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胖子

    对于那座法台的建设时间,说真的,我一点都不关心。

    我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

    爩鼠。

    “你的意思是......那座法台刚建起来,爩鼠就被放进去了?”我忍不住问道,脸上满是不敢相信:“这不可能吧?!我记得爩鼠能在地下挖隧道啊......会不会是后来自己跑进去的?”

    “不会。”苗武人摇摇头:“石碑上写了,这只爩鼠,就是当年被人安排进去守护法台的煞兽。”

    “按照你的说法......爩鼠这小畜生已经活了上千年了?!”

    苗武人刚要点头,却顿了一下,皱着眉说:“它是在延熙年间被人放进去的,在那之前它活了多少年,这个我可说不清啊。”

    “说实话,你跟我聊的这些.....有点神话啊.......”我苦笑道:“带爩鼠回家的时候,我也想过爩鼠的来历,但再怎么想也不敢往一千多年前想......”

    苗武人嗤笑了一声,说,那是你没见过世面,像是爩鼠这么厉害的畜生,我可是见过好几个了,前几年咬我的那条肥狗就是其中之一。

    “你说那条狗是被人养着的......那道士是谁啊?”我好奇的问。

    老爷子曾经在私底下跟我聊过国内的那些高人,不光是佛道两家的,其余杂门法派之中的老前辈也跟我介绍了一遍......

    但再怎么想,我也想不到哪个高人能养这样一条狗当宠物,起码我没听老爷子说过。

    苗武人似乎不想跟我谈及这个话题,很不耐烦的骂了句:“那道士姓葛,全名葛王八,是个老不死的畜生......”

    话音一落,他也不再多说,转而往我手臂上扫了一眼,啧啧有声的问我:“葬人经里记载的蛊术数不胜数,其中最厉害的莫过于活身蛊......你小子应该练了吧?”

    我笑了笑,没吱声。

    “偷我的东西,练我的蛊术,你们也是厉害啊.......”苗武人咂了咂嘴:“真不怕把自个儿练死了?”

    “我们修的降术是大正统,在修行降术的基础上,练一般的蛊术邪术都不在话下,想怎么练怎么练,俗话说邪不压正.......”

    “我看你们是流氓耍横。”苗武人冷笑道。

    我笑了笑,转开话题说:“要不你现在带我下山?趁早把葬人经拿到手,你也能了却一桩心事。”

    “现在还不能走。”苗武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知道我在想什么,笑得很是灿烂:“我还得抓几个小人走呢。”

    “苗老前辈,你就给它们留条活路吧......”我叹了口气:“咱就当行善积德了行么?”

    苗武人想了想,表情倒是没那么矛盾,也没有纠结,说话的神态也不像是在骗我:“对我来说,活的跟死的没多大区别,要是那帮小人有点眼力见,不在我面前晃悠,那我肯定不会对它们赶尽杀绝啊......”

    “行!有你这话就行!”我忙不迭的说:“村子里有的是小人尸首!!你要多少咱就去找多少!!”

    说着,我忽然想起还有一堆麻烦没解决。

    帽儿村的人还有一大半都在坑里埋着呢......被我解决掉的只有郑老三.......要是原路返回的话很可能会撞见他们啊.......

    “怎么了?”苗武人见我不说话,便问我一句:“你不会是在盘算怎么逃跑吧?”

    “既然你是一路跟着我来的,那你应该知道,有些人还在坑里埋着呢......”我叹了口气,打算借苗武人这把刀杀几个人:“我们回去找小人,他们肯定会拦着咱们。”

    “这个你用不着担心。”苗武人缓缓站了起来,捶了捶后背,一脸疲惫的说:“那帮似畜似人的玩意儿,已经被我除掉了。”

    “你啥时候动的手?!”我一愣,完全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苗武人没跟我多解释,随便说了句沿途做掉的,之后就拽着我胳膊,硬生生的将我从地上提了起来。

    要说苗武人这老头的劲儿可真够大的,提我就跟提小鸡崽子一样,轻轻松松的看似不费半点力气。

    “苗老前辈......我都是你的手下败将了.......您能不能发扬一下优待俘虏的风格啊?”我龇牙咧嘴的说道,强忍着疼:“你拽我起来倒是无所谓,问题是能不能先把刀给我拔了?!”

    一听这话,苗武人这才反应过来,很尴尬的说真不好意思,忘了这茬了,随后才把捅穿我手臂的匕首拔了出来。

    他是故意的,我能看出来,绝对是。

    还没等我埋怨几句,苗武人就急匆匆的拖着我,开始往帽儿村赶。

    在他看来,我似乎不算是人,只算是单纯的行李。

    哪怕我小腿以下的部分都拖在地上,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关系,一路上跑得比狗还快,就算我小腿都被磨得血肉模糊了,也没有放慢速度的意思。

    我当然也没吱声,疼就疼吧,反正这都不算是硬伤,靠着落阴身的能力,不上药也能自然而然的恢复过来,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在经过那一个个“阴眼”时,我也集中注意力看了一下,虽说苗武人跑得快没停脚,但那帮村民的惨状我还是能看见的。

    不像是由我操刀,他们并没有被斩首,四肢完好无损,连坑都没出,一个个都还在坑里站着。

    看起来他们像是中了蛊毒,从头到脚的皮肤都变了个颜色,也说不准是黑色还是紫色,反正在夜里看不太清。

    等我们赶到帽儿村,苗武人也没跟我客气,随手把我往地上一扔,自顾自的就进村去找小人尸首了。

    我看着苗武人的背影,很诧异的问了句:“你不怕我跑啊?”

    苗武人笑了笑,头也不回的说。

    “你跑一个试试。”

    我没搭理他,仰头躺在地上歇着,脑子里飞快的琢磨起了对策。

    苗武人这老东西对自己的信心很足,把我丢在村口,自己进村子去找东西,能整出这么放心的举动得多自信啊.....

    不过说来也是,我现在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就算是玩命的跑,估计还没跑出去五十米就得让苗武人把脑袋拧下来。

    哪怕是不杀我,他也得卸我两条腿,这种事他绝对能干出来。

    想到这里,我也没了主意,抬起手来,借着月光看了看手背上的伤口。

    被匕首捅穿的地方,血已经止住了,外面还起了一层硬壳,看着跟结痂了似的。

    也许是落阴身的作用吧,这时我根本就感觉不到疼,只是使不上力气而已。

    “我咋就这么倒霉呢.......”我自言自语的嘀咕着,翻看着手臂上的伤口,满脸无奈:“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就该把葬人经还给他啊.......”

    说来也巧,就在我刚把手臂放下的时候,只听咯的一声,有人在不远处打了个嗝。

    我最初还以为是苗武人在打嗝,但仔细一想却觉得不对劲.

    苗武人应该在我正前方的村子里,打嗝的那人,明显是在我的右后方......难不成那老东西绕过去了??

    我也没再多想,转过头看了看,表情顿时就僵住了。

    “胖子?!你咋来......不对!!你不是胖子!!”

    站在树干后的那人,身材跟常龙象几乎是差不多的,但仔细一看还是能分辨出来,那人要比常龙象更胖,体重少说得多出二三十斤来。

    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是一件老年人穿的那种带纽扣的汗衫,貌似也只有这种开衫的衣服能容下他。

    见我发现他了,这胖子笑了两声,缓缓从树干后走了出来,双手合十的对我说。

    “阿弥陀佛,小施主,贫僧有礼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