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大敌

    毫不夸张的说,听见那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时,我就差没被吓‘尿’出来了。

    现在大局已经握在了我手里,只需要一点时间,什么样的麻烦都能解决,但要是出了变数我恐怕得把命赔进去啊!!

    说话的那人很明显是个老人。

    在帽儿山上,在这方圆几十里,老人不就那么几个吗??

    郑老头是不可能的.....不是石老头就是老村长!绝对是!!

    我当时既是害怕又是紧张,猛地回头一看,只觉得心跳都慢了半拍。

    来的人不是石老头,也不是老村长。

    那是一个我怎么也想不到的人。

    “小伙子,你进步‘挺’快啊。”那老头儿笑嘻嘻的看着我,半眯着眼,表情说不出的诡异:“上回遇见你,你体内的气还没这么强呢‘阴’气变多了哈?”

    我没说话,也不敢说话,那已经不是害怕这么简单了,直接就是绝望。

    “我‘操’。”

    真的,我缓了半分钟才开腔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也只有这两个字足以形容我的心情。

    “跟了你们一路,我也看了一路。”老头子叹了口气,抬起手来,轻轻捶了捶后腰,像是累了那般,哈欠连天的说:“你们比我想象的要狠,在你们这个年纪,能把事情做到这份上,也算是有心气了。”

    爩鼠很害怕,我能看出来。

    在发现那个老头的第一时间,它想都不想,直接窜到了我身后,一个劲的想躲他。

    “苗前辈,好久不见啊。”我硬挤出了一丝笑容,几乎是颤抖着说出了这句话:“您找我有事吗?”

    没错。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一心想躲的苗武人。

    自打我们骗他,偷偷带走了爩鼠,从那之后也就算是结怨了。

    不被他发现这事则以,一旦发现他肯定得活吞了我们,这话都是老爷子亲口说的!

    “你说我找你有事吗?”苗武人嘿嘿笑着,也不急着跟我动手,盘‘腿’坐在石头上,悠哉悠哉的跟我聊着:“你爷爷倒也宠你,你们前脚离开老街,他后脚就跟着你们走了,直把你们送出成都才回去”

    听见这话,我也不免有些诧异。

    我们出城的那一路老爷子都跟着?!我们咋没发现呢?!

    “可惜啊,他的心还是大了点,也能说是我的耐心比他足。”苗武人笑道:“自打上个月盯上你们,我也是忍到了今天才动手。”

    我咬了咬牙,没说话,脑子飞快运转了起来,开始思考对策。

    硬碰硬的跟苗武人干,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事,但要是来软的他能吃这一套吗?

    “您想要什么,我心里有数。”我壮着胆子,跟他开‘门’见山的聊了起来:“这次的事确实是我们不对,我给您道歉,东西也还给你”

    “不用还。”苗武人摆摆手:“该是我的,我自己会拿,只不过除了那些东西,我还得拿点利息。”

    利息。

    一听这两个字,我心里顿时就凉了半截。

    “没事,你先忙,忙完了咱们俩再聊。”苗武人笑呵呵的说道,很有耐心的坐在一边,跟看戏一样,饶有兴致的看着我割郑老三的脑袋。

    在这时候,郑老三已经没有挣扎的力气了,脖子让我划开了三分之二,握住刀柄的小拇指,都能时不时碰触到他的颈椎骨。

    如果苗武人没有出现,那么我肯定会把动作加快,以求用最快的速度干掉郑老三,之后再去处理掉其他村民。

    但是现在

    “您想要什么利息?”我一边问他,一边放慢了手上的速度。

    “你呗。”苗武人轻描淡写的说道,笑容依旧,似乎是没把这事看得太重:“你爷爷得罪我了,他又最看重你,所以我要拿的利息,肯定在你身上啊。”

    “你想要我的命?”我一咬牙。

    “这个我还没想好,还得好好琢磨琢磨。”苗武人挠了挠头,把拐杖放身边一放,掏出卷烟点了一支,慢吞吞的‘抽’了起来:“就算不要你的命,你的眼睛耳朵啥的,也别想留着了,我还打算拿来炼蛊呢。”

    听见这个答复,我身子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只感觉自己从未这么害怕过,心里除了恐惧就没有别的情绪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这八个字我经常看书里说,也只有到了这时候,我才有机会亲身感受一次。

    “没的商量?”我脸‘色’煞白的问。

    “商量啥啊,你们骗我的时候商量了吗?”苗武人笑呵呵的说:“我为了那东西,走南闯北的忙活了十几年,最后才找到具体位置你们偷‘摸’着拿走,连个屁也不放,还摆我一道,这事能商量吗?”

    “要是你杀了我,我爷爷是不会把东西‘交’给你的。”我咬着牙说。

    苗武人嗯了一声,说,那肯定啊,所以我会先保住你的命,之后再从你身上取点零部件,拿给你爷爷上上眼。

    “拿那东西来换你的命,你觉得姓沈的那老东西会犹豫吗?”苗武人问我。

    我没吱声,猛地一划郑老三的脖子,直接将刀刃‘抽’了出来。

    还没等他临死反扑,我托住他下巴的那只手,猛地往上抬了一下,再使劲往反方向一按,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郑老三的颈椎骨霎时就断成了两截。

    如我分析的那般。

    脑袋没了,郑老三的命也就丢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丢掉的只是命,也只有‘肉’身动弹不得,他的魂魄还是一样的没受到伤害,聚集成一团雾气,直冲帽儿村的方向就飘了过去。

    “他不会给你的。”我转过头,死死盯着苗武人,强忍着害怕说:“我要是少了点零部件,他肯定要炸庙,找你玩命都不可能找你妥协。”

    “那也无所谓了。”苗武人软硬不吃,笑眯眯的看着我,对于我的威胁也不放在心上:“大不了我不要那东西了,先把你们沈家灭了再说,起码得让我心里舒坦点啊。”

    话音一落,苗武人歪了歪脖子,往我身后看了一眼。

    “这耗子也不是个好东西,等我把它捉回去,非得炖来吃了不可!”

    听见他这么说,爩鼠再怎么害怕,也有了破釜沉舟的意思,猛地往前跑了几步,挡在我身前冲苗武人嘶叫了起来。

    一团团黑‘色’的雾气,也在霎时间从它口中喷吐而出。

    “哟,还敢跟我炸‘毛’呢?”苗武人笑道:“你个小畜生能耐了啊!都敢跟我对着干了?”

    “苗老前辈,这事咱们真的可以商量啊”我咬牙道:“没必要赶尽杀绝吧?”

    “巧了,我这人就爱赶尽杀绝,跟你爷爷年轻的时候一样,不爱给人留退路。”苗武人笑眯眯的说:“你们骗我,这事别人看来能忍,我可忍不了,欺负我这个老头子,你们就不亏心吗?”

    亏心你先人!

    你他娘的这么厉害谁敢欺负你啊?!!

    “这事真的只是个误会。”我拼命的解释着:“东西我们原封不动的还给你,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也不想”

    “无所谓了。”苗武人耸了耸肩:“活到我这个岁数,仇家已经数不过来了,虱子多了不痒,再多你们一个沈家也无伤大雅啊。”

    听见这一番话,我也算是看明白了,苗武人就是冲着赶尽杀绝来的,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咬了咬牙,猛地在爩鼠屁股上踹了一脚,力度不重,但能让它感觉到。

    “吱?”爩鼠回过头来,很疑‘惑’的看了看我。

    我没敢多说,只说了一个字。

    “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