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岔子

    被常龙象按在地上的村民,此时像是缓过了劲儿,疯狂的挣扎了起来。.。

    但好在有黑绳作为助力,他越是挣扎,脖子上的黑绳就套得越紧,我们跟它回旋的余地也就越大。

    常龙象知道我们绑绳子有点费劲,咬着牙,硬是捏着那人的脖子提了起来,等七宝连着在他身上捆了四五圈,这才吃不住劲儿把手松开。

    “他娘的,这犊子的力气比老秃大啊!”常龙象一脸无奈的说,抬起手让我们看了看,只见他虎口这一块有些肿胀,看着颜‘色’发红。

    “你没事吧?”我担心的问了句。

    常龙象摇摇头,说自己没事,只是虎口这块被扯着了,缓一缓就能好。

    在那瞬间,被我们用黑绳捆住的村民像是要临死反扑了,硬生生的将口中石块咬碎,张嘴就要喊出声来。

    我看见这一幕,连想都不敢想,从兜里抓出一把先前备好的铜钱,直接丢进了他嘴里。

    那些铜钱都是蘸过血的,表面还涂了一层朱砂沫子,一进他的嘴里,下一秒就开始发烫,听着都有种滋滋的油炸声。

    “大胖拽绳,七宝‘操’刀,我负责堵嘴。”

    我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又回头看了郑老头他们一眼:“你们俩保持警惕,帮我们放风。”

    “怎么跟黑.社会作案杀人似的”郑老头嘀咕道。

    “差不多一个意思,但我们是在替天行道。”我说着,把用来装柳叶的铜罐拿出来,猛地塞进了那人的嘴里,并且死死按住。

    “嗯,黑.社会也这么说。”常龙象一本正经的说:“梁山好汉就是例子。”

    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搭腔。

    “砍哪儿?”七宝‘操’着大砍刀,问我:“砍头是吧?”

    “就跟杀猪一样,杀头杀屁股各有各的杀法,你觉得哪儿顺手就在哪儿下刀子。”我不耐烦的答道。

    七宝嗯了一声,随后就示意我们往旁边站点,他要动刀了。

    “唔!!!”

    被堵住嘴的村民,此时也疯狂挣扎了起来,双眼之中尽是绿光,连眼白都被染成了碧绿‘色’,看着都吓人。

    但再怎么听,他唔唔叫着也‘挺’可怜的,要是让他再这么叫下去,我十有**都得心软,所以我在那时候做了一个最正确的选择。

    “动手吧,别犹豫,一刀下去什么都了结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捂住耳朵,表示自己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七宝恨铁不成钢的白了我一眼,举起刀子就要砍下来,但我又忍不住叫停了。

    “等等。”我说着,左右扫视了一圈,确定没有风吹草动,这才问那个村民:“你娃儿想死不?”

    他疯狂的摇着头,犹如磕了‘药’那般,整个人抖得如砧板上待宰的鱼。

    “我问什么,你说什么也不用说,点头摇头就行,明白吧?”

    他点点头。

    “你们村子里的人呢?”我问。

    他既没点头也没摇头,表情异常尴尬。

    其实我也理解,这个问题不好用点头摇头来回答,只能凭借眼神。

    他死命的往右边看着,也就是帽儿村的方向,不停冲我眨着眼睛。

    “在村子里是吧?”

    他点点头。

    “加上你跟老秃,你们村一共还有多少人?”我问。

    村民瞪大了眼睛,把两只手全部摊开,指头伸得笔直。

    “一百个?”常龙象很惊讶的看着他。

    “放二十年前他们村也不到一百口人。”七宝没好气的说。

    “十个?”我问。

    那村民不敢犹豫,忙不迭的点头。

    “他们全都在村子里对吧?”我问:“都聚集在一起?”

    他又点点头。

    得到这些消息,我松了口气,心满意足的把耳朵捂上,跟七宝说:“砍了吧,把脑袋剁下来应该就没事了。”

    七宝也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在大事上他可不掉链子,扬手下去就是一刀,但没能一刀把那人的脑袋砍下来,只砍进去半截,像是被骨头给抵住了。

    也许那村民看明白了,我们是打算杀人灭口,被砍了这么一刀,他挣扎的程度也是越来越疯狂。

    毫不夸张的说,这牲口虽然被绑着,但还是一样的能蹦跶,整个人就跟上了岸的鱼差不多,疯狂的在地上蹦跶着,连常龙象都要按不住他了。

    “你按着点啊!”七宝气急了骂道:“这畜生的骨头也不知道怎么长的!刀刃卡住拔不出来了!!”

    “我已经在按了!!”常龙象着急的说:“他挣扎的力气太大!我按不住啊!!”

    说来也巧,就在那时候,爩鼠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忽然支起身子,向帽儿村的方向看了过去。

    刚看了一会,它就着急忙慌的嘶叫了起来,整个鼠的感觉都变了,像是受到了威胁那般,有种炸‘毛’的意思。

    “有情况?”我问。

    爩鼠点点头,看了看我,又往那个方向看了看,眼神里满是焦急。

    “是不是有人来了?”

    听见这问题,爩鼠想了想才给我回答,一边点头一边吱吱的叫。

    “这下咋整?!”七宝用脚踩着那村民的‘胸’口,猛地往上一‘抽’,伴随着骨头断裂的脆响,砍刀总算被‘抽’了出来。

    奇怪的是,那村民的脖子被砍开这么大条口子,也没有往外流血的迹象,伤口的截面呈红‘色’带白点,看不见半点血。

    “赶紧‘弄’死他!”常龙象催促道:“先砍死他咱们再撤!”

    “带他走。”我说道,表情无比凝重,皱了皱鼻子一闻,只发现空气里传来了一股臭味。

    那种臭味很特殊,似是腐臭,但又没那么浓烈,带着一些‘阴’气的味道,闻着有些像是书本发‘潮’的味。

    这种味道我不光是现在闻到,在老秃跟这个村民身上我都闻到过,貌似是他们特有的。

    “行!我现在就背着他走!”常龙象说着,弯下腰就要把那人背起来,但无奈的是那人挣扎得太厉害,任凭常龙象再怎么努力,也没能将村民背上。

    在这时,那种奇怪的味道距离我们也越来越近了,闻起来也越来越刺鼻,连郑老头他们这种普通人都能闻到。

    七宝跟常龙象还算是冷静,陈秋雁跟郑老头则紧张了起来,两个人脸‘色’发白的看着我,都在等我拿主意。

    “我已经修成了落‘阴’身,普通冤孽分辨不出我是活人还是冤孽”我咬了咬牙,说:“爩鼠跟我走,咱们俩去稳住他们,给其他人争取时间。”

    “你们自己去?”七宝一愣:“不带我们?”

    “这牲口不会让你们如愿的,就地解决吧。”我叹了口气,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表现得很是无所谓:“其他人你们不用担心,我会拖住他们的。”

    七宝没说话,跟常龙象对视了一眼,都点点头。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都清楚,我所说的这个计划,算是风险‘性’最低最小的计划。

    不管是带走他还是就地杀了他,都会有打草惊蛇的几率,所以唯一的机会,就是让我去拖住其他村民,给他们争取时间。

    在这过程中,他们趁机干掉被抓住的村民,再从我这边找突破点

    “你真的不会被发现?”陈秋雁忍不住问我,脸上满是担忧:“你可是活人啊有心跳声还会呼吸他们不会发现吗??”

    “放心,不会。”

    我笑了笑,把爩鼠抱起来,转身向那个传来怪味的方向走去。

    “在你们眼里,我是人,在他们眼里,我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