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门开

    七宝应该是在场人之中最紧张的一个,就算有爩鼠护着他,这牲口一样害怕小人国那些带毒的弓箭。

    我蹲在古井边上,见那些蓝光越来越亮,心里也不禁紧张了起来。

    爩鼠这畜生倒是靠得住,但就怕它关键时刻掉链子啊,要是一个不小心,没护住七宝,反而窜进那扇石门里大吃特吃今儿这事就算办砸了!

    且不说我能不能拿到洞泥种,就郑老头这里也不好交差啊。

    “没事。”闻人菩萨似乎是知道我在担心什么,一边看着古井里的情况,一边头也不抬的跟我说:“爩鼠比你想象的要聪明,它知道轻重。”

    “聪明那畜生确实聪明就是太馋了”我苦笑道:“胖前辈,说起来我还有件事没问你,爩鼠脖子上那个铜铃有啥作用没?就是单纯的装饰品吗?”

    “应该是吧。”闻人菩萨皱了皱眉。

    “除开爩鼠有这个铜铃,那只巴哥犬不也有吗?”我好奇的问:“它不算是奇兽吧?一条狗有啥本事?”

    “谁说它是一条狗了?”闻人菩萨反问道。

    我一愣,没吱声。

    “那是一条有道行的狗。”闻人菩萨哈哈大笑道:“具体有啥本事,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养狗的道士跟我说过,那条狗能食鬼。”

    食鬼?

    这应该不算什么特异功能吧?爩鼠也能吃鬼啊

    “不止是普通的鬼,只要是处于魂魄状的冤孽,它都能一口吞下去。”闻人菩萨低声道:“无论对方的道行有多高,只要那条狗张了嘴,绝对是一口吃了没商量。”

    听见这个答案,我不免有些惊讶。

    无论对方的道行有多高?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

    一是一,二是二,就算一的胃口大过天,也不可能把二给吞了啊。

    “出来了。”闻人菩萨提醒道。

    我打了个冷颤,没再多想,转头往古井里看了去。

    那些举着火把的小人,此时已经移动到了石门处,哪怕隔着二十来米远,我也照样能借着火把散出的蓝光看见它们的身影。

    领头的小人跟站在后面的小人,穿着打扮有很大的区别。

    如郑老头所说的那样,跟着那俩小人出来的“本地居民”,基本都是穿着麻衣。

    七宝就站在石门边上,看见那些小人,他哆嗦得更厉害了。

    “老郑!你下来嘛!没得事的!”嗓音比较柔和的那个小人开了口,冲我们喊道:“它们不会攻击你们的!”

    郑老头一听这话,倒也没有多想,很干脆的把行李包放下,做了几个热身的伸展动作,便跟常龙象说:“你拽紧了,我顺着绳子滑下去,千万别松。”

    常龙象笑着点点头,直说郑老爷放心,就你这体格,再来十个我都松不了。

    不得不说,郑老头确实是从山里混出来的老油条,随便拿出了一个金属制的大手电,横着在绳子上缠了几圈,似乎是打了个扣,然后借着手电当棍子使,一步一跳的就滑下去了。

    那动作无比的熟练,连常龙象都看愣了,只觉得这老头儿体格要比咱们想象的强得多。

    等郑老头降落到井底,站在石门里的那俩小人,也纷纷向他蹦了过来,顺着手掌就爬到了郑老头的肩上。

    他不像是七宝,对于石门背后的那些小人,并没有太多的戒心,不躲不闪,直挺挺的站在石门外面,压根就不怕别人拿箭射他。

    “你们不要急哈!我先给它们介绍一下!”那个嗓音柔和的小人,先嘱咐了我们这么一句话,之后又像是野兽那般,又吼又叫的跟那些老居民交流了起来。

    由于我们相隔的距离较远,在这个位置上,我只能看见它们大概的身形,具体的五官样貌,这点确实是看不清。

    “啊啊!啊!”

    那小人不停的吼叫着,最开始的时候,语气还比较轻松,但聊着聊着,语气就着急了起来,很明显还带着一股子怒气。

    “怎么了?”陈秋雁也发现了这点,有些担心的问我:“不会是交流出问题了吧?”

    我摇摇头没吱声,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情况,手心里都急出汗来了。

    那帮小人经历了这么大的劫难说心性不变那肯定是不可能的,要是记恨上外界的活人了,这

    “啊啊啊!!!”站在郑老头右肩上的小人,嗓音本来就粗,现在一吼起来,更是显得嘶哑沉闷。

    它的语气光是用听的都能判断出来,绝对是在发火,但越往后听,它的语气似乎就变得越是无奈。

    “咋了?”郑老头问,脸上笑呵呵的,似乎是一点都不紧张:“它们说啥?”

    “让我们回家,让你们滚。”那个嗓音轻柔的小人,显得很是委屈,说话都带着哭腔:“它们说你们都是坏人!”

    这个情况,在此之前我就想到过,陈秋雁他们似乎也早就料到了,都沉默着,谁也没吱声。

    前不久,郑老头才跟我们说,那些小人不会迁怒到我们身上,但事实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我们不是坏人,我”

    郑老头正要跟那些小人解释,但他的话还没说完,那些小人就怒气冲天的吼了起来,就像是有一堆小人在吵架那样,蹲在井口都听得头晕。

    井里的回音效果本来就强,连我们在外面都晕成这样,更别提七宝跟郑老头了。

    “别吵了!”七宝忍不住吼了一声,似乎又怕刺激到那些小人,瞬间就把声音放软了,那声音比女人还温柔:“吵啥子吵嘛大家都是好朋友我们是一条战线的撒!”

    还别说,七宝这一吼,确实是把那帮小崽子镇住了,谁也没敢再出声。

    过了好一会,才有一两个小人开始吼叫,听语气似乎还挺急的。

    “它们说啥?”七宝问。

    “让我们赶紧回家,不要跟你们这些人在一起。”

    “哎!这些小家伙咋就不知道好歹呢!”七宝苦笑道:“咱们可是辛辛苦苦来救它们了。”

    “我跟它们说了!”那小人很是委屈的说:“它们说不用你们救!你们不来最好!”

    七宝还准备说什么,郑老头忽然摇了摇头,接过话茬说:“不怪它们。”

    话音一落,郑老头揉了揉眼睛,原本就佝偻的身影,此时看着更是矮了几分。

    “你们俩回去吧,我们现在就走。”

    郑老头说着,一手一个,轻轻握住了那俩小人,随后就将其放回了石门里。

    在这个过程中,郑老头根本不怕引起误会,也不怕那些小人忽然偷袭他。

    将它们俩放回去了,郑老头这才笑着开口说:“这里才是属于你们的地方,它们说的没错,外面确实很危险”

    “老郑!!我们不想回去!!”

    “别废话,赶紧回去吧。”郑老头大笑道:“别说是活人了,外面又是猫又是狗,一个不小心你们就得被吃了,在外面有啥意思?”

    “老郑!你别丢下我们啊!”

    “别给我煽情,赶紧回家吧。”郑老头摆摆手,转身就往绳子这边走,用手拽住登山绳后,头也不回的嘱咐道:“这扇石门以后别再开了,记住没?”

    那两个小人就跟疯了一样,直接从石门后跳了出来,先是跳到七宝身上,之后又爬了过去,蹦到了郑老头的背上。

    “如果我们走了!你就只有自己了!只剩你一个人了!”

    “怕啥子嘛。”郑老头笑道:“都这个岁数了,不”

    没等郑老头把话说完,闻人菩萨深深的叹了口气,连点准备动作都没,直接站起身跳进了井里。

    我觉得吧,他要么是想自杀,要么是想杀人,真的,这点毫不夸张。

    因为闻人菩萨的落点比较偏,所以郑老头身处的位置还算安全,只是轻轻被闻人菩萨撞了一下,没什么大碍。

    七宝跟爩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闻人菩萨一落地,他们俩就齐刷刷的被挤在了墙上,跟壁画似的,印在墙上动弹不得。

    “阿弥陀佛”

    闻人菩萨双手合十,冲着那些小人笑道。

    “贫僧有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