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闻人

    闻人......难不成这个胖和尚就是传说中的闻人菩萨?!!

    这不应该啊!

    虽然老爷子没跟我仔细介绍过他,连常龙象也是如此,就单说他比较胖,但看着法相庄严.........

    我左看右看这个胖和尚......哪儿有法相庄严的样子?!

    跟苗武人说话的时候笑眯眯的,那种笑容可不是高深莫测的笑,很明显就跟常龙象一样是属于憨笑的类型。

    说一两句话,这胖和尚还会打几个嗝,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吃完宵夜赶过来的.......

    “您是闻人菩萨?”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啊......算是吧.......”胖和尚挠了挠头。

    “什么叫算是啊.......”我一愣。

    “贼秃,说起来你胆子也不小啊,敢拿菩萨当名.....”苗武人冷笑道:“你个死胖子也不怕折寿!”

    胖和尚......不,闻人菩萨叹了口气。

    “我师父给起的,我有啥办法?”

    “你师父?”苗武人似是有些疑惑,便问他:“你师父谁啊?我怎么没听说过?”

    “我也记不得了。”闻人菩萨笑道:“十八岁前我记得他,十八岁后就忘了。”

    别说是苗武人了,就算是我,也觉得闻人菩萨是在吹牛,要不然就是在敷衍他。

    说完,闻人菩萨摇摇头,不带半点期待的问苗武人:“你就当发发慈悲,放他一马,这事就算过去了,中不中?”

    我听老爷子说过,闻人菩萨是河南籍的,先前他说普通话的时候我还没注意,但后来这几句明显是带着地方口音。

    虽然当时的局势很是凝重,但一听他开口问中不中,说真的,我想笑。

    “中你娘了个腿!”

    苗武人似乎是感觉受到了侮辱,猛地抬起拐杖,往地上杵了杵。

    在那瞬间,我很清楚的看见他裤脚那一圈鼓了起来,就像是有人吹气把裤脚吹鼓了,那一截足足比开始粗了四五圈。

    没等我反应过来,只听悉悉索索的一阵怪响,数十只颜色形态各不相同的蛊虫,已经顺着苗武人的脚腕爬了出来.......

    那些蛊虫应该都隶属活蛊,有甲虫类的,也有蚕虫类的,最大的两只是蜈蚣,一白一红,看着甚是扎眼。

    刚爬到地上,那两只蜈蚣就像是变作了弹簧那般,猛然弓着身子,轻轻一弹,直奔闻人菩萨就过来了。

    其余蛊虫也顺势跟上,眨个眼的功夫就爬到了闻人菩萨脚下,顺着裤腿就开始往里钻。

    我不是苗武人的首要目标,跟他交手的人也不是我,但是现在.......我看着那些蛊虫爬进闻人菩萨的裤子里.....我心里都瘆的慌啊!!

    “胖前辈!!您赶紧把那些蛊虫逼出来!!要是一次性让这么多蛊虫钻进肉身你........”

    “不碍事。”

    闻人菩萨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左边这一块发黑,右边那一块发红,还有两块在发青发紫,腮帮子不住的往外鼓着,像是有东西在里面钻动。

    毫不夸张的说,闻人菩萨的状态比恐怖片都可怕,脸上五颜六色不说,脖子这一圈的皮肤更是诡异,出现了好几个明显的鼓包,似乎都是活着的,还在不停的移动位置。

    “我忍你二十年了.......没找你寻仇......也没找你寻怨.......”

    苗武人说着,忽然蹲了下去,咬破手指开始在地上画符,根本没有借机近身的动作,看他那意思,貌似是不准备跟闻人菩萨打近身战了。

    借着月光,我只能勉强看见苗武人所画的符咒轮廓,具体内容是什么,这个我确实看不清。

    他画的这道符咒,与道家佛家都不沾边,似乎是六边形的,里面乱七八糟的画了一堆圈,看着比我们降门的符咒都复杂。

    要说他画符的时间也够长的,足足画了两分多钟,这才把手抬起,缓缓站起了身。

    在这个过程中,闻人菩萨也没有动作,如同发呆那般,笑呵呵的站在原地不动,任凭体内蛊虫钻行,也不喊一声疼。

    “你动不了吧?”苗武人问,忍不住笑了起来:“二十年前你就差点栽在我这一招上,没想到你现在还.......”

    苗武人的话还没说完,闻人菩萨忽然就打了个嗝,擦了擦嘴边的口水。

    “差点睡着了。”闻人菩萨很是尴尬的笑着,倒不像是在嘲讽苗武人,很认真的问他:“你准备完了吗?”

    苗武人不吱声了,那表情简直就跟要吃人一样,恶狠狠的瞪着这个胖和尚,牙都快咬碎了。

    “你找死!!!”

    苗武人大吼着,猛地举起拐杖,直接插在了那圈符咒的正中心。

    这一下使出的劲儿不小,拐杖的三分之一都被插进土里了,等他撒开手往后退了半步,这拐杖就跟活了一般,不停的左右摇晃着,似乎是想从土里挣扎出来。

    与此同时,闻人菩萨身上所现的异状也有了变化。

    他脖子侧面,很突兀的出现了一条口子,就如被人用刀割出来的那般,霎时就涌出了血,顺着脖子便往衣服里流。

    我要是没看错的话,这道伤口出现的地方,应该是在闻人菩萨的颈动脉上。

    “胖前辈!!你赶紧止血啊!!”

    我着急忙慌的喊道,抬脚就要跑上去支援他,但他却没有领情,摆摆手笑道:“不碍事。”

    “流这么多血还不碍事?”苗武人冷笑道,猛地在拐杖上拍了一把。

    也不知道是苗武人的力气太大,还是那个拐杖有诡,这冷不丁的一拍,它摇晃的幅度顿时又大了三分。

    闻人菩萨脖子上那条伤口似是活的,好像还跟这把拐杖有关。

    拐杖摇晃得越厉害,那条口子往上下分裂的程度就越夸张,从一开始的只有筷子粗细,到现在已有了两指并着那么宽......

    血流了很多,但再多也不如我想象的那么多。

    在读大学的时候,我就亲眼见过有人打架斗殴伤了颈动脉,伤口还不如闻人菩萨的一半大,那血可是喷出来的啊!

    “苗施主,你是真的不愿回头吗?”闻人菩萨叹道:“就此罢手,对你我都好,要是再这么继续下去.......”

    “再继续下去,你能怎么样?”苗武人反问道,脸上尽是不屑:“还像是二十年前那样,玩命的把蛊虫逼出来?你觉得自己还有那机会吗?”

    闻人菩萨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二十年前是我太愚笨,所以才会在你手里吃了大亏。

    “当初我是先对付蛊虫,后对付你。”闻人菩萨也笑了起来,说起过去的事,语气都有些惭愧了:“现在我想明白了,我必须得先对付你啊。”

    苗武人没说话,猛地弓起身子,往后面的巨石上蹬了一脚。

    借着这股力道,他几乎是扑了上来,眨个眼的功夫就到了闻人菩萨面前。

    “虫子得度,你也得度。”闻人菩萨寸步不让,站在原地,轻飘飘的抬起右手,看似不经意间就拽住了苗武人的衣领,横着砸了出去。

    他那一套动作,不光是敏捷有力那么简单,还无比精准!

    苗武人扑上来的时候,我只能模糊看见一道影子,想要在苗武人攻击前先一步拽住他.....这种反应速度跟眼力我自认比不上。

    也是在这时我才知道.......胖子的力气貌似都挺大的......

    常龙象的力气大吧?

    闻人菩萨比他还夸张,随手一砸苗武人,直接把他砸进了七八米开外的树林里,等苗武人撞到树干这才停下来。

    “苗施主,得罪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