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演戏

    九十年代的山民很好骗,更别说这些吃过小人‘肉’导致脑子不正常的山民。,。

    他们的脾气跟动物差不多,单纯直接,有什么来什么。

    只要是害怕,那就一定会表现出来,这点已经得到了证实。

    “您先跟我们回村!!我让村里人好好招待你!!”石老头跟我说这话的时候,已经上来拽住了我胳膊,似乎是害怕我不帮他:“您可一定要帮帮我们!!”

    “是啊阎王爷!!咱们村还有好几个人呢!!都跟咱们一样!!”旁边那小年轻说:“我们可不想挨雷劈啊!!”

    “我”

    “哎别客气!!先跟我们回村再说!!”

    石老头的脾气很急,见我有些不乐意,便开始劝我,一边劝一边拽着我往帽儿村走。

    爩鼠在旁边看着也有些着急了,不停的吱吱叫着,看它那意思,好像还想扑上来咬人。

    “它是你朋友?”石老头问我。

    “对。”我点头道:“它跟我都是从坟里爬出来的,我化身成魔的那天,它就一直跟着我。”

    “这么说它还不是一般的耗子啊?”石老头有些惊讶的看了看爩鼠,问我:“它有啥本事吗?”

    我没吱声,瞥了爩鼠一眼,其意思不言而喻。

    “吱!!!”

    爩鼠跟我不是一般的默契,嘶叫了一声,嘴里霎时就冒出了一股子黑烟。

    站在旁边的那个小年轻算是最倒霉的,躲闪不及时,在第一时间就碰到了这些煞气,手臂上很快就开始发黑了,看着跟中了毒似的。

    “哎哎!阎王爷!!您这朋友咋动手呢?!!”那小年轻急得都快哭了,似乎还很痛苦:“它吐的这些烟有毒啊!!”

    “没事,你又不是活人,这些烟对你的伤害不大,休息几天就没事了。”我说着,假模假样的瞪了爩鼠一眼,骂道;“别‘乱’来!他们都是自己人!你给我客气点!”

    爩鼠是个演技派,这点在当时就印证了。

    听见我骂自己,爩鼠委屈的叫了两声,几步窜到了我肩膀上,不再去看那些人。

    “你们村还有多少人啊?”我问道,放缓了脚步,压根就不想跟他们走。

    “十个。”

    石老头给出的答案,与先前那个村民给的答案一样,看样子他还真没撒谎。

    我正准备再多问几句,石老头却不给我这个机会,拽着我就往村子走,急得不行。

    “你等我办完事再去吧?”我试探着问道:“我手里还有点麻烦事要处理,办完了再去你们村子也不急啊。”

    “人命关天啊!”石老头比谁都急,拽着我都不用走的,直接跑了起来:“您先跟我们回村!有啥麻烦事我们帮你解决!”

    我很想拒绝他的提议,真的,贼想拒绝,但他却不给我这个机会。

    这老东西跑起来的速度可不慢啊,哪怕是拽着我跑,那也比我全速跑要快得多。

    到这份上,我也没办法拒绝了,只能先跟着他们回村,之后再想‘抽’身而退的法子

    反正他们也看不出我的真身,去帽儿村溜达一圈,就当是刺探军情了。

    “慢点!”我跑到一半,忍不住开口说:“我的‘腿’前几天才伤过!现在还没好利索呢!”

    “好好好!!我慢点!!!”

    过了十来分钟,石老头拽着我跑到了村口,其他小年轻也没落下,纷纷跟着我们回来了。

    “石爷,老秃跟九儿还在外面呢,要不我去叫他们回来?”有人问了句。

    老秃.....九儿??

    被七宝他们斩首的那个村民,应该就是九儿吧??

    石老头没搭理他,仰起头来,扯着嗓子就嚎了两声,听着像是野兽的嘶嚎,反正跟人声是不怎么沾边的。

    “不用去了,他们一会就能回来。”石老头说。

    “你是在给他们发信号?”我问。

    石老头笑了笑,说,算是吧。

    话音一落,他松开手,很客气的领着我往村里走。

    “这地方叫帽儿村,是生我们养我们的福地,要不是生在这儿,我们也不能变成这样。”

    “村里其他人呢?”我假装不知情,问他:“这里的房子可不少,你们怎么才有十个人啊?”

    “都被吃了。”石老头嘿嘿笑着,似乎觉得这事稀松平常,用一种吃饭喝茶般无所谓的语气跟我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啊,留着他们也没用,都不上道!”

    我点点头,没再多问,跟着石老头就往村里走去。

    帽儿村最大的房子只有一间,就在靠近村东头的位置,那应该是村长的房子。

    石老头领我走到大‘门’外,轻轻敲了敲。

    “谁?”里面的人问。

    “我!老石!”

    “你带谁回来了?”那人又问,语气很是疑‘惑’。

    “能救咱们一命的人!”石老头着急忙慌的说:“你赶紧开‘门’!别跟我废话!要是耽误了大事,我非得吃了你不可!”

    “嘿,你现在说话可够狂的啊”

    这人一边笑着,一边把房‘门’打开,站在里面看着石老头,问他:“谁给你的勇气啊?我也是想吃就能吃的?”

    “大山,你别给我找乐,有正事!”石老头说道。

    “狗屁正事啊?”大山瞥了我一眼,又看了看爩鼠,眼睛一亮:“这耗子是你打来的?”

    “不是。”石老头说。

    “这人又是谁啊?”大山问着,仔细打量了我几眼,满脸的疑‘惑’:“我咋没见过他呢?他是从哪儿来的?”

    没等石老头帮我回答,屋子里便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

    “进来吧。”

    说实话,一听那老头儿开腔,我心里顿时就紧张了起来,先前才松下去的那口气,又不住的提了起来。

    他就是帽儿村的村长吧听这腔调‘阴’森森的肯定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

    “沈阎王,您请。”石老头说着,领着我走进了屋。

    在大厅里的八仙桌上,点着一盏煤油灯,昏暗的光线看着格外沉闷,直让我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桌边坐着四个人,年纪最小的都在四五十左右,年纪最大的只有一个,胡子‘花’白,看着像是七八十那样。

    “这就是我们村长!”石老头介绍道,又给那老人说:“这是我们在山上遇见的朋友,他是来帮咱们的!”

    老村长没搭理他,直接问我:“你是谁?”

    “跟你们一样。”我笑道:“咱们勉强算是同类吧。”

    “同类?”老村长点点头,也笑了起来:“老石说你能救我们,但我还真不知道有什么需要你救的。”

    “命,你要吗?”我问。

    霎时间,老村长不笑了,表情也疑‘惑’了起来,像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听石爷说,你们是靠着吃人修炼的,跟山外的同类不一样”我叹了口气,一脸的无奈:“难道没人教过你们修行吗?”

    老村长摇摇头,说这还真没有,方圆几十里都没有他们这样的人。

    “山外的同类不吃人?”老村长问我,一脸的疑‘惑’:“那它们是怎么修行的?”

    “跟我一样炼气。”我说道。

    “吃人有什么不好吗?”老村长将信将疑的看着我。

    “血‘肉’皆是秽物,你们吃‘肉’就等于吃秽,想要长生不老得道成仙你们差太多了!”我摆出了一副老先生教育后生仔的样子,恨铁不成钢的说:“吃人能得到的能量太少,还不如炼气呢!更何况吃人是有瘾的!你们吃的越多!自身积攒的秽气就越多!这些秽气都能要你们的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