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蛊台

    因为自己技不如人,栽在了苗武人的手上,我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

    有些事必须得认。

    如果苗武人是靠着阴险狡诈把我给阴了,我肯定不服。

    问题是这老东西硬顶着降气,反倒是把我给重伤了.......要是这样都不服气的话,那不是在抽我自己的脸吗?

    苗武人应该不会做掉我,为了跟老爷子交换葬人经,至少有八成的可能性,他会留我一命。

    但他会不会把我完整的留着,这点我就不敢肯定了。

    起码从目前的情况来说,他好像挺生气的。

    “小伙子挺硬气啊。”苗武人笑呵呵的看着我,左右转动了一下刀刃,很惊讶的说:“这都不喊疼,确实厉害!”

    “我要是喊疼你会让我不疼吗?”我紧咬着牙,反问道。

    苗武人很认真的想了想,说,不能。

    “那不就得了。”我苦笑道:“我让你弄成这样已经够丢人了,要是再喊疼,那还不得丢人丢到姥姥家.......”

    苗武人笑了笑,没再继续折磨我,走过去将拐杖拿起,盘腿坐在我身边,点上一根劣质的卷烟抽了起来。

    那烟的牌子我是真没见过,包装挺一般,但闻着特别呛,还有种辣乎乎的感觉。

    “苗前辈,我兜里有包中华烟,你拿着抽吧。”我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去看他,仰面躺在地上,有种发困的感觉。

    也许是落阴身的作用,在那时,手臂上传来的疼痛感已经越来越轻了,几乎轻到了不像是受到刀伤的地步,反而像是.......像是被陈秋雁掐了一把!

    想到这里,我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苗武人在一边都看傻了,估计是觉得我精神崩溃了。

    “你笑什么?”苗武人试探着问了一句。

    “笑自己挺倒霉的,我是真没想到啊,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你.......”我笑道:“你也是开车跟着来的?”

    苗武人摇摇头,说自己不会开车。

    “你总不能是飞过来的吧?”我一愣。

    “飞?”苗武人乐了,反问我:“你觉得这科学吗?”

    这个科不科学我不知道,但苗武人竟然跟我谈科学,这确实是挺不科学的。

    “你还信这玩意儿啊?”我问。

    苗武人嗯了一声,说那必须信啊,再厉害的蛊师也得讲科学不是?

    “你现在准备怎么办?”我侧过头,半眯着眼看着他:“带我下山?”

    “不着急。”

    苗武人说着,表情忽然兴奋了起来,眼睛似乎都开始放绿光了。

    “你们这帮后生也够厉害的,运气不错,随便接个活儿都能接到这种奇活儿........”苗武人兴致勃勃的说:“小人国的传说我也听过,但我却从没见过实物,这次可算是长眼了。”

    “你咋知道我们接的是这个活儿?”我愣了愣。

    “听的。”苗武人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你们说话的时候,我就跟在后面呢,只不过你们没发现罢了。”

    闻言,我不禁皱紧了眉,只觉得心里有点堵得慌。

    苗武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他也盯上了那帮小人.......小人们还能落个好吗?!

    刚从帽儿村的狼爪下逃出来,没成想又得入虎口,关键是苗武人还是跟着我们来的.......

    我看了苗武人一眼,问他,能不能放那些小人一马?

    “你信佛啊?”苗武人瞥了我一眼:“连自己都保不住了,还想管那些小人的事?”

    我没吱声,表情有些难看了。

    “你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其他的事你还是别想了。”苗武人嘿嘿笑道:“先保住自己再说吧。”

    “你拿那些小人有什么用?”我问:“炼蛊?”

    “炼着玩呗,实在不行就当宠物养着,比养狗有意思。”

    苗武人说到这里,忽然皱了皱眉,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你是闲着没事了想找乐子吧?”我苦笑道:“养狗养猫不比养小人有意思?”

    “猫没意思,我又不爱养狗。”苗武人低声喃喃道,像是在自言自语,说话的时候根本就不看我:“狗那东西太可怕了,我前几年才让一只狗咬过.......”

    听见苗武人这话,说真的,我确实是好奇了。

    苗武人可不是普通人啊,在蛊师一门里,他绝对算是顶尖的泰山北斗之一,别说是狗了,就是让我近他的身,都不一定能咬他一口.......

    “啥狗啊?”我好奇的问。

    “那是一只特别肥的巴哥狗,长得有点忧国忧民,一看就属于那种不怎么爱咬人的,所以我当时也没注意啊......”苗武人唉声叹气的说着,满脸的不堪回首:“要说那狗的本事也不小,硬是把我的手臂都咬穿了,差点没把这块肉拽下来.......”

    话音一落,苗武人还卷起袖子,让我看了看那条狗给他留下的伤疤。

    由于光线比较昏暗,那道伤疤具体的情况我看不清,只能模糊的看出一个印子来。

    “它是不是死得挺惨啊?”我问:“我爷爷说过,蛊师体内尽是蛊毒,普通人碰着就死,沾着就亡,那条狗把你肉身都咬烂了,还不得.......”

    没等我把话说完,苗武人便摇摇头,说,没死,活得比我都滋润。

    “不可能啊!”我一愣:“一条普通的巴哥狗能有这能耐?!”

    苗武人瞥了我一眼,反问我,我啥时候说它普通了?

    “那条狗是一个臭道士养的,身上背着不知道多少年的道行,而且.......”苗武人皱了皱眉,说道:“那条狗应该跟爩鼠一样,不是近代的畜生。”

    “古代的?”我试探着问。

    苗武人没回答我这个问题,抽了两口烟,像是在跟我闲聊,语气很是轻松。

    “你知道爩鼠的来历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它是从蛊台里跑出来的。”苗武人低声说道。

    “蛊台?你是说蛊毒一门用来祈福的法台?”我一愣。

    无论是道家还是佛家,亦或是降门蛊门,每一个法脉之中,都有祈天求福或是祈求神明的宗教活动。

    法台便是支撑这些宗教活动的重点,也是每个法派之中必修的一环。

    不光可以用来祈福,法台也能当作某些阵局的阵眼,以用来驱邪镇鬼,斩妖伏魔。

    在国内这成百上千的法派之中,我只对道家佛家以及降术一门的法台有点印象,至于其他的......也只是听说过,根本没见识过。

    “那不是用来祈福的,是用来炼蛊的。”苗武人说着这些我从未听过的事,似乎是没把我当外人,笑呵呵的跟我聊着:“蛊台的正下方就埋着葬人经,而这只爩鼠,则是守护蛊教法台的煞兽。”

    从苗武人这一番话来看,当初他之所以进山,应该就是为了这一座法台。

    当然,也能说是为了这座法台下埋藏的葬人经。

    “那地方应该不是近代的吧?”我忍不住问:“是古时候哪个朝代的??”

    苗武人抽着烟没说话,似乎也在回忆,过了会才说。

    “那应该是延熙年间建下的法台,可能还要更早一些,法台旁边的通字碑上都写着呢。”

    唐宋元明清,这几个朝代的年号,我能记住十之**,但苗武人说的这个延熙......

    “你不知道?”苗武人一愣。

    “不知道。”我摇头。

    “三国时期的蜀汉君主刘禅(shan),这人你知道吧?”苗武人问。

    我忙不迭的点头,说太知道了,扶不起的阿斗,说的就是他啊!

    “汉后主刘禅登基后,使用的第一个年号是建兴,第二个年号就是延熙。”苗武人解释道,抖了抖烟灰,说:“这座法台,就是在那个时期建出来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