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龙虎

    “陈姐,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问”我皱了皱眉:“听说那一副龙骨最先被当地的师范南校弄成标本了,后来又让鬼子给运到了日本,你们是咋”

    “多的不敢说。”陈秋雁微微一笑:“他们运走的那一副是假的,我们手里这一副是真的。”

    我一愣,没再多问。

    “抢回来的?”常龙象倒是好奇了起来,也没顾忌这算不算国家机密,兴冲冲的问:“小日本让你们给阴了?”

    “这件事详细的情况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的导师是这么说的”陈秋雁耸了耸肩:“中国人是龙的传人,中国就是龙的故土,一个弹丸之地还想把真龙运过去,可能吗?”

    “偷梁换柱?”闻人菩萨似乎也是第一次听见这事,很好奇的问:“是不是拿假的换来真的了?应该只有这种可能吧?”

    陈秋雁叹了口气,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估计是觉得这事都说到这份上了,该透露的不该透露的都说了,也没必要再继续隐瞒。

    “他们运走的那副骨架,是被上面用须鲸骨架拼凑的,听我导师说,当时有三四十号能人巧匠帮忙,硬是一比一的把骨架加工了出来,无论是细节还是大体样貌,都跟经过腐烂被骨肉分离的真龙骨架差不多”

    “对!须鲸!”我忙不迭的问:“我看有人分析坠龙照片上的那骨架是假的,都说是须鲸的骨架拿来拼凑的!”

    “须鲸脑袋上能长两个角?能有四个爪子?”陈秋雁笑道:“更何况须鲸的骨架比较大,脊骨有四五十节,甚至还要多,那条龙的脊骨只有二十八节。”

    听见着答案,我也点点头,记得坠龙事件见报的时候,报纸上是这么记载的。

    “该龙体气参天,头部左右各生三支甲,脊骨宽三寸余,附于脊骨两侧为肋骨,每根约五六寸长,尾部为立板形白骨尾,全体共二十八段,每段约尺余,全体共三丈余,原龙处,有被爪挖之宽二丈长五丈之土坑一,坑沿爪印清晰存在,至该龙骨尚存有筋条,至皮肉已不可见矣。”

    常龙象拽着登山绳,站在边上点了点头,说:“这事我也听朋友说过,他们都觉得这事是个误会,肯定是他们认错了,怎么会有龙呢”

    “三十年代的人,不比咱们九十年代的人笨,尸体还在的时候,是真龙假龙,人还能分不清楚?”我笑道:“也就是龙出现的次数太少了,所以大家都觉得这是传说里才有的神物,说白了不就是动物么!”

    “古代人打仗,最多用上枪炮,还是老式的枪炮,现代人”闻人菩萨叹了口气:“原子弹,轰炸机,坦克这些武器所能施展出的力量,不比神话里的佛陀神仙差,也怪不得那些龙不敢露面了。”

    “我还以为它们是想故意躲开照相机呢。”常龙象笑道:“我就说怎么没见过真龙的照片,搞半天它们都躲好了!”

    “它们不是躲什么照相机,它们是想躲人。”闻人菩萨叹道。

    “你们没见过活着的真龙?”我问陈秋雁。

    “反正我没见过。”陈秋雁耸了耸肩。

    “胖前辈,俗话说云从龙风从虎,我记得老师说过,天上的云都是水变的”常龙象冷不丁的说道,分析起来,一脸的认真:“你说万里晴空没有龙,会不会龙都是藏在云里啊?”

    “不一定。”闻人菩萨笑道:“龙喜欢在云里穿梭,这是事实,古人都以为它们是在腾云驾雾,所以才会有云龙风虎之说。”

    “啥是风虎?”常龙象问。

    “虎虎生风,这词你听过吧?”闻人菩萨解释道:“老虎在奔跑的时候,跟你们开车一样,是能带着风的,有人还说虎自风来,也是这意思,虎在地上疾驰如风,倒也能算作一种比喻吧”

    “为啥龙只有中国有啊?”常龙象跟个好奇宝宝似的,兴致勃勃的问道:“它们不是能飞吗?咋没飞到外国去呢?”

    闻人菩萨愣了一下,想了想,跟常龙象举个例子。

    “中国有大熊猫,外国有么?”

    听见这个答案,常龙象豁然开朗,憨笑着不问了。

    “也不一定。”陈秋雁低声说:“东南亚各国都有关于龙的记载,还有不少目睹真龙的事件,只不过没有中国多罢了,要知道”

    “哎呀我操!!”

    七宝这凭空而出的一句骂声,顿时就让我们回过了神来,没再继续讨论“龙”的事,而是凑到古井边,齐刷刷的往下看了看。

    “咋了?”我有些纳闷:“你们都搞半天了,是不是打不开门啊?”

    “难道那些小人把石门反锁了?”陈秋雁也忍不住问。

    “屁的反锁!”七宝兴奋的喊了起来:“门要开了!”

    七宝的声音还没落下,我们只感觉脚下的地面忽然抖了两下,那绝对不是我们的错觉,是很明显的颤了颤。

    随即,一阵如石砖摩擦的闷响,便从井底传了上来。

    “郑老爷,你们上次开石门动静有这么大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啊。”郑老头一脸的迷茫:“这是咋回事?不会是石门坏了吧?”

    “坏个屁啊!开了!”七宝大笑道。

    在众目睽睽之下,古井靠里的石壁上,缓缓现出了一个黑色的窟窿,那应该就是郑老头说的小人国入口了。

    “回家啦回家啦!”

    那两个小人异口同声的喊着,语气之兴奋,就如那些即将归家的游子,连我们这些旁观者都不由跟着开心了起来。

    还没等我们嘱咐几句,那俩小人就忍不住兴奋,直接从七宝的手掌上蹦了出去,窜进石门里再无踪影。

    七宝也不傻,知道这事大意不得,等那俩小人蹦进石门了,他也没敢乱动,一言不发背靠着石壁站着。

    “不会出意外吧?”常龙象有些担心:“如果小人国还有幸存下来的人它们会不会记恨咱们啊?”

    “记恨咱们干啥?”七宝也听见了常龙象的话,抬头看了我们一眼。

    “让它们落到这个境地的,就是咱们活人,虽然我们不是直接的凶手,但它们也有可能会迁怒咱们啊”我叹了口气。

    “不会的。”

    郑老头笑了笑,比谁都显得淡定,语气万分自信:“我了解它们,你放心,它们的脑子可单纯了,不会想那么多的。”

    就在这时,七宝忽然惊呼了一声:“来了!!我看见火把的光了!!还不止一两个啊!”

    “小胖,你下去保护他。”我轻轻拍了爩鼠一把,低声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许出手伤人,明白么?”

    爩鼠看了看我,抬起小爪子,指了指自己的嘴。

    “吃也不行!”我没好气的说:“咱能不能有点追求?吃小人算哪门子本事啊?”

    爩鼠没吱声,很人性化的叹了口气,摇摇头,直接从井口蹦进去了,那动作干脆的就跟自杀差不多。

    但奇怪的是,这只肥耗子落地无声啊,跟有轻功一样!

    轻轻一窜,直接蹦跶到了七宝肩上,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扇石门,像是做足了动手不,动口的准备!

    郑老头看见这一幕,也不禁有些紧张,急忙问我:“那耗子不会犯馋把小人吃了吧?”

    “应该不会吧”我低声答道,听起来有些没底气。

    还没等郑老头多问,只见古井之中,忽然亮起了一阵蓝光。

    依稀记得,郑老头说过那些小人的火把是蓝色光看样子正主儿是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