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子鼠

    七宝不敢玩速降,几乎是一步一停,慢慢蹬着石壁下去的。

    在这个过程中,常龙象跟陈秋雁也不敢怠慢,齐刷刷的拿着强光手电,帮七宝照着路。

    闻人菩萨也没吃巧克力了,跟个好奇的小孩围观蚂蚁洞一样,蹲在古井边上,兴致勃勃的往里看着。

    “胖前辈,一会要是出了意外,还得麻烦您搭把手啊!”

    “小施主你放心,有我在这儿,他出不了意外。”闻人菩萨头也不抬的说道。

    得到这个答复,我算是彻底放心了,如瘫坐那般,有气无力的坐在古井边上,目不转睛的跟着七宝。

    大概过了两分钟的样子,七宝才降落到了井底,左右看了看,仰起头来冲我们喊:“门是关着的!我能看见!”

    “关着的?”我一愣,急忙提醒他:“你让小人去开门!自己别往前凑!你去边上躲着!”

    “知道了!!”

    七宝回了一句,随后就低下头,嘀嘀咕咕的像是在跟小人说话。

    过了会,他往左边走了两步,背靠着石壁,缓缓抬起了手掌。

    那两个小人就站在他的手掌上,隔着这么远看过去,只觉得那小人还没普通的耗子大

    说句实话,七宝他们在井底干什么,我们这帮身处井口的人只能看个大概,想要仔细看看那扇石门是怎么打开的这有点不太现实。

    不说别人,我当时只能模糊看见,那两个小人把手放在了石壁上,像是在寻找什么,不停的摸着石壁,时不时的还往上拍打两下。

    “沈先生,如果小人国里还有人,你们准备怎么办?”郑老头蹲在边上,问这话的时候,瞥了我一眼,表情有些复杂。

    “不怎么办。”我低声说:“只要拿几个坚果给我就行,其他的我没想过,不过我倒是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说着,我转过头,很认真的看着郑老头问道:“如果小人国里还有人,你带来的那两个人小家伙是要放回去还是带着走?”

    听见这个问题,郑老头没犹豫,直接说它们不属于外界,要是能让它们回家,那俩小家伙应该还能多活几年。

    “你舍得?”我反问了一句。

    “舍不得。”郑老头笑道:“但有的事不能只为自己想,如果不是顾忌那帮牲口,早八辈子我就带它们回来了。”

    “它们不会回去的。”

    闻人菩萨这冷不丁的一开口,直接把郑老头给堵住了。

    “您咋知道?”我忍不住问。

    “感觉。”闻人菩萨笑道:“那两个小家伙看他的眼神,就跟爩鼠看你的眼神一样,你撵它们走,它们都不一定会走。”

    听见这话,郑老头稍微愣了愣,眼睛也有些红了。

    “说起爩鼠,胖前辈,我还真有个问题想问问!”我往闻人菩萨身边凑了凑,兴致勃勃的问道:“听苗武人说,爩鼠的来历不一般,您知道”

    没等我把话说完,闻人菩萨便接过了话茬。

    “爩鼠是奇物,这几十年来,我也仅仅见过三只。”闻人菩萨笑道:“但你这一只爩鼠,很明显跟别的爩鼠不一样。”

    “咋不一样了?”我问。

    “修行方式。”闻人菩萨说:“普通爩鼠再怎么修行,也不可能有这样的道行,它很明显是被人带到这条路上来的,控制煞气很容易,但要是想把煞气如臂使指,那可就难了。”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继续听着。

    “自然修行的爩鼠,控制煞气的手段会比较粗糙,想要将煞气融进四肢百骸,那更是登天般的难事。”闻人菩萨笑道:“由此可见,你养的这只爩鼠,是被人带进修行一门的。”

    “苗武人说这只耗子都活几千年了会不会是前人带它修行的?”

    “一定是。”闻人菩萨说着,稍微停顿了一下,看了看爩鼠,目光很快就停留在爩鼠佩戴的铜铃上。

    闻人菩萨没再说话,看着那个铜铃,沉默了一会,最后才说:“这铃铛我见过一模一样的,造型质地都一样,只有上面刻的字不同。”

    “还有别的爩鼠?!”我一愣。

    “不是,那是一条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苗武人当年还让那条狗咬过”

    听到这里,我猛然反应过来,苗武人前不久才跟我说过这事。

    他说当初被一个道士养的狗咬过,并且那条狗跟爩鼠一样,都不是近代的畜生。

    “那条狗是被一个老道士养的?”我试探着问道。

    “你也知道??”闻人菩萨很惊讶的看着我:“可以啊!小施主的消息很灵通嘛!”

    我笑着摇摇头:“您能跟我详细说说那条狗的事吗?”

    “那条狗看着可普通,就是常见的那种巴哥犬,但体型要比普通巴哥犬大一些,跟我一样有点肥胖过度了。”闻人菩萨说着,很惭愧的挠了挠头:“它脖子上拴着的铃铛,跟爩鼠佩戴的铃铛一模一样,如果我没看走眼,这两个铃铛应该都是古物,最少都是秦朝时期的东西。”

    “您还会看这个呢?”我一愣。

    当时我也有点诧异,看了看爩鼠佩戴的小铃铛,只觉得这怎么看怎么像是近代的东西啊。

    真的,太新了,新得出奇,跟刚出厂的一样!

    如果真是古代的物件,像是这种铜制的铃铛,应该早就氧化生铜锈了啊

    “略懂一点,生活多彩一点。”闻人菩萨笑眯眯的说:“那条狗佩戴的铜铃,上面写的字不是子,是戌第一声。”

    戌?

    爩鼠佩戴的铜铃是“子”,巴哥犬佩戴的是“戌”,这两个字都属于十二地支之一,也刚好能跟它们本体对上

    子鼠,戌狗

    “十二地支跟十二生肖有所联系,它们佩戴的铜铃又各属于十二地支之一胖前辈!您还见过其他的铜铃吗?!”我猛然想到一点,忙不迭的问。

    “没见过。”闻人菩萨摇摇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曾经也这么想过,但到了今时今日也没能得到答案。”

    听见这话,我不禁叹了口气。

    如果真跟我猜测的一样,十二地支各有一个铜铃,并且各被一只畜生佩戴,那么当初饲养这些畜生的人得多厉害啊不对!这十二地支应该凑不齐啊!

    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

    这十二地支中,且不说别的,就辰龙一条,应该是不可能有的。

    “这世上应该没有龙吧”我忍不住嘀咕了起来,揉了揉爩鼠的脑袋:“你见过龙吗?”

    还没等爩鼠回答我,陈秋雁跟闻人菩萨异口同声的接了一句。

    “谁说没有?”

    闻人菩萨说有,我不一定相信,但陈秋雁说这话那干货可就大了去了!

    “真有啊?”我将信将疑的看着陈秋雁:“你见过?”

    陈秋雁像是说漏嘴了那般,死死闭着嘴,把目光转到了古井里,压根就不搭理我。

    “真有啊?”常龙象忍不住好奇,兴致勃勃的追问道:“陈姐,你啥时候见的?”

    陈秋雁没吱声,似乎是在做思想斗争,过了会才开口,但目光还是没移过来,像在自言自语似的嘀咕。

    “活的没见过,死的我见过,就泡在福尔马林里。”陈秋雁低声说:“只有骨头,没有肉,但还有一些鳞片留存下来。”

    “你是官家的人?”闻人菩萨问。

    陈秋雁嗯了一声,没多说。

    “你说的这副龙骨不会是当初掉在辽宁的那副吧?”闻人菩萨低声问道。

    这一次陈秋雁连回应都没了,默不作声的看着七宝在井下忙活,一声都不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