没多问,仰起头冲我喊了一声,让我丢个袋子下去。

    等他拿着布袋凑到石门边,那俩小人已经开始忙活了,一进一出的跑着,似乎是不停从里面搬东西出来扔袋子里。

    “老沈!你要的坚果!”七宝兴奋的冲我喊道:“它们搬了好多出来啊!”

    “好!替我谢谢它们啊!”我笑道,心里提着的石头,终于落了回去。

    来帽儿村长见识是其一,其二也算是我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这些果子!

    说起来那俩小人也不客气,来来回回的搬了无数果子,看那个布袋的鼓囊程度,至少装了两三斤啊。

    弄完这些,它们顺着七宝的手背就爬了出来,回到了郑老头的肩上。

    “胖大师!我们已经跟它们说好了!这扇门关死了以后不会开的!”

    “行,那我等它们关上门了,再帮你们布个法阵吧。”闻人菩萨笑道:“到时候别说是普通人了,就是咱们行里的先生,也不一定能弄开这扇门。”

    话音刚落,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只听咚的一声巨响,那扇石门瞬间就关上了。

    真的,不光我们傻眼了,那俩小人也傻眼了。

    “狗日的!关门这么快做啥子嘛!”嗓音较粗的那个小人,脾气也有些暴躁,骂骂咧咧的说:“我还想跟它们再告个别呢!”

    “算了算了。”另外一个小人叹了口气,显得有些无奈:“它们也是怕危险吧,这么多活人在外面,它们肯定害怕。”

    闻人菩萨笑了笑,也没说什么,找七宝借去匕首,小心翼翼的就在石门边缘刻画了起来。

    看着像是在画符。

    “真要把这扇门堵死?”七宝忍不住问:“我还以为你下来是帮我们解释呢。”

    “咋解释?”闻人菩萨反问道。

    没等七宝回答,闻人菩萨便先一步说,能解释我也不会解释。

    七宝跟郑老头都愣了愣,异口同声的问:“为啥子?”

    “以绝后患啊。”闻人菩萨笑道:“世人远比它们想象的复杂,也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如果它们又被外人盯上了,这荒山野岭的谁能来救它们?”

    闻言,众人都不说话了,点点头,算是认同闻人菩萨的这个观点。

    “恐惧对它们而言不是坏事,相反,这能救它们一命。”

    “如果它们还是原来那样,单纯的什么人都能相信,迟早有一天,小人国会彻底的变成一段历史不,是变成传说!”

    “所以说啊”

    闻人菩萨说着,猛地扬起手,使足浑身力气,将那把匕首插在了石门正上方。

    “让小人信咱们,这不是度。”

    “让小人怕咱们,这才是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