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逃命

    爩鼠不是普通的畜生,不敢说它的战斗力有多强,但要是论到逃跑这位“土行孙”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它打‘洞’跑路的手段有多狠,我这么给各位举个例子吧。。。

    我家后面那条巷子是水泥地,靠边上那一截是实心的,底下没有铺设管道,也不是下水道的规划范围。

    那天晚上,我们一行人刚吃完夜宵回来,聊得兴起,就让爩鼠‘露’几手给我们开开眼。

    估计这畜生也是被老爷子几杯白酒灌醉了,摇摇晃晃的走到路边,蹦起来半米高,跟跳水似的,一头就栽在了水泥地上。

    要说这大千世界确实是无奇不有,我们都没看清楚爩鼠是怎么动爪子的,它一头栽下去真跟栽在水里差不多,瞬间就融进了地里。

    凑上去一看,水泥地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大窟窿,黑漆漆的也看不清有多深。

    据老爷子猜测,如果那不是水泥地,就是普通的黄泥地,哪怕地底有些石块阻拦,爩鼠挖‘洞’潜行的速度还能快上好几倍!

    就算苗武人盯死了我们,想要一口气制住我跟爩鼠,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哪怕他先去追爩鼠,让我自己跑出去两三分钟,要不了一会,他也能赶回来撵上我

    我跑不掉,爩鼠能跑掉,这就是现实。

    只要爩鼠铁了心头也不回的跑路,别说是一个苗武人,就是十个,也甭想追上它。

    “吱!!!”

    爩鼠回头看了我一眼,极其凄厉的嘶叫了起来,整个身子就像是被打入了空气那般,很突兀的鼓胀了好几圈。

    苗武人看见这一幕,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半步。

    “你这畜生怎么比原来还疯啊”苗武人嘀咕着,看向爩鼠的眼神中,都有了一种很明显的警惕与忌惮。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听一声嘶鸣,山中顿时就回‘荡’起了一阵邪龇。

    爩鼠原本就‘肥’硕的身子,此时更显臃肿,仅靠后肢站在地上,都有了一米四左右的身高。

    毫不夸张的说,要不是我对爩鼠知根知底,就它这模样我百分百会被吓一跳!

    站起来都有一米四的耗子,这他娘的还是凡物吗?!

    “我在东三省见过的仙家也不少了,能有你这般气势的畜生还真没几个啊!”苗武人嘿嘿笑着,老眼之中尽是难掩的兴奋:“那些畜生的体积再大,身子里养的气也不如你足,小耗子,要不然你跟着爷爷‘混’吧?”

    苗武人说这话的时候,表情那叫一个真诚,任谁来看都会觉得他是真心诚意在说这话。

    但也就在他开口的瞬间,我只感觉两只手的手指关节处有点痒,像是被蚊子叮起了包,痒得特别难受

    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密密麻麻犹如蚂蚁的黑虫子,此时就附着在我的指关节处,成百上千的虫子都挤在了一块,看得人心里直犯恶心。

    “你现在就动手啊?!”

    我大声问了苗武人一句,疯狂的拍打着黑虫子,等我将那些虫子全拍在地上,这才拿起割掉郑老三脑袋的匕首,飞快的在十指关节处都各划了一刀。

    血很快就顺着伤口流了出来,最开始流出来的血是深黑‘色’的,但过了不到两秒,伤口里流出来的血颜‘色’就变了,越变越红

    等血液的颜‘色’彻底恢复正常,苗武人也笑了起来。

    “你看看,就是一些小虫子,又不是什么厉害的蛊看把你吓的!”

    “蛊不厉害,您厉害。”我咬了咬牙:“您都动手了,我能不害怕吗?”

    “跟着我走吧。”苗武人叹道:“短时间内,我不会对你下手的,只要你乖乖的听话,别给我折腾就行。”

    让苗武人这样的狠角儿盯上,说真的,我也只有两条路走。

    要么是搏一搏,看看自己加上爩鼠能不能搞死他,要么就是顺着他的意思走

    前者的风险很大,死亡率不算高,但伤残率估计是百分百的,只有后者能暂时保我安然无恙。

    我还在犹豫,爩鼠却做出了选择。

    没等我来得及阻止,这只大‘肥’耗子就跟疯了似的,长大了嘴,直冲苗武人扑了过去。

    在那时,它体表的绒‘毛’上,从头到脚都均匀的盖了一层黑雾

    苗武人对于爩鼠使出来的这一招心有余悸,似乎是在这上面吃过亏,压根就不敢硬抗。

    一看爩鼠冲自己扑过来了,苗武人不敢犹豫,勾着腰就向左侧石堆上窜了过去,那动作比猴子都灵活。

    但爩鼠的动作也不慢,见苗武人躲闪开了,爩鼠顿时就趴倒了地上,借助四肢着地的动作稳住身子,稍微一转身,直奔那老头就过去了。

    这一回,苗武人没能躲开,很勉强的闪过大半个身子,但胳膊还是让爩鼠给撞到了。

    只听咔的一声,苗武人的右胳膊就软了下来,看起来应该是脱臼了。

    “你还真想跟我玩命啊?!”苗武人瞪大了眼睛,眼神中的诧异也越来越明显:“为了一个外人你有必要这么玩么?!”

    爩鼠没搭理他,依旧是头也不回的冲他而去。

    说实话,苗武人那样子看着确实‘挺’狼狈的,根本就不敢跟爩鼠硬碰硬的来,而是一边躲闪,一边从兜里掏出粉末往天上撒。

    那些粉末闻着带香味,从颜‘色’上来看,有点像是木头磨成的粉。

    “小胖!闪开!别碰到那些粉末!!”

    我大吼着,没再敢犹豫,几步上前,把苗武人丢在地上的拐杖捡了起来。

    苗武人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做,看见我这番举动,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僵住了。

    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我想干什么。

    “你找死!!!”

    苗武人的注意力已经不在爩鼠身上了,而是彻底转移到了我身上。

    他知道我的来历,也知道我修的是哪个法脉。

    降师想要施降于人,那就必须拿到对方身上的媒介,或是自己近对方的身,之后再用降术施于人身。

    我的身手远不及老爷子,要是我敢贸然近苗武人的身,那基本上就等同于找死。

    他的身体发肤是主要媒介,也是最直接管用的东西。

    但要是拿不到那些玩意儿,我也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借助苗武人常握在手里的拐杖作为媒介

    “小胖!!带着我跑!!!”

    在苗武人面前起阵施降,失败率高达百分之百,那老东西肯定不会给我这个机会,所以我只能把战线拉远一点,尽可能给自己争取起阵的时间。

    爩鼠不傻,听见我的话后,也没有一‘门’心思的追杀苗武人,转头就冲我这边跑了过来。

    要说我跟它的默契是真默契,在它跑到我身前,连步子都还没停下的时候,我已经弯下了腰缩着‘腿’,拿着那根拐杖就扑在了爩鼠背上。

    别看它体型跟小孩子差不多,身子里的力气压根就不是一回事,背着我那瞬间就窜出去了三四米,除了晃得厉害,其他的‘毛’病一概没有。

    在这时,我猛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爩鼠身上的绒‘毛’都被煞气盖住了,我趴在它身上,必然会在第一时间接触到这些煞气。

    但奇怪的是,我趴在它背上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别的感觉,‘毛’茸茸的跟趴在‘毛’毯上一样。

    “你知道七宝他们在哪儿吧?”

    “吱!”

    “带我去找他们”我咬了咬牙:“等我把行李包拿上咱直接就往山里跑绝对不能拖七宝他们下水”

    “苗武人的目标是咱们俩七宝他们都是次要的”

    “只要在苗武人追上来之前撤走七宝他们应该不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