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慧根

    闻人菩萨不是正常人,起码在我看来,他的肉身状态很接近于修蛊的人。

    原先他体内被苗武人打进了蛊毒,不光是被活蛊钻行肉身,药蛊也攻入了他的五脏六腑

    且不说闻人菩萨受了多重的内伤,就他脖子上那一圈如利器割开的伤口,要是放在普通人身上,早就能置人于死地了。

    颈动脉被割断,流了半天的血,屁事没有,这还是正常人吗?

    不过想想也是

    国内玄学一行的子弟成千上万,真正能站在这座金字塔顶尖的人物,满打满算也就是那几十个。

    就老爷子自己说,他算是降术一门里的泰山北斗了,但有些事确实是他达不到的,比如

    “肉身力。”老爷子跟我说起这话时,表情也有些失落:“降门的重点,在于术法,而不是修行自身,只有那些经常要借助肉身施术的先生,才能略微脱离**凡胎的极限,像是这样的先生,多出自于蛊门,至于佛道两门也有一些这样的人,但不多,总体人数肯定是比不上蛊门的”

    我默不作声的看着闻人菩萨,见他脖子上那条伤痕都互相挤在一块了,似乎是在飞速愈合,心里的惊讶更甚。

    “胖不不!闻人前辈!您修的是哪门佛法啊?”我好奇的问道:“前面听您念咒,好像用的是梵文吧?难不成你修的是密宗?”

    “你还是叫我胖前辈吧,听着亲切。”闻人菩萨从兜里又掏出一个梨来,皮也不削,笑呵呵的继续吃着:“密宗也不一定用梵文啊。”

    苗武人瞥了他一眼,冷不丁的说:“胖贼秃,我听人说,吃梨的时候,要是把梨塞嘴里,谁也拔不出来,你试过没?”

    闻人菩萨一听,似乎也有些好奇,没多想,张大嘴一口就把梨给包在嘴里了。

    我跟苗武人看着他,都没说话。

    “怎么可能拔不出来”闻人菩萨说着,话音有些模糊不清,一边说就一边往外拔,笑容还是那么的淡定。

    直到他拔了半分钟,也没能把梨子拔出来的时候,他不笑了。

    出家人不说脏话,这道理我还是知道的,但那时候闻人菩萨的脸上,绝对是写满了“我操这怎么可能”这句话。

    “这二十年来你也没变啊,该蠢还是一样的蠢,我怎么就栽在你手里了”苗武人唉声叹气的说着,脸上尽是失落。

    闻人菩萨没吱声,左右寻摸了一阵,似乎是找不到趁手的家伙,最后还是用手指把梨肉扣碎了,猛地一使劲,这才把梨子拔出来。

    “你咋这损呢?”闻人菩萨很无辜的看着苗武人,不停揉着下巴,像是累得够呛:“没事忽悠我干什么?”

    听他这么说,苗武人脸上的失落更甚,几乎都有种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的感觉。

    “你回成都,我跟你一块走,拿完葬人经,咱们的恩怨两清了。”苗武人转过头,看了看我手臂上被他捅出来的伤口,说:“你没意见吧?”

    我忙不迭的点头,直说自己没意见。

    “这算是教训,没什么恩怨不恩怨的。”我笑道。

    “行,那我去山下等你们吧。”苗武人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转身向下山路走去,头也不回的说:“老贼秃,以后没事别在我面前晃悠,我看见你烦。”

    “苗施主,咱们的恩怨呢?”闻人菩萨笑着问道。

    闻言,苗武人摆了摆手,一句话也没说,就这么走了。

    等他从我们视线中彻底消失,闻人菩萨这才拍了拍肚子,笑道:“唉!又了结一桩心事啊!”

    “胖前辈,您算是佛家子弟里修为最高的僧人之一吧?没想到你能这么轻松的斗过苗前辈啊!”我忍不住好奇,兴致勃勃的问道:“关于你的事,我爷爷跟我说过一部分,但他没往细了说,只说你是个”

    我下意识的,正准备把老爷子的原话说出来,可到了最后还是咽了回去,那也算是我智商恢复正常了。

    老爷子跟我介绍闻人菩萨的时候,最后的总结就是几句话。

    “那秃驴就是个没心没肺的死胖子,跟他相处几天还行,要是跟他相处半年,你看我抽不抽他!笑起来只有那么欠抽了!”

    闻人菩萨似乎知道老爷子会怎么说他,也没有放在心上,跟我解释道:“原来我跟你爷爷有点误会,所以他对我的印象一直不怎么好”

    “胖前辈,您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我转开话题,问道。

    “我这人坐不住,喜欢四处云游,半个月前,我碰巧游历到了四川境内,跟那些老朋友都见了一面,你爷爷是最后一个”闻人菩萨笑道:“听沈老施主说你们来救小人,我也不免有些好奇啊,就想着来看看热闹”

    “看样子我们运气不错。”我叹道,满脸的庆幸:“要不是您赶来救场,真不知道这事会发展成什么样,搞不好我爷爷还得跟苗武人玩命呢。”

    “其实苗施主人不坏,可惜他是剑走偏锋,路子太偏了”闻人菩萨无奈道:“背了这么多因果债,真不知道他以后得怎么去偿还”

    听到这里,我莫名的打了个冷颤,想起前段时间在旺山村的所作所为,便看了闻人菩萨一眼,小心翼翼的问他:“胖前辈,听说杀人是会堕地狱的,真的是这样吗?”

    “是。”闻人菩萨点头:“杀生是重罪,死后必落地狱受苦,但是”

    他说着,稍微顿了顿,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杀生罪有轻有重。”

    “重罪之重,就如须弥山,压得杀生者喘不过气来,生前根本无法偿还,死后将会直落地狱”

    “那轻罪呢?!”我忙不迭的问。

    “行善结善果,诵经祝往生,只有这般,才会有机会抵消背负的杀生罪。”

    闻人菩萨似乎是知道旺山村的事,把手里的梨核丢到一边,笑呵呵的跟我说:“你爷爷比谁都知道轻重,当初你搞出那么大的事,你爷爷也急得够呛,送你们下山之后,立马起了法坛超度那些冤魂”

    这件事老爷子根本没提过,别人也没跟我说过,要不是闻人菩萨提及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给人留余地,其实就是给自己留余地。”闻人菩萨似是在提醒我,眼神有些复杂:“有些债是咱们看不见的,但看不见,不代表它不存在。”

    我点点头,说,明白。

    “嘿,要说这次能赢苗施主,那也算我运气好。”

    闻人菩萨忽然岔开了话题,笑眯眯的跟我说着,一脸的庆幸。

    “我感觉你比他厉害啊。”我低声说道。

    “不,其实苗施主的道行跟我差不多,这次能斗过他,只是因为他少算了一步。”

    闻人菩萨叹了口气,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笑容都变得有些不自然了。

    “小施主,你没跟他好好的打过交道,所以你自然不会想到他有多可怕”

    “不管他可不可怕!反正我以后是不打算招惹他了!”我忙不迭的说。

    闻人菩萨嗯了一声,竖起大拇指说。

    “有慧根!”

    “胖前辈,您这一上山遇见我那些朋友了吗?”我忍不住问道。

    “遇见了,还是他们给我指的路呢。”闻人菩萨笑道:“你放心,他们毫发无损,苗施主根本就没对他们下手。”

    得到答案,我这才松了口气,软瘫瘫的靠在石坎子上:“那就行”

    “帽儿村的事我只知道一部分,如果方便的话,你跟我说说。”

    闻人菩萨半眯着眼,抬头往天上看了看,似乎是看见了什么,脸色霎时就更凝重了。

    “这村子里究竟是死过多少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