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坠龙

    陈秋雁不止是官家的人那么简单,她跟上次我们见过的司徒一样,都是从“三所”里混出来的高材生。

    比起普通的官方人员,他们所接触过光怪陆离的东西,更是常人无法想象到的。

    经过后几年的了解,毫不夸张的说,由政府成立的研究机构“三所”,其中隐藏东西比我们行里人知道的都要多。

    我们所能接触到的东西,不外乎邪灵煞鬼,但“三所”的那帮人,不光能够接触到邪灵煞鬼,还有许多不归我们行里人管的生物。

    “辽宁龙骨?”我看着陈秋雁,一愣一愣的问道:“这事我在书上见过啊,不是说有人作假了吗?”

    龙骨,辽宁。

    这两个关键词一出来,我心里也大概有数了,毕竟那次的坠龙事件闹得挺大,纵然已经过去了几十年,许多类似于中国十大未解之谜这类的书里,都还有相关的记载。

    辽宁坠龙事件一共发生过两次。

    第一次是发生在1934年七月初,事发地位于辽宁的大辽河下游,当时从天而降的龙是一条活龙。

    据当地人说,这条龙通体呈灰白色,头有牛犊子小牛那么大,上宽下窄,有四爪鳞片,嘴上有粗壮较长的胡须,龙角更有一米多长。

    被人发现的时候,这条龙像是身受重伤那般,有气无力的蜷缩在地上,不能动弹,眼睛勉强还能眨动,嘴里也能发出阵阵类似牛叫的声音。

    当地人都觉得是因为天气太热,从而导致这条真龙坠了下来,便开始有组织的帮龙搭建凉棚,轮番挑水往龙身上浇。

    附近乡镇的和尚道士,也像是被人组织起来了一样,成群结队的往事发地赶,据说是要给这条活龙超度做法

    仔细想想,他们真是赶来超度活龙的吗?

    真龙没死,还是活物,魂魄不离肉身,又何来超度一说呢?

    “胖前辈,辽宁坠龙的时候您多少岁来着?”我试探着问了一句。

    闻人菩萨笑了笑,没回答我这个问题,转而说:“那条龙第一次掉下来的时候,我跟几个同修赶去看过,当时它还活着呢,能冲我们眨眼睛。”

    “它第一次掉下来是在1934年吧?”我满脸诧异的看着他:“当年你赶过去的时候应该成年了吧?”

    “当然成年了。”闻人菩萨笑道。

    我深深的看了闻人菩萨一眼,没再多说,心里满是诧异。

    他看着年纪不大,顶多四十出头,但他自己也说过,他的年纪应该跟老爷子差不多从苗武人说的话来看也不像是在吹牛。

    现在是1990年,距离坠龙那事,已经过去了五十六年,照这样推算,他的年纪确实跟老爷子能搭边,可是一个八十岁的人长了一副四十岁的脸这科学吗?!

    “保养得好。”闻人菩萨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笑着解释道:“相由心生,我心里年轻荡漾,样貌自然就年轻有活力啊。”

    我讪笑了两声,没敢说话。

    八十岁能保养出四十岁的脸,这心里是得多荡漾啊。

    “胖前辈,当初你也见过那条活龙?”陈秋雁忍不住问。

    “给那条龙做法事的人不止我一个。”闻人菩萨笑道:“不光是我,辽宁境内,只要是数得上号有道行的先生,也都赶过去了。”

    “做啥法事啊?”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应该不是超度吧?”

    “它还活着,超度它不是咒它吗?”闻人菩萨笑着摇摇头:“我们是去帮它上天的。”

    据闻人菩萨说,龙不是什么特殊的神明,在未开灵智不负道行的情况下,它们跟普通的畜生差不多,只是较为奇特的动物罢了。

    “古代比较多,近代很少了。”闻人菩萨叹道:“龙跟修行的畜生一样,有趋吉避凶的本能,可能是近代打仗的缘故吧,它们感觉到的威胁太大,不敢在外面露面了。”

    “它们住哪儿啊?”常龙象如同听故事那般,满脸好奇的问:“是不是住龙宫里?”

    “我没见过,只听人说过。”闻人菩萨笑道:“它们居住的地方都是洞穴,江河湖海里都有分布,不说远的,你们四川境内那个”

    说到这里,闻人菩萨顿了一下,没再继续往下说,转而跟我们介绍了起来。

    “龙跟鱼很像,体外有一层粘液,也就是因为这层粘液,它们才能飞上天。”闻人菩萨低声说:“龙身分阴阳,体内属阳,体外属阴,这些粘液都是由阴气跟生气组成的,都会自行消耗,只要粘液干了,它们就离死不远了。”

    闻人菩萨说的这些话,在我看来,基本上就等于是天方夜谭。

    但一看陈秋雁没反驳,似乎还觉得闻人菩萨说的有理,不住的点着头,我也不由开始相信了

    “之所以龙会居住在水里,也是因为这点,它们会提炼水中的阴气生气,从而保证体表的粘液不会消失,至于粘液消失的龙会怎么样,这个我也说不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闻人菩萨说着,表情也神秘了起来,笑道:“没有粘液的龙是飞不起来的。”

    “为啥啊?”常龙象瞪大了眼睛,很纳闷的问:“龙没有翅膀是咋飞的?就靠那些粘液?”

    闻人菩萨看了陈秋雁一眼,见她也在盯着自己看,便没再解释,笑着耸了耸肩。

    “胖前辈说的这事真实性应该挺高啊”我皱了皱眉,想起在古籍上见过的那些记载,不由点头:“不说近代,在民国以前的那些记载里,只要龙现世了,那么大多都会伴随着狂风暴雨,或者是龙吸水的奇观,我还真没见过晴空万里有龙飞过去的记载”

    “不在狂风骤雨之下,天上吹的罡风,能直接把龙身的粘液吹干。”闻人菩萨叹道:“那条出现在辽宁的龙,就是这么掉下来的。”

    据闻人菩萨说,他们这帮和尚道士来做的法事,其实就是一个主题。

    招阴化生。

    “往龙身上泼水,并不能解决它的问题,只有引来极强的阴气跟生气,才能让它体表产生那些粘液”闻人菩萨叹道,表情也无奈了起来:“说起来也是造化弄人,后几天营口那边的天气变了,从旱天变作雨天,那条龙也慢慢恢复过来了,淋了两天雨,直接就窜上天了,可惜它八月又掉下来了”

    在前面我就提到过,辽宁坠龙事件一共发生了两次。

    第一次掉下来的龙活了,第二次掉下来的龙则是死了。

    闻人菩萨说的八月坠龙,便是这第二次。

    “是同一条龙吗?”常龙象好奇的问道。

    “应该是。”闻人菩萨点点头:“我赶过去的时候,那条龙已经死了,鳞甲的颜色还有体型大跟第一次掉下来的龙一模一样。”

    “它是为啥掉下来啊?”我忍不住问道:“两次都掉在一个位置,不会是存心自杀吧?”

    一听这话,闻人菩萨也纳闷了起来,似乎他也想不明白这问题,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啊,看着像是自然坠落,肉身并没有被雷击中的痕迹”

    “确实不是被雷击中的,它掉下来的时候,身上并没有雷击造成的伤痕,跟第一次掉下来的情况很像,搞不好它是没长记性。”陈秋雁无奈的说:“砸翻了三艘船,还把日资工厂给毁了,死了九个人,在水里挣扎了很长时间,最后扑腾进芦苇丛里了。”

    “当时它发出的牛吼声,一里外都能听见,但没人敢靠近它”

    “死了?”常龙象问。

    “可不么。”陈秋雁苦笑道:“等人们找进去的时候,尸体都开始高度腐烂了,最后还被人骨肉分离,搞了一段时间的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