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装鬼

    一个人在树林里走,而且还是有敌人潜伏的树林那种紧张感我这辈子都忘不掉!

    哪怕我怀里抱着爩鼠,心跳依旧是快到了极致,就差没从嗓子眼蹦出来了。。。

    比起我来说,爩鼠要稍微冷静一些,起码不像是最初那般害怕了,瞪着小眼镜,不停左右扫视着,看起来很是警惕。

    “谁?!”

    忽然,前方有人喊了一声,语气很是疑‘惑’:“谁在哪儿??”

    听见这声音,我停住脚,强忍着心里的恐惧回答道:“我!”

    很快,前方林子中就亮起了几个绿点,像是萤火虫散出来的光,看着非常的醒目。

    四五六七....八!八个点!那应该就是四个人!

    一看我停下脚了,那几个人也就停了下来,似乎对我还有些警惕,没有继续‘逼’近。

    “你是谁啊?”

    “同类。”我简短的答道,右手放在腰后,握紧了棺材钉,左手也在腰后,只不过是握紧了拳头,指节都握得生疼,想要借此让自己冷静一些。

    “同类?”

    刚才问我话的人,此时又一次开了口,很疑‘惑’的问:“是我们的同类?”

    “不一定。”我答道,强挤出来了一丝笑容:“我好像跟你们有点不一样。”

    “你不是活人吧?”那人问我,语气有些失落:“你身上有死人的味道,跟活人不太一样,跟我们也不太一样”

    “你来这里干什么?”另外一个人开了口问我:“你怀里抱着的是什么?”

    “我是凑巧路过,也没想到会遇见你们”我叹了口气:“我抱着的是我朋友。”

    “耗子是你朋友?”那人一愣。

    “它跟我们一样。”我笑道。

    听见我的话,那人很肯定的说,不一样,一点都不一样。

    “它身上有畜生的味儿,前段时间我们打来的黄鼠狼,也有它的那种味儿。”那人问我:“你是准备吃它吗?”

    “吃它干什么?它可是我朋友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爩鼠丢在了地上,缓步向那些人走过去。

    每一步都走得很稳,但每走一步,我心里也会更虚。

    等我走到那些人面前,只觉得呼吸都不畅快了,‘胸’口像是被压着一块石头,闷得不行。

    “你们是怎么死的?”我看着面前的这几个人,笑呵呵的问:“你们是死后变成的鬼吧?跟我不太一样啊!”

    这四个人的打扮,跟我们对付的那俩村民一样,百分百都是帽儿村的人。

    站在最前面的村民,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两鬓‘花’白,但头顶上却还是黑的,耳垂大但眼睛不大,看着有种贼相。

    另外三个的年纪都在二十岁左右,全都是普通的大众脸,都没什么特点。

    “我们可不是鬼啊。”那老头儿冲我笑了笑,眼里倒是没敌意,只是带着一些警惕罢了:“我们是人。”

    “人?”我装出一脸的疑‘惑’,看了看他们,又问:“那你们身上怎么有死人的气味?”

    老头儿耸耸肩,说这味道是沾上的。

    “你是人是鬼啊?”另外一个小年轻问我,满脸好奇的说:“你跟我们差不多,但味道不一样,你从哪儿来的?”

    “山外来的。”我说着。

    “你是鬼?”老头儿问我。

    我想了想,说,我是魔。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几个冤孽的脑子并不好使,当然,也能说是落‘阴’身成功的唬住了他们

    得亏老爷子帮我炼了落‘阴’身啊,这还真是个救命的异术

    如果没有落‘阴’身护着,此时我们肯定要面对这巨大的麻烦

    别看他们只有四个人要是一起动手收拾我们我们十有**都得栽!

    “魔?”那老头显得很是诧异,眼中的警惕倒是没了,反而有些害怕的看着我:“你是什么魔啊?”

    “尸魔。”我耸耸肩:“由尸体化来,吞‘阴’气,炼阳气,之后再借道行铸炼‘肉’身,最后就能变成我这样。”

    “尸魔?!!”一个小年轻喊了起来:“我去过寺庙!!我听老和尚说魔是”

    “你们不也是吗?”我反问道:“有必要这么惊讶?”

    老头儿瞪了他一眼,回头冲我笑着说:“你别介意,山里的娃子没见过世面,敢问小兄弟你贵姓啊?”

    听见这问题,我下意识的就要报名字,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太合适,便借着老爷子的名号忽悠了一阵。

    “我姓沈,行里人都叫我活阎王”

    “哟!这名儿可够霸道的!”那老头儿笑着,伸出手来:“我姓郑,全名郑石。”

    我跟他握了握手,客气的说了声幸会。

    “在山里待了这么些年,我们还是第一次看见你这样的同类”石老头热切的看着我,说道:“您要是不着急赶路,能不能赏脸去村子里坐坐?我想我们肯定有一些共同话题啊!”

    不得不说啊,一听石老头这话,我心里顿时就慌了起来。

    这老东西难不成看出了我的真身?想要把我骗进村子里吃了??

    但这也不应该啊!

    如果他们真看出了我是活人,就他们那种近乎于饿鬼野兽的‘性’子,现在肯定得动手啊。

    “去村子里坐坐?”我皱了皱眉:“山里还有个村子?我咋没看见呢?”

    “就在那边!”石老头说,还热切的给我指了个方向:“可能是你走太急没注意到,我们村就在那儿!”

    我咳嗽了两下,壮着胆问他:“我怎么感觉您有话要说啊”

    “哎!我没话说!您是不是不放心?!”石老头显得有些着急了:“我请你去村子里做客绝对没恶意!村子里都是咱们这样的人!只是想跟你聊聊!”

    “聊啥啊?”我问。

    石老头犹豫了一下,像是不好意思开口,面‘露’难‘色’的想了一会才问:“沈阎王,你也是靠着吃人修行?”

    我摇摇头说没有,我不吃人。

    “那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石老头很诧异的看着我:“你看起来很像是活人,比我们都像,我听村长说越厉害的鬼怪,就距离活人越近你肯定比我们厉害吧?”

    “咱们差不多吧,比不出哪个厉害,反正我感觉你们跟我差不多”我笑道:“说起来我也好奇,你们不像是炼气修行的.....你们都靠吃人‘肉’修炼吧?”

    石老头嗯了一声,说对。

    “少吃点吧。”我叹道,装出了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我听行里的老前辈说过,吃的血‘肉’越多,咱们就越像是畜生,你看看你们这样”

    我一边说,一边指了指他们。

    “你们都快脱离人样了!再这么下去可得遭大劫啊!”

    “大劫?”石老头愣了愣,有些害怕的问我:“啥子大劫?”

    “吃血‘肉’则聚秽气于身,你们又不是炼气的鬼怪,所以这些秽气肯定散不出去啊。”我唉声叹气的说着:“秽气不散,就会融入进你们的四肢百骸,让你们从人体‘肉’胎脱出,等再过一段时间,这些秽气还会给你们引来雷劫,就像是东三省那些修行的畜生一样,一道天雷下来就会劈得你们形神俱灭啊”

    老爷子说过,东北的仙家都是被雷劈过的,无一例外。

    就齐齐哈尔那一块,平均算下来,每年都得劈死几十号修行的仙家

    “哎呀!!这事咋没人跟我们说呢?!”石老头顿时就急了,着急忙慌的问我:“沈阎王!!你有解救我们的法子吗?!”

    我嗯了一声,说。

    “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