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解怨

    且不说苗武人的蛊术有多高深,就他那身子骨已经够牛逼了,七八十的老头儿还能硬抗闻人菩萨这么久不服不行啊!

    闻人菩萨的身手不差,他的力量更是堪比常龙象,甚至还要比常龙象夸张一大截出去。

    被他拿手印当拳头砸了一下脑门,不留半点力气,死命一砸,苗武人竟然没被他砸晕砸死过去,这确实是让我有点诧异了。

    但说归说,苗武人估计也只能扛那一下。

    被闻人菩萨砸了一记手印,苗武人呕出来的血都是深色的,哪怕他精通活蛊药蛊,对自己的肉身有一定修复能力,也不可能马上恢复到最初的状态

    只要再砸一下,苗武人必然重伤,甚至有可能会当场身死魂飞,闻人菩萨是真打算杀了他吗??

    “娑利罗达坦婆偈非”

    闻人菩萨再一次念起咒词的时候,手中所结的法印,已经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就停在苗武人额头前一寸处。

    在他止住动作的刹那,我很清楚的看见他手印上散出了一道金光,并不刺眼,看着有种雾蒙蒙的感觉,转瞬即逝。

    我一愣一愣的看着他们,脑子直接卡机了。

    闻人菩萨那表情明摆着是想杀人,但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突兀非常的住了手

    “你想干什么?”苗武人问道,眼睛瞪得很大,怒不可遏的看着闻人菩萨:“要杀就杀!别跟我玩这一套!老子”

    苗武人的话还没说完,脸色猛地煞白,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这一次他吐出的不光是血,还有一堆泛绿的东西,看着像是纠缠在一起的枯草,暴露在空气中,它们还在疯狂的扭动着,似是活物。

    “医者不能自医,你在肉身里养了这么多年的蛊,对你本体造成的伤害是无法磨灭的。”

    闻人菩萨在说这话的瞬间,脸上的表情忽的一下就变了,真的,那就跟变脸差不多。

    前一秒还是如魔如孽的恶相,下一秒就是笑口常开的喜相

    毫不夸张的说,我都以为他是精神分裂了。

    “这世上没有尽善尽美的东西,哪怕你修成了阿蛊身,也不可能欢欢喜喜的过完这辈子,蛊师可医人也可害人,如果你走的是前面那条路,你肯定比现在过得自在”闻人菩萨笑呵呵的说道:“这一回咱们的恩怨算是两清了,往细了说,你还得欠我一份人情。”

    苗武人默不作声的趴在地上,整个人看着就如丧家之犬那般狼狈,头也不抬的问这个胖和尚:“我欠你人情?”

    “蛊秽不能消于阴阳,也不能融于血肉,你活得越长,积累下来的蛊秽就越多,虽然它们害不死你,但也能让你过得不那么舒坦”闻人菩萨笑道:“我借韦驮尊天菩萨的愿力,帮你把肉身里的蛊秽清了,你还不欠我人情?”

    苗武人嘿嘿笑了两声,擦了擦嘴,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狗秃驴你他娘的”

    “你与我的恩怨,早在二十年前就结下了,直到今天才有机会消掉。”闻人菩萨笑着,指了指我:“你跟这个小施主的恩怨,说白了也不深,总不能再拖个二十年吧?”

    “他偷了我的东西,那是我要用来救命的!”苗武人低吼道:“难道我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听见这话,闻人菩萨看了我一眼,我急忙解释:“胖前辈!苗前辈!这事真的是个误会!在山上你又是拿纸人吓唬我,又是跟我爷爷斗法,我肯定把你当反派来看啊!所以后面”

    “苗施主不是坏人。”

    闻人菩萨这冷不丁的一句话,不光让我愣了一下,连苗武人都愣住了,似乎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他只是性子太直,办事的风格让普通人没法接受而已。”闻人菩萨笑道:“但就据我所知,他还真没做过昧良心的事,除了前不久那次,在山里种人瓜”

    说着,闻人菩萨也皱了皱眉,看了苗武人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那种邪物你怎么敢在山里种?害死那么多人,因果债全背在你身上,你觉得值么?”

    一听这话,苗武人也显得有些郁闷了,满脸委屈的解释道:“我咋知道会有人吃啊!我本来是打算种着玩的,看看能不能改良一下”

    “苗前辈,你刚才说葬人经是拿来救命的,这话没开玩笑吧?”我试探着问道。

    苗武人点点头,骂了一句,废话,我会拿这个跟你开玩笑?

    “葬人经里的蛊术成百上千,您是想拿什么蛊术来救命?”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多留了一个心眼。

    如果他说要用肉身蛊来救自己的命,那我肯定不会随便给他,就算要物归原主,也得好好跟他商量一下

    老爷子说过,一山不容二虎,肉身蛊这玩意儿不能两个人同时练。

    要是苗武人也修了肉身蛊,只要跟我见面,那就必然会玩命的弄死我,如果我的实力跟他旗鼓相当,那我当然不怕他,问题是这老前辈比我强了不止一个档次

    “药蛊。”苗武人说着,表情也苦涩了起来:“我修蛊的路子跟别的蛊师不一样,体内积攒的蛊秽比普通蛊师要多,每个月都得经受这些蛊秽的折磨,如虫噬咬,如鬼撕扯为了找那本葬人经,我走南闯北的忙活不少年了”

    说到这里,苗武人也忍不住怒气,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结果呢!还不是让你们这帮修降术的王八蛋给偷了!”

    “哎!苗施主!注意素质!咱们修法之人可不能随便造口业啊!”闻人菩萨提醒道。

    “造个他娘的口业!你要是跟我一样受了几十年的苦,你看你造不造!”苗武人没好气的骂道。

    闻人菩萨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如果这一切真是你说的这样,你能忍住杀心没找沈家的麻烦,也算你修善有得了。”

    “你骂我呢?”苗武人白了他一眼,颤颤巍巍的从兜里摸出烟来,没等他点上,我就主动把打火机凑了过去。

    “这事是我们不对,是我们不在理,葬人经我们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不,您能拿走大部分,给我留下一小部分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苗武人抽着烟,瞥了我一眼:“你小子够贪啊,你怎么不说全给你留着呢?要不然你去手抄一份留着当纪念?”

    “不是我贪,这事是这样的”

    我大概把肉身蛊的事删减了一下,其实也不是全删,只是把肉身蛊的威力往小了说,以免让苗武人心里不平衡。

    在那之后,我又把一山不容二虎这个概念说了,他倒是没太大的反应,点点头表示理解。

    “其他的归我,这个归你,也算我吃个亏吧”苗武人叹了口气,出乎我意料的放了我一马:“要是我也学这个肉身蛊,咱们出门还不得先联系一下,免得互相碰面,那日子过得多憋屈啊”

    见他答应得这么干脆,我反而有点没底了,看了看苗武人,说实话,他脸上的表情不像是在框我

    “你就相信他吧。”

    闻人菩萨看了我一眼,笑道:“他是觉得人瓜那事心里有愧,更何况这种所谓的肉身蛊,跟他现在修的蛊脉没什么两样,又何必要跟你争呢?”

    说完,闻人菩萨盘腿坐在地上,从兜里掏出来一个苹果,兴致勃勃的啃了起来。

    “这样才对嘛,大家和和气气的,这有啥不好?”

    闻人菩萨的笑容特别能感染人,看见他笑,自己都会忍不住跟着笑起来。

    只听他笑道。

    “是非憎爱世偏多仔细思量奈我何”

    “宽却肚皮常忍辱放开泱日暗消磨”

    “若逢知己须依分纵遇冤家也共和”

    “要使此心无挂碍自然证得六波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