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韦驮阵

    当闻人菩萨赶回我身边的时候,苗武人已经稳稳当当的站在我身后,用右手死死钳制住我的脖子,笑呵呵的反问他:“你是在吓我还是在威胁我?”

    “你要是敢杀他,我不会再留手”

    闻人菩萨说着,缓缓抬起手来,捂住了脖子上的伤口,脸色白得就如宣纸。

    “苗武人,这些年你造的业太多了,你背上的因果债数不胜数,就算我不收你,地狱鬼众也会赶来阳间找你”闻人菩萨瞪着苗武人,大喝道:“难道你就不怕吗?!为了一点小事就要害人性命!你觉得这样的因果债背得值吗?!”

    “值与不值,这个得由我评说。”苗武人冷笑道:“哪怕你说不值,老天爷说不值,连你们佛家的老祖宗悉达多都说不值只要我觉得值就够了!”

    得到这个答案,闻人菩萨也不由咬紧了牙,脸上的愤怒越来越甚,那种如欲吃人的表情,比苗武人脸上的杀意还要吓人得多。

    “你真的没救了!”

    闻人菩萨这一声暴吼,不光是吓了我们一跳,连站在旁边的那帮村民魂魄,也都被吓得惊慌失措,头也不回的就往村里跑。

    “我们俩再这么斗下去,胜算不过五五分。”苗武人笑道:“既然都会两败俱伤,那我还不如先干掉这个小兔崽子,之后再收拾你。”

    “苗前辈!我跟你有那么大的仇吗?!”我气得都快哭了,委屈万分的看着他:“为啥子要先弄死我啊?”

    “他是为你而来的,你说你该不该死?”苗武人反问我。

    我咬紧了牙,没吱声,知道劝不住苗武人了,只能把最后的希望都放在闻人菩萨身上。

    闻人菩萨虽说愤怒,但也没有过激的举动,紧握着拳头,一动不动的看着苗武人,似乎是在想对策。

    过了半分钟左右,闻人菩萨还是没动作,但苗武人却感觉到不对劲了。

    不知道苗武人发现了什么,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神经质,着急忙慌的低下头,很紧张的在地上看了看。

    “闻人老贼秃!!你敢?!!”

    听见这话,我先是被吓了一跳,随后也低下头看了看。

    真的,有些事不服不行。

    闻人菩萨看着年纪不大,人还挺憨厚喜感的,但他的江湖经验绝对在我之上,也有可能在苗武人之上。

    在我跟苗武人的身边,有一圈由金色粉末构成的线,我们就在这个圈的正中间。

    这些金粉都是从哪儿来的?

    难不成是闻人菩萨偷偷撒下去的?

    这个问题,我想了想,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那个由金粉构成的圈把我们圈住后,线条还在不断的加粗,许多金粉顺着那面旗子飘下,如同活了一般,在我们身边不断堆积着。

    没错。

    那一面洒下金粉的旗子,就是闻人菩萨先前丢过来救我的“法旗”!

    “你敢动手?!”苗武人大喝道:“要是你敢!我肯定能保住命!但这小子可就”

    “你保不住的。”

    闻人菩萨开了金口,双手合十,整个人的气势都沉稳宁静了下来,但脸上的愤怒却没有褪去半分,依旧恶狠狠的瞪着苗武人。

    就在这时,一阵如金石交加的声音,忽然在我们身边回荡了起来。

    那声音很是清脆悦耳,但发出声音的位置却不可捉摸,它是在四周同时发声的,并不局限在一处。

    仔细想想,那声音我应该是在什么地方听见过

    好像是在佛门庙宇之中对了!!那是僧磬的声音!!!

    “我们交手,胜负只在一瞬分,不看谁强,只看谁错得多。”

    闻人菩萨在说这话的时候,围绕我们一圈的那些金粉,也纷纷有了变化。

    它们各分出一半,向着我们脚下飘来,落地之后,又尽数聚集在了一起,像是在凑出什么图案

    等到最后,那些金粉没了动作,地上显现出的图案也越发清晰。

    那是一幅粗略的神像图。

    图中不知名的神像,身穿雄壮甲胄,手持金刚宝杵,左手横在胸前做念佛状,面目五官模糊不清,但威武肃穆的眼神,却极其传神的显露了出来。

    “韦驮像?”苗武人似乎认出了这幅神像图,皱紧了眉,看了看闻人菩萨:“你想干什么?”

    “起法阵。”闻人菩萨答道。

    说着,他指了指地上的神像,跟苗武人解释道:“这是大韦驮尊天阵,专用来诛杀邪魔妖孽,你体内有蛊,自然会被它辨成妖孽的一种”

    “他体内也有蛊啊。”苗武人冷笑道:“你用这阵局杀我,不就等于杀了他么?”

    “韦驮尊天菩萨是护法天神,也是护佑佛教僧众的天尊,他只会降服那些恶人,小施主自然不算在其中。”闻人菩萨说着,摸了摸脖子上已经开始愈合的伤口,一字一句的说:“如果你再不回头,我也只能”

    “你敢?”苗武人反问道,钳住我脖子的那只手,又稍微加了点力气:“在你动手的瞬间,我就能捏死他,之后再从阵局里逃出去,你能追上我吗?”

    “法阵不在地上,在你身上。”闻人菩萨说道:“你能逃到哪儿去?”

    “放屁!!你”苗武人一顿,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忙不迭的掀开上衣,看了看自己的腹部。

    那时候不光他看见了,我也看见了。

    苗武人肚子上有一圈金色的印记,像是被人用金粉画上去的,其图案结构跟地上的阵图差不多,只是多了一些类似文字的东西。

    闻人菩萨双手合十,先是低声诵念了一句佛号,之后又飞快的转动起了手指,两只手不断结成各种各样的手印。

    道家有手印这么一说,佛教自然也有,最出名的莫过于密教手印。

    我曾经在书上见过相关的记载,佛家手印,又称为印契,常指佛僧众在修法时,双手、手指所结的各种手势,又称为印相、契印、密印,或单称为“印”。

    佛教之中的每一尊佛,每一尊菩萨,都有属于他们各自的手印。

    在佛僧众结出相应的手印时,其心念跟愿力,便会发至诸天,与佛陀菩萨产生联系,从而得到他们的力量

    闻人菩萨念咒时所用的语言不是普通话也不是方言,压根就不是国语,但我却不觉得陌生,因为那种语言,我曾经在庙宇中听过

    好像是梵文?!

    “既然你敢动手!!那就别怪我了!!”苗武人猛地大吼了一句,手上一使劲,作势就要捏断我的脖子。

    但奇怪的是,他前一秒还如铁钳般的手掌,下一秒就变得软绵绵了许多,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手掌都不能说是捏住我脖子,应该是搭在我脖子上。

    闻人菩萨念咒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都听不清他念的是什么,嘴皮子比说相声的都利索。

    “你你敢阴我?!!”

    苗武人不敢相信的看着闻人菩萨,身子剧烈的颤抖着,完全没了进一步加害我的动作,似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就在这时,闻人菩萨止住声音,两步跑到我们身前,右手结了一个法印,神似拳头,大拇指在下,直接砸在了苗武人的脑门上。

    “轰!!!”

    闻人菩萨使出的力气很大,从他手臂上绷紧冒出的青筋就能看出来,但奇怪的是,苗武人被这一“拳”砸中,却没有顺势飞出去,也没有仰头栽倒,身子稍微晃了晃,软瘫瘫的就坐在了地上。

    鼻子已经开始往外冒血了,嘴里也是,几乎是呕吐那般的把血吐了出来。

    “他娘的吃斋念佛的和尚都这么狠这世道太黑暗了”

    苗武人擦了擦嘴边的血,有气无力的看了闻人菩萨一眼,像是还有战斗力,说话略微带着一些底气:“就这样还想杀我?”

    “这个阵的大愿力,共分九次发出,一次比一次重,这是第一次”

    闻人菩萨说着,举起右手,结成另外一个手印,直冲苗武人的脑门砸了下来。

    “这是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