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挖坑

    在我的吩咐下,郑老三带着另外一个村民,齐手在地上挖了个深坑。

    坑洞的面积不大,但深度却足以竖着埋下一个成年人。

    我还没来得及安排,郑老三就跟中大奖了似的,嗖的一下窜进了坑里站着,那种兴致勃勃又喜气洋洋的神态,简直就是在催我赶紧把他给埋了。

    “你急个屁啊!”老村长气得直跺脚:“不知道尊老爱幼是吧?!这种好事怎么不让我先来呢?!!”

    听见老村长开骂了,郑老三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特别尴尬的从坑洞里爬了出来,嘴里还说您先请我不急。

    老村长是个急性子,在这种事上也不客气,非常干脆的蹦了下去,仰头看着我问:“接下来要怎么做?”

    “您在这儿待着就行,我带他们去找其他的阴眼,很快就能回来。”我说着,用手在地上刨出两个小坑,让老村长把手搭进去。

    估计他也没多想,直接让我给唬住了,按照我的吩咐站在坑里也不乱动。

    等我们走出去一截,转头看了看,老村长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坑里,那可不是一般的听话。

    “沈先生,下一个坑是不是要让我来填啊?”郑老三特别热切的问我,跟在我身后走着,脸上除了讨好就是期待。

    “不着急。”我笑道:“你是最后一个。”

    听见这话,郑老三顿时就傻眼了,直问我是不是还记他仇呢?为啥要让他最后一个去填坑啊?

    “你们这几个人在山里借阴,所借来的阴气可不是小数,一头一尾必须有能人把持,如若不然.......”我叹了口气:“你们这帮人都会有性命之忧啊。”

    “性命之忧?!”郑老三一愣,忙不迭的问:“有这么危险吗??”

    “阴气对咱们来说算是最好的补品,但要是补过头了,咱们可受不起啊,就这些从地底借来的阴气,都能活生生把咱们撑爆了.......”我拍了拍郑老三的肩膀,笑道:“所以我说,一头一尾必须有能人把持,老村长的道行应该比你们高,让他去坐镇第一个阴眼,这是再合适不过了。”

    “哎呀!沈先生!这事这么严重!您咋没跟他说啊?!”

    “他都那岁数了,咱就别给他增加心理负担了。”我笑道:“道行越高,能够稳住的阴气量就越大,咱不用担心。”

    听见这一番话,郑老三将信将疑的点点头,表情还是有些担忧。

    这一路走过去,每隔开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我就给他们找出了一个“阴眼”,足足花了近两个小时,才把其他村民给安顿好。

    等我带着郑老三走向最后一个阴眼,我能看出来,这畜生非常的兴奋。

    “沈先生,等我们除去了体内的秽气,您能教我们修行吗?”郑老三兴致勃勃的问我,眼里满是期待。

    我点了点头,说那肯定啊,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能帮我必须帮。

    得到这个答复,郑老三别提多兴奋了,一路都是哼着小曲跟我走的。

    与大多数村民不同。

    老村长,郑老三,石老头。

    他们仨的动作神态是最接近于活人的,走路的姿势也是,跟那些勾着腰像要四肢着地的村民差别很大。

    我记得郑老头说过,吃过小人的村民,指甲都会变黑。

    但我再怎么看,老村长跟郑老三他们的指甲都是透明的,不像是变黑过。

    “你平常是怎么修行的?”我用闲聊般的语气,问郑老三:“光靠吃?”

    “是啊。”郑老三叹道:“说起来我都觉得憋得慌,我们过的日子太无趣了,跟你们可没法比,除了饥饿感之外,其他的感觉都慢慢消失了,连水都不用喝,压根不渴啊,只有喝人血的时候会稍微有点感觉。”

    我嗯了一声,把别在腰后的小水壶解下,打开盖子喝了两口。

    “您喝的是啥水?”郑老三好奇的问我;“普通的水?”

    “山泉水。”我解释道:“越接近于自然的东西,对咱们修行的好处就越大。”

    郑老三忙不迭的点头,说,受教了。

    我停下脚,踩了踩地上的沙石,对郑老三说:“这就是最后一个阴眼,我帮你一起挖,这样能快点。”

    “好!”

    毫不夸张的说,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挖坑能挖得这么兴奋。

    仅靠一己之力再加上小胖的协助,轻轻松松的办掉这帮牲口......这拿回去能吹一辈子啊!

    要是老爷子知道了这事,他睡着都得笑醒过来。

    我这边挖坑挖得正高兴呢,只听郑老三那边就咔咔的响了起来。

    转头一看,郑老三嘴里像是在嚼什么,吃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啊。

    “你吃啥呢?”我忍不住好奇问。

    “人爪子,你要吃不?”郑老三嘿嘿笑着,把嘴里的人指节吐了出来,上面还带着一些肉丝,看着那叫一个恶心。

    我摇摇头说不吃,带肉的吃了伤身,我这人吃素。

    “你信佛啊?”郑老三好笑的问我。

    我强忍着恶心,点点头:“对,我信佛。”

    郑老三估计是当我开玩笑呢,兴冲冲的挖着坑,也没理我。

    “你们最近抓住活人了吗?”我不动声色的问。

    “抓住了,前段时间才抓住。”郑老三说起这事来,似乎还有点兴奋,嘿嘿的笑个不停:“一家六口,男女老少都有。”

    我楞了一下,问:“都吃了?”

    “可不么。”郑老三笑道:“虽然我们尝不出味儿来,但该有的还得有,活煮,油煎,清蒸,全都来了一遍。”

    说到这里,郑老三咂了咂嘴,跟我说:“最好吃的还是孩子跟女人,味儿倒是没啥区别,就是嫩啊!”

    我嗯了一声,把手里的铲子放下,指了指面前的这个坑。

    “进去吧。”

    一听这话,郑老三顿时就兴奋得不能自已,连犹豫的意思都没,扑通一下就蹦了进去,随后还特别主动的挖了两个小坑,把手掌搭在里面。

    “沈先生!您可真是高人啊.......”郑老三一脸陶醉的说道:“站在这坑里就是爽,感觉浑身上下都舒坦了......”

    我笑了笑,说那肯定啊,怎么说这也是个阴眼,你们跳进去必然舒坦啊。

    郑老三说自己觉得舒坦,这十有**都是在恭维我,要不然就是心理作用,绝对是这二者其一!

    我吃过灯芯草,所以对于阴阳二气的感知力还是挺强的。

    这块地跟其他地方没什么区别,阴气的浓度基本是在一条水平线上,他能感觉到舒坦那才有鬼了!

    “接下来要怎么做啊?”郑老三好奇的问我。

    “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我笑道,蹲了下去,轻轻帮郑老三合上眼睛,然后将右手放在了腰后,握住了棺材钉。

    要说郑老三也挺相信我的,得到答案后,直接闭紧了眼睛,那可不是轻轻合上的那种,我看着都觉得费劲。

    “感觉到了吗?”

    我问郑老三,又看了爩鼠一眼,指了指郑老三的喉咙,给它使了个眼神。

    爩鼠不傻,也知道我想干什么,默不作声的凑了过来,做足了动手的准备。

    “感觉到了!”郑老三极其陶醉的说:“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对喽!”我笑道:“那就是阴气入身了!”

    “现在呢?!我还需要做什么吗?!”郑老三问我。

    “忍着疼就行。”我说道:“血肉皆是从口入,想要除掉秽气,那就必须要先打散秽气,秽气聚集的地方在你喉咙里,这个过程可能有点疼,你稍微忍一忍。”

    郑老三忙不迭的点头:“没问题!再疼我也能忍得住!反正我又不是活人!再怎么折腾也死不了啊!您就放心吧!”

    “好。”

    我笑了笑,猛地抽出棺材钉,直接捅进了郑老三的脖子里。

    “那我就放心的弄了。”

    ,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