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圈套

    被老村长‘抽’了一嘴巴的人,应该就是郑老头说过的郑老三了。。。

    在帽儿村里,他吃的小人应该不算少,仅排在老村长之下但他的实力怎么有点不对呢?

    普通的村民干不过爩鼠,这点我认,确实是很有可能的事,可要是说他搞不定爩鼠,仅仅一口煞气就让他吃了这么大的亏是不是有点弱得过分了?

    不对!!应该不是他太弱!!而是他低估了爩鼠的实力!!

    无论是多厉害的冤孽,都不可能是无敌的,都有各自的死‘穴’,都有各自的弱点。

    搞不好这帮村民的弱点就是煞气!

    这帮村民虽说入了魔成了孽,但他们的身体状况还是接近于活物,与普通的活人动物一样,对于爩鼠的煞气都会有剧烈反应。

    毫不夸张的说,这一口煞气要是喷在活人脸上,中毒还是小事,搞不好脸都得被腐蚀掉。

    想到这里,我心中的底气顿时就更足了。

    只要他们有弱点就行!想一次‘性’办掉他们好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村长,我且问你,你们修行是为了什么?”

    听见这问题,老村长愣了一下,挠了挠头:“我们倒是没想到修行,只想一直这么活着,痛痛快快的有啥子不好?”

    “对啊,你说的是对的!”我笑道:“无忧无虑的活着,痛痛快快的过日子,这就是咱们修行的目的。”

    众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继续听着。

    “我们修行的最终目的就是这个,但要是想做到这一步,还需要有实力。”我叹了口气:“弱‘肉’强食是咱们的规矩,但比起同类而言,对我们威胁最大的,其实是活人。”

    “您说的是啊!”石老头着急忙慌的说:“我们就怕活人!特别是那些道士!”

    “你们遇见过?”我问。

    “这倒没有。”老村长笑了笑,脸上满是庆幸:“我们村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别说是道士了,就是外乡的山民都不会随便来这儿”

    我嗯了一声,装出了一脸后怕的表情,低声跟他们说:“你们是运气好,没撞见懂行的臭道士.....”

    说着,我叹了口气,不堪回首的摇摇头:“我这人的‘性’子就是坐不住,特别喜欢走南闯北的修行,既是为了长见识,又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没那么闷但这也怪我倒霉啊!”

    “两年前,我就在龙虎山下遇见过一个老道,差点没被他打杀了。”我打了个冷颤,若有其事的跟他们吹着:“那老道士不是一般的厉害,刚见面就打伤了我的魂魄,要不是我跑得快,他非得把我镇了不可!”

    听我说到这里,在座的村民也像是害怕了起来,哆哆嗦嗦的听着我说故事,每个人的眼里都是难以掩饰的恐惧。

    “那道士有这么厉害?”老村长试探着问我。

    “可不么。”我叹了口气,指了指爩鼠:“我跟小胖加在一块都搞不定他,‘交’起手来,还没几分钟就让他打成了重伤,你说他厉害不?”

    老村长不吱声了,咽了口唾沫,估计是在害怕。

    “不是我贬低你们,说真的,你们这条路子不行,再这么走下去,迟早有栽在活人手里的那天”我苦口婆心的劝道:“现在你们身子里的秽气还不算多,勉强能救过来,要是再过一两年,等秽气彻底融进了你们‘肉’身,那可就回天乏术了,不光是要被雷劈,还会失去继续变强的机会”

    “您真的愿意帮我们?”老村长小心翼翼的问道:“有啥子条件吗?”

    “没有。”我耸耸肩:“帮你们不费劲,只是给你们领个路罢了,只要你们记住欠我个人情,那什么都好说。”

    一听我这话,众人忙不迭的点头,异口同声的说那肯定啊,这人情我们一定记住!只要有用得上他们的地方,千万不要客气!

    “老三!还不给沈先生赔礼道歉!”老村长又兴奋又着急的说着,拍了拍郑老三的肩膀:“这可是咱们的救命恩人!”

    郑老三不是什么聪明人,他的智商恐怕还没有老村长高,听我说了那么多,这畜生也没了跟我发脾气的心,反而是一脸的恐惧,似是害怕我不会救他。

    “沈先生!!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一定要帮帮我们啊!!”郑老三几乎是祈求的看着我,眼睛通红:“刚才是我不对!!是我不懂规矩!!我给您赔礼道歉了!!”

    话音一落,郑老三倒也干脆,扬起手就给了自己两嘴巴子,力度还不是一般的大,直把自己的后槽牙都给‘抽’掉了。

    看见这一幕,说真的,我有点佩服老爷子了。

    怪不得他老是跟我说,对付冤孽,能智取就不要硬来。

    只有傻子才会靠实力说话,真正厉害的那些先生都是靠脑子办事!

    有落‘阴’身助我,随便扯几句谎忽悠一下,这帮村民就被我骗得团团转了

    照着这情况发展下去,只要不出意外,我一个人就能做掉他们!

    “别打了,都是误会。”我伸出手去,拽住了郑老三的手臂,劝道:“你知道错了就行,这次的事,算是给你上一课。”

    “在咱们这一行里,脾气越大的越容易死,只有按住脾气的人,才能活得长久。”

    “知道了沈先生!!我一定记住您的话!!”郑老三忙不迭的点头,一脸感‘激’的看着我说:“谢谢您给我上这一课了!!”

    “沈先生,你老是说这一行这一行的咱们这帮怪物算是哪一行啊?”老村长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稍微愣了一下,摆摆手转开话题:“就是个统称,你不用在意这些细节。”

    “要说沈先生可是够厉害的!”郑老三反握着我的手臂,兴致勃勃的说:“身子都是热乎的!还有脉搏呢!”

    “不光有脉搏,还有心跳呢。”我笑了笑,心里不禁有些慌了,但还是装着一脸的淡定:“要听听么?”

    郑老三点点头,凑到我‘胸’前听了一会,脸上的惊讶更浓了。

    “您刚修炼有成就是这样?”郑老三问我。

    “没有。”我耸了耸肩:“前两年才有体温,去年才有心跳跟脉搏。”

    “越来越像是活人这是变强的征兆吗?”郑老三追问道。

    “对。”我点点头:“借‘阴’阳炼身,化生气不息,只要我不找死,哪怕我不再修行,也能再活个几百年。”

    “那我们呢?”郑老三问,指了指自己:“我们还能活多久?”

    “这个谁说得准?”我苦笑着说:“但凭我感觉,你们再活个一百年也没问题,也顶多是一百年了。”

    得到这个答案,在座的村民都慌了起来,包括老村长在内,都显得有些惊慌失措了。

    “怎么可能?!我们只能活一百年?!!”

    老村长满脸的不敢相信,语气中尽是慌‘乱’:“但我明明感觉自己没有老啊!!怎么会只能活一百年呢?!”

    “秽气会侵蚀你们的‘肉’身,哪怕你们没被天雷劈死,没让道士‘弄’死,也照样活不出一百年啊”我叹了口气:“所以我说,你们这条路是死路,走不通的!”

    “沈先生!!您可一定要救我们!!”老村长着急的站了起来,拽着我胳膊,似乎是害怕我跑了,满脸的绝望:“我们这帮山里人好不容易才走上大道!!好日子还没过够呢!!我们可不想死啊!!”

    “我救不了你们,只能给你们领路。”

    我说着,笑了笑。

    “能救你们的,只有你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