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忽悠

    听见这一番话,老村长倒显得还算冷静,跟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对视了一眼,没吱声。。。

    “你是什么东西?”那中年人问我,满脸的敌意:“你从哪儿来的?”

    “阎王爷是山外来的尸魔,他是从尸体修来的”石老头帮我解释道:“你们看看!这前辈有多厉害!看着就跟活人一样!咱们跟他比,差了可不止一点半点啊!”

    “别叫我前辈,担当不起啊。”我笑道:“咱们按照生前的岁数论辈分,叫我小沈就行。”

    老村长嗯了一声,客气道:“我们都是山里人,不太懂山外的礼数,要是有不对的地方,还请你见谅啊”

    “我们又不是活人,讲那么多礼数都是虚的。”我说着,强装着一脸的淡定,自顾自的走过去拉来一张椅子坐下,跟老村长面对面的聊着。

    “不用讲礼数?”那中年男人冷笑着问我:“那要讲什么?”

    我侧过头,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说,规矩。

    “咱们比活人要上档次,‘精’神境界也要高出不少,没有尔虞我诈,没有互相欺骗,虽然咱们这行也是弱‘肉’强食,但在很多情况下,我们都是一家人不分彼此”我笑道:“我来山里办事,凑巧路过你们村子,石老爷跟我说了你们的事,所以我才会想来帮你们。”

    “用得着你帮?”那中年男人一瞪眼:“你他娘的谁啊?”

    说实话,在那时候我心里比谁都慌,两条‘腿’都是软的,只有尽全力控制才能让它们不发颤。

    我自己拉过来椅子坐下,一是想装高人,二就是想掩盖自己的恐惧。

    要是站着站着,一个忍不住脚软瘫下去,这事就算是办砸了。

    不得不说的是爩鼠有脑子,估计它也知道我想干什么,还没等我给它使眼神,只听嘶的一声尖鸣,伴随着邪龇声,爩鼠脚下顿时就升出了层层黑雾

    这些村民看着跟活人差不多,但追根究底,他们全是冤孽,照样拥有冤孽趋吉避凶的本能。

    虽说他们没有碰触到这些煞气,可该感受到的,还是一样的感受到了。

    “姓沈的!!你想干什么?!”那中年男人瞪大了眼睛,像是在发怒,但眼中的恐惧还是显而易见的:“这耗子‘弄’出来的黑烟是啥子?!!”

    “煞。”我解释道。

    说着,我站起身来,拍了拍袖子上的灰尘。

    “我是出于好心才来你们村子,毕竟咱们是同类,互帮互助也是咱们的规矩,但要是你们不信我”我无奈的说:“我现在就走,行么?”

    “你他娘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那中年男人吼了起来:“给你脸了?!!”

    在座的这么多人里,那畜生是脾气最爆的,也是说话最难听的。

    最开始我还以为是小人‘肉’导致他变成这样,毕竟吃多了小人‘肉’,他们会越来越接近于畜生,大脑思维也会向野兽靠拢,所以脾气暴躁点也很正常。

    但仔细一观察,他跟老村长的眼神与体态特征,反倒是最接近活人的。

    现在我算是反应过来一件事了。

    郑老头说过,吃的小人‘肉’越多,活人就会越像是野兽,可是现在.....不对啊!

    老村长在村里的地位不低,他吃的小人‘肉’可以说是最多的,但他再怎么看也像是个活人,根本就不像是野兽啊!

    难道我们都想错了??

    最开始的变化,应该就是他们入魔成孽的变化,与郑老头说的相同,会越来越接近于野兽。

    但这也不是固定的变化。

    如果他们吃到了一定的数量,修成了一定的道行,会不会又否极泰来,反变成“活人”呢?

    “你想怎么样?”我问他。

    “老子让你坐下!”那中年男人吼着,表情可不是一般的凶狠:“把话说清楚再滚!”

    此时,爩鼠嘴里也开始往外吐煞气了,滚滚黑雾自它口中喷吐而出,先是升腾至半空中,最后又凝聚成一个雾球,再慢慢变化成了动物的形状。

    仔细一看那不就是个放大版的爩鼠头吗?

    那个由黑雾构成的爩鼠头,眼睛还放着红光,跟活过来了似的,张大了嘴,像是在冲这帮村民嘶嚎。

    “嘿,我在外面‘混’了几十年,还真没遇见过这么跟我说话的?”我强装镇定,笑呵呵的看着那中年男人:“你再跟我不客气,我就把你脑袋拧下来塞你屁.眼里,你信吗?”

    听见我这么说,那人愣了一下,像是没反应过来,估计是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的骂他。

    “我遇见过不少老前辈,活了几十年的有,活了几百年的也有,还真没遇见过你这么厉害的”我往前凑了凑身子,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敢问您是从哪个‘洞’府哪座山修炼出来的高人啊?我给你脸了是吧?”

    “你!!!”

    那人猛拍了一下桌子,直接站了起来,看他那意思像是要动手。

    但没想到的是,爩鼠的反应比我快,还没等他把手伸过来,飘‘荡’在半空中的那个黑‘色’爩鼠头,直冲他面‘门’就扑了过去。

    眨个眼的功夫,那团黑雾便将他的脑袋裹在了里面,滋滋的油炸声顿时不绝于耳。

    “你找死!!!”中年男人嘶嚎着,语气中满是痛苦的意味:“村长!!‘弄’死他!!这畜生敢跟我动手!!‘弄’死他啊!!”

    老村长没吱声,坐在太师椅上,耷拉着眼皮看着我,像是在想什么。

    “小胖,收手吧。”我弯下腰去,拍了拍爩鼠的脑袋:“给他一个教训得了,没必要‘弄’出人命来。”

    爩鼠吱的叫了一声,点了点头,随即就散去了那团雾气。

    待到雾气散尽,我不禁愣了一下,心里满是惊讶。

    小胖吐出来的这些煞气够厉害的.....竟然还有腐蚀的作用?!

    此时,那个嘴里不干不净的男人,鼻子已经凹了下去,像是被人一锤子砸凹的那般,脸颊上也少了几块‘肉’,直接能看见里面的肌‘肉’组织。

    他一个劲的喊疼,我也在替他喊疼看着是真的疼啊!

    “你他娘的敢‘阴’我?!!我.‘操’.你”

    “啪!”

    老村长没说话,很是干脆的扬起手来,给了他一巴掌。

    这巴掌的力度不大,但已经表明了老村长的态度。

    “坐下。”老村长半眯着眼睛,不动声‘色’的看了看他:“我想听听沈先生有什么高见,别给我‘乱’来,明白吗?”

    “村长!!我都变成这样了!!你还让我不‘乱’来?!”那中年男人悲愤‘欲’绝的吼着,指了指自己凹下去的鼻子:“这总不能算了吧?!!”

    “坏规矩的是你,我没拿你的命都算好了,你还想怎么样?”我反问道。

    话音一落,我紧皱着眉,问他:“要不咱们俩硬碰硬的干一次试试?”

    “来啊!!”他大吼着,脸上尽是杀意:“老子今天‘弄’不死你!!”

    “行,我丑话先说在前面,打起来我不留手,要是一不小心‘弄’你个魂飞魄散,你别怨我就行”我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寸步不让的看着他。

    老村长也随之站起了身,又是一巴掌下去,硬生生的把那人‘抽’坐下了。

    “老三,我不是说了么,让你别‘乱’来。”

    老村长冷冰冰的说着,转过头来看了看我,表情也温和了许多。

    “沈先生,我们都是山里的野鬼上不得台面,有些事不懂,还请您多指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