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佛斗蛊

    闻人菩萨是个笑呵呵的胖和尚,与常龙象很相似,脸上总是挂着一种憨笑,仿佛这世上没有任何事能影响到他的心情。

    笑口常开,这就是他为人处世的状态。

    但在这个时候,他脸上却没了笑容,表情如冤孽恶鬼那般恐怖。

    双目瞪得犹如铜铃,眼白中尽是一缕缕粗壮的血丝,嘴角略微往下咧着,那种咬牙切齿的样子,直让人心里发毛。

    真的,他那表情,不像是活人能够展现出来的,只有身处八寒八热地狱中的恶鬼难孽,才能显露出如此仇恨愤怒的表情。

    我看他的时候,他也看了我一眼。

    那种怒火中烧恨不得择人而噬的眼神,直把我吓得够呛,双腿一软,差点没瘫在地上。

    忽然,苗武人的声音从树林里传了出来,似是在念咒。

    听他念咒的声音有些哆嗦,应该是受伤了,每一个字都吐得很轻,站在我那个位置,只能勉强听见前三句咒词。

    “中烧天宫还真灵,顶奉五毒至三清,厄难无有脱身法”

    伴随着念咒声响起,树林那边忽然飘来了一阵绿烟,似乎能够发光,在夜里看着非常清楚。

    这阵绿烟应该是药蛊的一种,但具体是用来干什么的,我确实想不到,只知道那不是能随意碰触的东西。

    要说苗武人也是杀红了眼,这阵绿烟可不光是冲着闻人菩萨来的,也是冲着我来的,估计我的命在他眼里已经不重要了,他是一心想弄死这个胖和尚

    “你是跟我分胜负!又不是跟这个小施主分生死!何必出手这么狠毒?!”

    闻人菩萨大声喝道,每一个字几乎都是吼出来的。

    我在旁边听着,那话只如惊雷炸响,等他吼完了我耳朵都没缓过来,一直都在耳鸣。

    “死贼秃!!你别跟我废话!!!既然要斗!!那就跟我分出个生死!!!”苗武人大声回了一句,癫狂的笑着:“你要是死了!!那小兔崽子也别想活!!我拿他的命给你陪葬!!!”

    闻人菩萨没再跟他动嘴,一步上前,将我挡在身后。

    接下来的一切,只让我有了种做梦的感觉。

    原本我想的是这样,闻人菩萨带着我先行撤退,之后再找机会逼出体内蛊虫,慢慢再跟苗武人算总账。

    但他却出乎我意料的没退,压根就不拿体内的蛊虫当回事,任凭脖子上鲜血横流,也没有跟那些蛊虫动手的意思。

    面对那阵飘来的绿烟,闻人菩萨猛地一张嘴,如同抽风机那般,硬生生的把这些绿烟全给吸了进去。

    我看见这一幕的时候都愣了,心说药蛊还能这么破??

    这胖和尚还是人吗?!

    “得罪了!”

    闻人菩萨大吼一声,直冲树林里奔去,看那意思,应该是冲苗武人杀过去了。

    气势十足,吨位也是十足。

    他跑一步地上都能抖一抖,可想而知他那体重给人的压迫力有多大。

    不得不说这胖子跑得挺快,转个头的工夫他就没影了,树林里面也安静了下来,不光是没有交手的声音,连他们俩的说话声都没。

    那种安静到诡异的气氛,直让我心里有点没底。

    “难道没打起来苗武人跑了?”我心里嘀咕着,也在这瞬间,我发现四周的气温下降了不少,像是忽然穿越到了冬天。

    冷。

    真的,那是真冷,浑身上下的皮肤都像是贴在了冰块上,冷得我有些哆嗦。

    我心里有些纳闷,心说这山里的气温可够能变的啊,前一秒还只是冷风飕飕,怎么这一下子就变得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这一看我就愣住了。

    在村口往里走一截的拐角处,一帮雾蒙蒙的人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你们不是死了吗?!!”

    看见他们,我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那帮雾蒙蒙的不是别人,正是被我们处理掉帽儿村的村民。

    十个村民,一个不落。

    不光是老村长石老头他们在场,连被我们在山下做掉的老秃都在,这又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这些肉身孽死了三魂七魄还能回到故地?!!

    那帮村民看见我,也没吱声,齐刷刷的露出了笑容,抬脚就往我这边走。

    按理来说,他们已经是魂魄状的冤孽了,身体是虚的,并不是实质性的存在。

    但他们每走一步,却能发出很明显的脚步声,这就让我有点想不明白了。

    肉身是孽,魂魄也是孽,可这种孽究竟算是什么东西??

    像是他们这样的怪物,我在书里根本就没见过,老爷子也没说过啊

    我身上没有一件法器,所有装备都丢在了山里,再加上我的身体状态堪忧,被苗武人挡回来的降气已经开始反噬了现在别说是他们,就是最普通的那种冤孽要收拾我,我也不一定能还手啊!

    “狗日的苗武人要不是你我也不能落到这种局面”我咬紧了牙,想从地上爬起来,挣扎了两下,却使不上力气。

    眼看那些村民距离我越来越近,我挣扎得也是越来越厉害,就跟一条摆在砧板上的鱼那样,疯狂的扑腾着,但屁用也没有。

    就在我开始绝望准备放弃挣扎的时候,只听嗖的一声,似是有什么东西破空而来。

    等我顺着声音看过去,从远处飞来的那玩意儿,已经稳稳当当的插在了地上。

    那是一面旗也不能说是旗子,就是单纯的一根枯树枝,上面穿着一小块三角形的布片罢了。

    那块布看着有点眼熟,不光材质眼熟,颜色也是这不是闻人菩萨穿着的汗衫吗?!上面的扣子还在呢!!

    “嘶!!!”

    伴随着这阵邪龇炸响,那帮村民很突兀的停下了脚步,没再继续向我靠近。

    而那块残缺的布片,则缓缓散出了一阵毫不刺眼的金光。

    金光的亮度不高,但足以让我看见,那是一种柔和到极致的光芒,像是带着若有若无的温度,能让人感觉到一丝温暖。

    仔细一看,布片上画着符,也不是用墨汁画的,像是用金粉混着水写上去的。

    那不是道家的符咒,也不像是佛家的符咒或是说,这根本就不是符咒!

    布片上的内容不像是图案,应该是字,但看了一会,我也没认出来是什么字,那种字体根本就不像是中国的!

    “你现在还有闲心管别人?”

    苗武人的狂笑声忽然从树林中传来,听那发出声音的位置,距离我不算近,应该有个两百米左右的距离。

    “轰!!!”

    一声如爆炸般的巨响随之传来,苗武人的笑声也消失了,林中再度恢复了死寂。

    “这个胖前辈真能靠得住啊要是没他帮忙帽儿村的这帮村民还不得撕了我”

    我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看着那面“法旗”,只觉得无比庆幸。

    那些村民没再挪动步子,但貌似也没有离开的打算,站在原地看着我,齐刷刷的张大了嘴,无声的嘶吼着

    “既然你想保他!!那我就先杀他!!”

    苗武人的声音忽然从我身后传来,发现那声音越来越近,我后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还没等我回头,苗武人已经钳住了我的脖子,枯瘦的手掌犹如铁钳,感受到那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只是一瞬间,就让我失去了反抗的心

    “你杀他,你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