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算账

    老天爷是公平的,就拿我们沈家的降术来举例子,别看杀伤力大得吓人,其副作用跟后遗症都是难以忽视的。

    不光如此,施降还有种种限制,其中最为麻烦的,就是媒介这一条。

    苗武人的近身功夫有多厉害,这个我说不准,毕竟没跟他真的动过手,但就看他能躲过爩鼠的一次次袭击......就那反应速度都足以秒杀我了。

    虽说他最后还是让爩鼠撞断了一条胳膊,但这并不影响他收拾我啊,我感觉那老头儿让我两只手都是很轻松的事,更何况是一只呢?

    且不说他的近身功夫,关键在于苗武人这老东西是个蛊师。

    蛊师浑身是蛊,从头到脚都是毒,想从他身上拔点头发弄点指甲,这不就等于找死吗?

    只能说局势太艰难,根本就不容我周旋,能从他手里夺来一根拐杖.......凑合着用吧。

    “吱!!!”

    爩鼠不停的嘶叫着,纵然与我相隔百米远,它的嘶叫声听起来还是一样的刺耳。

    每过两秒到三秒的样子,爩鼠只要停下嘶叫,树林那边就会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就跟有人放炮一样,那响动听着都吓人。

    我不知道那边是个什么情况,但就目前的局势来说,对我还算是有利,起码我已经把刀山降所需要用到的一切都准备好了。

    “没有身体发肤作为媒介......威力应该会减弱五成吧......甚至更多.......”

    我紧咬着牙,把血流不止的掌面印在了符阵中,额头上的冷汗也止不住的开始往外冒。

    “天惶惶,地惶惶。”

    “黑白无常,怒目四方,牛头马面,迎人入堂。”

    “三魂随去,七魄顿窍,生犯杀劫,当殂(cu)灵光........”

    伴随着咒声在我口中响起,四周的温度也开始急速下降了,本就寒冷刺骨的夜风,此时更似刮骨钢刀,吹得我眼睛都睁不开,身子直哆嗦。

    “嘶.........”

    这一声极其微弱的邪龇,也是从爩鼠所在的位置传过来的,几乎到了细不可闻的地步,要不是我的注意力集中,恐怕我都注意不到这声音。

    “沈小子!!!你敢!!!!”

    苗武人这冷不丁的一声暴吼,比狂风骤雨之中的惊雷更甚,天知道那老头儿的嗓门有多大,这一嗓子吼出来,只差没把我吓尿裤子了。

    但苗武人的这一声吼,也透出了一点消息给我。

    他很疼。

    似是在经受折磨,每一个字里,都透着那种由衷的痛苦。

    感觉到这点,我也不禁有了些信心,看样子这拐杖跟苗武人的关系不浅,用来当媒介使.....还真有用啊!!

    我手上又使了点劲儿,按着阵局中的符咒,大声念道。

    “闻师诵,杀生当落刀山劫。”

    “如我见,因果恶债报此生。”

    “是我想,五鬼立刀十煞镇。”

    “尊敕令,千刀万剐不留身。”

    “砰!!!”

    这一声脆响,不是从树林那边传来的,而是从我手背传来的。

    低头一看,只见手背上布满了一道道黑色经络,在靠近手腕的位置,还出现了一条筷子粗细的裂痕。

    没错,是裂痕。

    就像是干枯的树皮让人凿开一条缝,没有血从里面流出来,截面有些发黑,枯干的迹象非常严重。

    看见这情况,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恶心感,真的,就像是有人看见了蜂巢莲子那般恶心。

    没等我缓过劲来,鼻子下也有些湿润了,用手一摸,全是发黑的血。

    “成了吗.......”

    我捂着鼻子,实在是保持不住平衡,仰头就躺在了地上,只觉得浑身上下就没有一个地方不疼。

    狗日的......这反噬怎么比上次还夸张?!!

    我记得上一次用刀山降对付五福孽......反噬也没有这么吓人啊......

    难不成阵局里的降气没攻过去......全都反噬到我自己身上了?!

    这不应该啊!!

    老爷子根本就没说过会有这样的情况!!

    就在这时,我听见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爩鼠奔跑时发出来的声音。

    它在往我这边跑,我能感觉到。

    它想救我,我也能感觉到。

    “小胖!!苗武人中招了吗?!”

    “吱!!!”

    爩鼠的嘶叫声听着很急,完全没有半点轻松跟兴奋,足以说明苗武人还.......

    “跑!!!”

    我瞪大了眼睛,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没有半点力气,只能仰头躺在地上,声嘶力竭的跟爩鼠吼着:“咱们说好了!!!不许耍赖啊!!快他娘的跑!!!”

    苗武人应该是受伤了,这一点我可以肯定,但他为什么没有受重伤,为什么没有失去战斗力......这可能只有两种解释。

    要么是媒介不对,从而导致刀山降的威力小了太多,那点降气根本就不足以对付他。

    要么就是降气足以对付苗武人,但他却事先有准备,再加上他的实力过硬,直接把那些降气给我挡回来了.......

    那也怪不得我受到的反噬会这么严重......他娘的.......第一次斗法就输得这么惨......出师不利也不带这么不利的啊.......

    我苦笑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吱!!!”

    在此时,爩鼠像是下定了决心,凄厉万分的嘶嚎了几声,随后就调转方向,直奔右侧山林钻了进去。

    你个肥耗子......赶紧的跑吧......

    就你那体格也撑不了多久了......早就提醒过你叫你减肥......你他娘的就是不信啊!

    “小伙子,就这么一段时间不见,本事见长啊。”

    苗武人的声音很快就响了起来,一边跟我说着话,一边往我身边走。

    我拼着命忍着疼,把头稍微扬起些许,很模糊的看见了他。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说着,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心里的恐惧不知道为什么少了许多,剩下的全是平静。

    “说真的,我低估你了。”苗武人走到我身边,低着头看着我,笑呵呵的说:“你刚才使的降确实厉害,要不是我反应得快,恐怕还真得栽在你手上!”

    “再厉害也没你厉害啊......”我叹了口气,无奈道:“成者王败者寇,我输了,没什么好说的,你想干什么都行。”

    “卸你一只手也行?”苗武人反问我。

    我笑了笑,说,行。

    “够硬气。”苗武人赞道,表情很是真诚,不像是在恭维我。

    “你受伤了?”我问他。

    由于我看他是背着光的,再加上林子里的光线太过昏暗,仅有的那点月光,也被他挡了个严实。

    我只能闻到苗武人身上有血腥味,但他究竟伤成什么样,这个我说不准。

    “伤着了。”苗武人点点头,也没有掩饰,很干脆的说:“从头到脚,你给我开了十七条口子,流的血可不少啊,回去洗衣服都费劲!”

    “那就行。”我笑道:“如果你毫发无伤,那我就真的惭愧了,死了都没脸去见祖师爷啊。”

    苗武人叹了口气,缓缓蹲了下来,嘴里还感慨着,英雄出少年啊,没想到你这刚入行的后生都能这么厉害,行里的水有多深......我还真有点看不透了!

    这时,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忙不迭的问我:“小沈,我刚才是不是说了,要卸你一只手来着?”

    我一愣,正要回答他的问题,只见刀光一闪。

    先前还被我丢在地上的匕首,此时已彻底扎透了我的手臂,稳稳当当的没进了地里。

    “咱爷俩算算账吧。”

    苗武人笑道,哪怕是背着光,我也能看见他脸上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

    “行啊。”

    我忍着疼,抽了两口冷气,说。

    “那就算算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