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和尚

    这个胖子是个和尚。

    虽然他脑袋顶上没有香疤,但同样的,也是一根毛都没有,其光滑程度似乎都能反射月光,看得我直眼晕。

    要说他也真够胖的,比常龙象矮也比常龙象胖,加大号的开衫衣根本就合不住,将军肚直接垂了出来,看着还有些往下掉。

    除开外面的这件汗衫,他上身就没再穿任何衣服了,哪怕天气还有些阴冷,也没有穿打底衫的意思......

    我看了看他的肚子,又下意识的往上看了看。

    这是真胖啊.....胸都垂下来了!!

    “最近吃的不节制,稍微胖了一点......”

    胖和尚扯了扯衣服,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笑得很是尴尬。

    别看他胖,说句实在话,这和尚长得不丑,只是随意看了他两眼,莫名其妙的就感觉到一种亲切感。

    他的五官很是匀称,不能说好看,也不能说难看,单独拿出来跟外人比,只能算是最普通的那种路人五官。

    但在他脸上,五官组合在一起就是两个字,耐看。

    最让我移不开目光的,还是这个胖和尚的耳垂。

    耳垂不光肥厚,还出人意料的大,足有普通人耳垂的两三倍长,看着无比扎眼。

    “您是?”

    “和尚。”胖和尚答道,抬起右脚,很狼狈的在左腿上不停蹭着,似乎是有些痒。

    也是在这时我才发现,这个胖和尚穿的是草鞋,可能是因为他胖吧,脚掌看着又肥又厚,大得出奇。

    那双草鞋,估计还是订做的那种,要不然就是他自己编的,规格比常龙象的要大。

    常龙象穿的是五十码订做鞋,胖和尚的鞋估计是在五十二三左右.......

    “竟然是你?!!”

    在这瞬间,苗武人的怒吼声忽然响了起来,似乎是发现我这边出状况了,语气听着都有些着急。

    还没等他追过来,那个胖和尚几步就跑到了我身边,一把将我提起丢了出去,自己则站在原地不动,彻底将我跟苗武人隔开了。

    “苗施主,你又何必动怒呢?”胖和尚笑口常开,嘴角大大的咧着,脸上尽是难以描述的喜气:“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气啊。”

    苗武人在距离胖和尚五米开外的地方停了脚,右手紧握着拐杖,左手则提着一个布袋,里面鼓鼓囊囊的像是装着东西。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里面装的应该就是小人尸首了。

    “贼秃驴......没想到咱们还能有见面的时候......”苗武人冷笑道:“一见面就得坏我的事是吧?”

    听苗武人这么说,他跟胖和尚似乎还是旧识。

    我当时也不敢吱声,小心翼翼的打量了胖和尚一阵,只觉得有些迷茫。

    能跟苗武人对峙的和尚......应该不是普通人啊.......但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一号人物呢?!

    “我只是来救人的。”胖和尚笑道:“苗施主,我不想与你结仇,更不想与你结怨,看在佛祖的面子上,你就放他一条生路走吧。”

    “我不信佛。”苗武人冷哼道:“拿如来佛压我,你觉得我能听进去?”

    胖和尚点点头,又笑着说:“那就看在我的面子上,行吗?”

    “二十年前,咱们斗过一回,你没赢我,我也没赢你.......”苗武人说着,表情渐渐平静了下来,叹了口气:“看样子今天真得分出个胜负了。”

    “胜负重要吗?”胖和尚问。

    “脸面重要。”苗武人说:“上一次你就坏了我的大事,这次还这么来......是不是把我当成泥捏的了?”

    听见这一番话,我除了惊讶也只有惊讶。

    苗武人的年纪跟老爷子差不多,而那个胖和尚,从样貌来看,年纪应该是四十出头。

    二十年前......难不成他二十来岁的时候就能跟苗武人斗了?!

    “我跟他们的年纪差不多,只不过是长得嫩了点,按岁数来说,我还是你爷爷辈的呢。”胖和尚冷不丁的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胖和尚。

    “猜的。”胖和尚笑道,头也不回,依旧连看也不看我。

    在这时,苗武人脸上的表情已经越来越难看了,手中的拐杖握得更紧:“没想到啊,才二十年不见,你的道行又高了几分。”

    “苗施主,你取走这些小人的尸骸,不外乎是想用来炼尸蛊......”胖和尚叹道:“活蛊有心,药蛊有灵,唯有尸蛊是最害人的,你可千万不要入了魔道啊......”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苗武人冷笑道:“咱们俩要是动起手来,短时间内肯定分不出胜负,但是那个小崽子.......”

    我吃力的爬了起来,往前走几步,站在胖和尚身边,看了苗武人一眼。

    见他正盯着我看,只觉得小腿有些哆嗦。

    “我全力出手杀他,你是挡不住的。”苗武人很自信的说道。

    胖和尚笑了两声,双手合十,只说我佛慈悲,我挡不住,但佛能挡住。

    “有善心之人,心中皆存佛性,有佛性之人,皆见我佛光明........”胖和尚笑道:“你能敌过我,但你能敌过世尊吗?”

    苗武人冷哼道:“装神弄鬼的玩意儿!”

    下一秒,他便将右手抬了起来,如同甩袖子那般,猛地挥了一下。

    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只听啪啪的两声脆响,一黑一白,两只足有小孩拳头大的甲虫,已经砸在了胖和尚的脸上。

    那两只甲虫除开颜色特殊之外,其余的体貌特征,都跟屎壳郎很像,但它们可没屎壳郎那么温顺,刚碰到胖和尚的脸,下一秒就钻了进去,直接在胖和尚面部咬出了两个大窟窿。

    但奇怪的是,那两个血窟窿只出现了几秒,很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像是周遭的血肉都在往中间挤压那般,看得我一愣一愣的。

    “苗施主,二十年过去了,你心狠手辣的性子果然没变.......”

    胖和尚笑容不减,像是感觉不到疼那样,用手捂住嘴,轻轻咳嗽了两声。

    等他再一次摊开手掌,掌中已经多出了两只“甲虫”。

    那两只虫子的颜色泛黑,跟普通的屎壳郎没什么两样,但无论是体型还是造型......再怎么看都是刚钻进他身子里的蛊虫啊!!

    “你这化蛊的本事......倒是比当年更熟练了.......”苗武人一皱眉,眼中的凝重,也越来越是明显。

    “贫僧不是化蛊,是在度蛊。”

    胖和尚说着,略微弯了一下腰,将那两只甲虫放在了地上。

    “度蛊?蛊也能度?”苗武人不屑的笑了起来:“我看你这贼秃是修佛修疯了心!”

    胖和尚笑着摇摇头,也没有多跟苗武人辩解,转而说道。

    “苗施主,害人得害,行怨得怨,这道理你不会不明白。”

    “说人话。”苗武人骂道。

    “人话就是冤家宜解不宜结,退一步海阔天空岂不快哉。”胖和尚笑着摇摇头:“他爷爷是沈家的沈阎王,那位老施主的脾气我可是领教过的,比你还........”

    “他能敌过我?”苗武人反问道。

    “不一定。”胖和尚倒也没夸大其词,挠了挠光溜溜的头:“跟你不分伯仲,斗到最后,也肯定是两败俱伤。”

    “那我怕他干什么?”苗武人冷冰冰的说着,瞥了我一眼,脸上满是杀意。

    我不敢跟苗武人对视,转开目光,好奇的问了句:“老前辈,您认识我爷爷?”

    “认识。”胖和尚笑道。

    “您到底是.......”我一愣。

    没等胖和尚回答我,苗武人那边就骂开了。

    “闻人贼秃!你要打就打!别在我面前认亲!我看着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