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引渡

    我把帽儿村的事简略了一下,跟闻人菩萨汇报了大概的情况。

    听完之后,他脸上的笑容不减,但眼中的苦涩却更是明显了。

    “魔道他们都是入了魔道啊”

    闻人菩萨说着,双手合十,缓缓闭上了眼睛。

    “食人则是食怨,也是食下了他人的因果业债,这些入了魔的村民不知道要在地狱中受多少苦多少难才能够超生”闻人菩萨叹了口气,摇摇头:“至于那些被他们吃掉的人,其魂魄也让怨气占据了,如果就这么放着不管,世间又得多出一批孤魂野鬼了”

    “要不您发发慈悲,把它们给超度了?”我试探着问。

    “只有这样了。”闻人菩萨无奈道。

    此时的闻人菩萨,脸上尽是慈悲之色,像是在怜悯那些被当作食物的人,又像是在怜悯那些帽儿村入魔的村民。

    我看了看他,只觉得有些纳闷,便问:“胖前辈,您刚才跟苗前辈动手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可有点吓人啊,那时候你是不是真动气了?”

    “我可没脾气,怎么会动气?”闻人菩萨冲我一笑:“那是我修行的一种法门。”

    “法门?”我一愣。

    “我修的法,名为喜禅,哎小施主你别这样看我”

    闻人菩萨应该是知道我在想什么,忙不迭的解释:“这跟欢喜禅是两个概念,你可千万别搞混了!”

    在入行之后,老爷子也跟我介绍过佛教的几个派别。

    其中最让我感兴趣的,也是最让我诧异的,莫过于密宗的欢喜禅,其讲究的是“以欲制欲”。

    闻人菩萨一跟我说喜禅,我顿时就想到这个了,因为我也只听说过这个

    “喜禅是什么?”我好奇的问。

    “以喜相处世,以包容度人,随觉悟心,悟三十二相八十种好。”

    闻人菩萨笑呵呵的说道:“喜相容人度人,恶相慑人镇人,我先前使出的,便是喜禅的忿怒相”

    “在这五浊恶世之中,妖魔都有**力,人都有极恶心,慈悲善意,喜相容人,有时不一定能度”闻人菩萨笑着跟我解释:“只有显出如佛陀菩萨的忿怒相,才能震慑住妖魔恶人,先震慑,再度化,这也是一种大慈悲法门啊。”

    听他说这么多,我也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试探着问:“这种法门的精髓,是不是跟咱们民间说的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差不多?”

    闻人菩萨想了想,倒是不觉得我的比喻俗气,一拍大腿笑道:“没错!小施主!看样子你也很有慧根啊!要是你跟着我修佛,那”

    “我这种俗人可修不了佛,要是我敢出家,我爷爷非得杀了我不可。”我笑道。

    “谁说出家才能修佛?”闻人菩萨看了我一眼,双手合十,如诵佛般说:“心中有佛,自然向佛,以慈悲为怀,行菩萨大道,自然能证得了佛心,小施主,只要你跟着我念一句阿弥陀佛,你也能变成佛门中人。”

    我嘿嘿笑了两声,没说话,只觉得这胖和尚是在开玩笑。

    “胖前辈,您打算怎么超度那些冤魂?”我问。

    “就在这儿超度吧。”闻人菩萨站了起来,左右看了看,似乎对于这个地理位置很是满意:“按照道家的说法,这里算是气汇之地,在这里超度它们必然事半功倍。”

    一听这话,我不免有些惊讶,心说这胖和尚学问挺深啊,连道家的东西都有研究?

    “你能看见鬼魅吧?”闻人菩萨问我。

    我忙不迭的点头,说能。

    “你能看见那些孤魂吗?”闻人菩萨又问我。

    我没回答,抬起头,很认真的往村里看了看。

    现在别说是孤魂了,就连帽儿村村民化成的恶鬼都看不见。

    “看样子它们也是怕了啊,得先把它们引来才行”

    闻人菩萨说着,蹲下身,直接用手指在泥地上画了起来。

    他画的不是符咒,是一座佛陀的坐像,而且画得很是粗糙,细节基本没有,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

    等他画完这尊坐像,擦了擦汗,便跑进树林里,捡来了四根拇指粗细的枯树枝。

    “您是要起阵吧?需要帮忙吗?”

    “不用,你安生歇着,很快就完事了。”

    闻人菩萨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些枯树枝插进了土里,围绕着佛像,东南西北各插了一根。

    做完这些,他才盘腿坐在佛像的正后方,取下手腕上的念珠,缓缓闭上眼睛,低声诵念起了经文。

    这一念就是十几分钟,从头到尾都没停下过,还是用梵文念的,听着就跟听天书一样,差点没把我念睡着了。

    “嘶”

    伴随着一阵邪龇声响起,我急忙睁开眼睛,往村子里看去。

    邪龇声等于信号弹,大多都是在冤孽出没的时候才会出现,现在一响难不成是村子里的孤魂野鬼被引来了?!

    但奇怪的是,我左看右看的扫视了一圈,依旧没看见那些孤魂野鬼的踪迹。

    “鬼呢邪龇声都出来了它们咋还没露面啊”我忍不住嘀咕道。

    就在这时,那个由闻人菩萨勾画出来的佛像上,忽然涌出了一缕缕黑色的雾气,看着就跟爩鼠身上带的煞气差不多。

    这些黑雾先是无形,缓缓上升,聚集成团,最后才化成雾人,站在了佛像之上。

    它没吱声,也没有别的动作,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着,似是在听闻人菩萨诵经。

    过了两三分钟,它这才抬起脚,开始往村里走。

    “这是在超度冤魂?”我没敢出声,生怕打扰到闻人菩萨施法,只敢小心翼翼的看着这一切:“这个雾人不会是村里的冤魂吧看着有点不像啊”

    那个雾人行走的速度很慢,好一会才从我们视线中消失。

    它这一消失,足足消失了二十分钟。

    在这个过程中,闻人菩萨没有睁眼,也没有停下诵经,依旧是不停的拨动着念珠,诵念着梵经

    等它再一次回来,与出发时不同,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它身后密密麻麻的跟着上百号人!!

    “它是去接引那些孤魂?!”我不敢相信的看着这幕,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超度冤魂恶鬼,每个法派都有不同的法子,但我还真没听说过这样的异术!!

    “成了。”

    闻人菩萨冷不丁的开了口,睁开眼,看了看那个雾人。

    “胖前辈,您这手艺挺硬啊!”我发自内心的感慨道:“这阵局也是佛家独有的?那个雾人是阵气化出来的吗?”

    闻人菩萨笑了笑,双手合十,头也不回诵念了起来,并没有给我答案。

    或是说,他已经给了我答案,但我当时却没听懂。

    “吾于五浊恶世教化如是刚强众生令心调伏舍邪归正十有一二尚恶习在”

    “吾亦分身千百亿广设方便或有利根闻即信受或有善果勤劝成就或有暗钝久化方归或有业重不生敬仰如是等辈众生各各差别分身度脱”

    “或现男子身或现女人身或现天龙身或现神鬼身或现山林川原河池泉井利及于人悉皆度脱而以化度非但佛身独现其前”

    “汝观吾累劫勤苦度脱如是等难化刚强罪苦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