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抓单

    爩鼠领着我们往树林里走的时候,那姿势甭提多欠揍了,与活人一样靠着两条腿走,前爪则是摇摆个不停,社会大哥的风范很足,绝对属于出一次门被人打六百多回的那种。

    当时我还纳闷,心说爩鼠原来走路也不是这样的啊,它这是跟哪个畜生学的?

    我一边琢磨着,一边扫视了一下在场的人,不到三秒就有了答案。

    狗日的七宝。

    “你就不能教它点好的?”我拍了拍七宝的肩膀,痛心疾首的问他:“好好的一只肥耗子让你教成这样,你心里就不觉得愧疚吗?”

    七宝一愣,我为啥要愧疚呢?

    “看它走路的姿势,多他妈有范儿啊!”七宝说着,颇有种王婆卖瓜的意思,还冲我竖起了大拇指:“就它这样的耗子在街上走着,你看看谁敢惹!”

    “谁不敢惹?”我反问道:“要是我看见有一只肥耗子在街上这么走,我上去就是一脚,直接踹飞它的狗头!”

    听见这话,走在最前面的小胖缩了缩脖子,走路的姿势很快就变得低调了起来,小心翼翼的那样,完全暴露出了它胆小如.....它本来就是鼠!

    往林子里走了大概十分钟,爩鼠便停下了脚,回头看了我一眼,冲我挥了挥爪子。

    “在前面?”我问。

    爩鼠点点头。

    “要不然让耗子上去咬呗?”七宝试探着问我:“它体内的煞气可比咱们厉害多了,一打十都有可能啊!”

    “但是它怂啊。”常龙象接过话茬,一脸看透本质的表情:“你们能期望一个怂货大杀四方吗?”

    不得不说,常龙象这话倒是挺能服众的,所有人都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看着那个小心翼翼贼头鼠脑的背影.......确实是有点怂啊!

    它刚才走得那么霸气,不会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吧??

    想到这里我也不禁觉得好笑,这耗子咋跟小孩似的。

    “胖子,你上。”我提醒道:“咱们先抓个单试试,要是对方不止一个,你就别急着动手,听我指挥。”

    “好的长官!”常龙象憨笑着冲我敬了个礼。

    “你掩护我,咱们俩玩黑绳战术。”我说到这里,冲爩鼠使了个眼神,示意让它回来。

    这耗子跟我的默契倒是不错,见我使眼神了,二话不说就跑到我脚边,等着我给它安排任务。

    “你保护陈姐跟郑老爷,我们需要你支援的时候,你也不能怂,知道吗?”我苦口婆心的说着,跟哄小孩似的,从兜里掏出一小块牛肉干给它:“你可是纵横三界谁也不怵老爩哥啊,不能在这事上掉链子,别给自己丢鼠啊。”

    爩鼠应该是听懂了,一边点着头,一边接过牛肉干,开心的啃了起来。

    前方的树林里依旧是静悄悄的,没有动静,也没有阴气散出来,起码我们谁也没看见。

    由于情况特殊,所以在那个时候我们没敢开灯,只能摸黑排着队往林子里走。

    “有不对劲的吗?”

    “没有。”我嘴里嚼着灯芯草,不停左右扫视着,只感觉心里有点莫名的慌:“会不会是小胖弄错了啊......这里的气氛不像是有状况啊......但是.......”

    就在这瞬间,我很清楚的听见,前方林子里传来了一阵呼吸声。

    不对,那应该是较为平缓的呼噜声,听着声音还挺大,不像是动物发出来的。

    “那畜生在睡觉?”七宝压着嗓子,凑到我耳边问我:“咱们打个偷袭战吧?”

    常龙象也凑了过来,没说话,安安静静的听着。

    “慢慢走过去,龙象,要是你能看见目标了,直接带队冲。”我低声说:“我跟七宝在后面拿黑绳阴他,保准他没翻身的余地。”

    常龙象没吱声,点点头就走回去了。

    跟在他身后,又往里走了一截路,只发现四周的空气都潮湿了起来,身上有种特别腻的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在这时,空气里也有了种不一样的味道,闻着像是腐臭。

    “老沈。”七宝忽然拽了拽我,压着嗓子说:“地上。”

    我没多想,顺势低头一看,立马就打了个冷颤。

    在距离我们不过半米远的土堆上,有两个已经高度腐烂的人头骨,脸上的肉已经被啃食的差不多了,只有一些腻腻乎乎的东西还留在上面。

    看不出血迹,但看着发黑。

    位于人头骨不远处,还零零散散的残留着一些人骨,上面都没肉了,比狗都啃得干净。

    “呼........”

    听见越来越大的呼噜声,我心里不禁有些紧张,转头一看,七宝跟常龙象也是这样,借着极其微弱的月光,我都能看见他们额头上的冷汗。

    没事的。

    不是什么厉害的冤孽。

    他们只是像活人的冤孽,不过是一些食人魔而已.......

    我心里不停的安慰着自己,但这点安慰很明显没有用,双手该是发抖还是在发抖。

    很快,我们就走到了林子口,前方应该是一个烂石地,遍地都是那种大小不一的石块,倒是没看见有什么植物遮挡。

    打呼噜的那人,就躺在石地的正中间,面朝上睡着,呼噜没停下,似乎是没发现我们。

    他貌似挺会享受的,不知道是怕自己落枕还是怎么的,头底下还枕着一个人头骨,看着无比的显眼。

    在他四周,地上零零散散的全是人体零部件,但没看见带肉的,应该都被他吃光了。

    看见这一幕,所有人都不敢说话,屏住呼吸,等待着常龙象发起进攻。

    常龙象没有急于偷袭,蹲下身捡起一块包子大小的石头,用手掂了掂分量,似乎还挺满意的。

    我当时就想提醒常龙象,千万别拿石头砸人,以免打草惊蛇,但好在常龙象不笨,没有瞎搞,抬起手,头也不回的冲我们竖起三根指头,开始倒数。

    “三。”

    我心里跟着默数,接过七宝递来的黑绳一头,肌肉紧绷了起来。

    “二。”

    七宝半弓着腰,死死的咬着牙,额头上全是冷汗,身子都在发抖。

    “一。”

    当常龙象倒数至一,没有半点犹豫,拿着手中的石块就冲了上去。

    别看他胖,认真跑起来的速度,比我跟七宝加在一起都快!

    还没等那人爬起来,常龙象就跑到了他身前,高举起石头往下一砸。

    天知道常龙象这一砸的力度有多大,石头刚落下去,直接砸裂了那人的两侧嘴角,硬生生塞进了他嘴里。

    真的,当时我除了惊喜就是意外了,这胖子还挺有脑子啊!

    咱们玩的是偷袭,除开控制对手速战速决之外,还需要保证一点,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常龙象做到了。

    “牛逼啊!”七宝低声喊了起来,脸上虽说满是惊喜,但也有点疑惑:“这狗日的应该跟老秃一样刀枪不入,但嘴这一块咋能砸进去呢?”

    说着,七宝表情一僵,问我,不会是偷袭错人了吧?

    我没说话,指了指那人怀里抱着的小腿:“自己看。”

    那条腿应该是个男人的腿,上面全是腿毛,虽说残缺不全,但还是多少有点肉的,闻着不光是腥那么简单,还臭。

    “你他妈的就不能腌一下?”七宝在黑绳那头打了个圈,直接套在了那人的脖子上,不停干呕着:“不觉得臭是吧?!”

    “赶紧的别废话!!”我低吼道,见那人眼里的绿光越来越盛,只感觉心里慌了起来,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这时,常龙象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忙不迭的喊了一声。

    “快绑!!这畜生的力气变大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