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肉身

    帽儿村不大,但楼房却极为密集,一眼看过去,密密麻麻的全是老屋。

    在百米外用望远镜看,我们并没有发现活人的踪迹,也没有发现冤孽的踪迹,安静得诡异。

    刚开始我还觉得纳闷呢,心说那帮畜生跑哪儿去了?难道是发现我们的踪迹了?

    这也不对啊......如果真是这样,在他们发现我们的时候,爩鼠也应该会发现他们。

    “你刚才到底在瞟什么呢?”我问爩鼠。

    我们赶到这地方的时候,爩鼠老是往右边看,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但它也没别的特殊反应,只是单纯的看了看,就把脑袋转了回来。

    “吱!”爩鼠叫了一声,又往那边看了一眼。

    “有人是吧?”我问它。

    爩鼠没反应,眼神中似乎是有些迷茫,好像它也摸不准一样,过了会才点点头。

    “去看看?”七宝举起毫无作用的五连发,似是能给他壮胆,说起话来都有底气了:“咱们现在去抓单?”

    “一起走,谁也别掉队。”我说道,想了想,又觉得有点不放心,再次嘱咐了一遍:“动起手来千万别心软,他们都是冤孽,不是活人,弄不死他们,咱们就得死,明白吧?”

    “放心。”常龙象笑道:“这点大家心里都有数。”

    “小沈,想要干掉那些怪物......是不是得用桃木枝啊?”陈秋雁小心翼翼的问道:“我记得你带的桃木枝不多,够用吗?”

    “桃木枝不是最主要的,想灭掉他们,那就必须用到阳火。”我解释道:“先控制住局面,尽可能的把他们镇住,之后再用别的办法引来阳火,一口气全烧了就成!”

    话音一落,我想了想,又补充道:“就算没有阳火也不怕,被黑绳镇住之后,他们的弱点就会暴露出来,子弹不能轻易的干掉他们,但能打入他们的肉身,到那时候.......”

    没等我把话说完,常龙象就如灵光一闪,出人意料的领悟了我的意思。

    “要不然咱们拿锯子锯?锯掉他们脑袋不就行了吗?”

    听见常龙象这么说,七宝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七宝兴致勃勃的问:“咱们有锯子吗?”

    “没有。”常龙象憨笑道。

    “那你说个屁!”七宝气得都想踹他。

    我点点头,帮着常龙象解释了一句:“他的想法没错,那些冤孽都有活人的特性,搞不好脑袋掉了,他们也就死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催促七宝拿装备,冷兵器就是最佳选择,越长越好。

    翻找了一会,我们一共找出了三把匕首跟一把开山刀。

    没给他们多做解释,我拿起开山刀,很干脆的在脉门上划了一下,从刀尖到末端,每一个部位都沾上了人血。

    之后又趁着血迹没干,我撒了一层朱砂上去,这才递给常龙象:“兵器属煞,借着人血跟朱砂,勉强能开刃,砍人砍冤孽都没问题。”

    “你是不是有自虐倾向啊?”七宝小心翼翼的问我。

    “滚一边去。”我白了他一眼,继续给那些匕首开刃,万分没好气的说:“要不是我宅心仁厚,你信不信我让你来开刃?”

    七宝讪笑了两声,不说话了。

    自打我修成了落阴身,说真的,我还真有种不怕死的精神。

    具体这种精神是怎么来的......那还得从出发前说起。

    那天我在楼下整理药材的时候,意外被一截枯干的虫草将手指扎破了,血霎时就流了出来,伤口看着还挺吓人的。

    但奇怪的是,还没半分钟,血就彻底的止住了,手指上传来的疼痛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等到中午饭点,手指上的伤口只剩下一道红印,连结痂的过程都没有,那种奇异的变化直让老爷子兴奋不已。

    “对了!这就是蛊入身该有的状态!”老爷子兴高采烈的说:“落阴身是蛊气行百骸,蛊中养阴气,等你修成了升阳身,这种变化会更明显,搞不好你最后都能修成阿蛊身!”

    阿蛊身者,魂纳阴,魄纳阳,**弗散,生机不绝......

    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超出生死轮回的境界......难不成真能达到?

    曾经我是不信的,但自从我发现自己的肉身恢复性变强后,我就彻底的信了。

    刚入门槛的落阴身尚且如此,在这之后的升阳身,还真身,顿窍身,通孽身......那得多厉害?!

    据老爷子猜测,我的肉身恢复性是根据蛊气变化的,越是往后修行,我肉身的恢复性就越强。

    “要是你修成了通孽身,说不定就成传说中的阿蛊身了,那就是神仙境界啊!”老爷子跟我说起这话时,脸上除了兴奋就只有兴奋。

    他是打心底里想为我好,只要我变得越强,以后的路就越好走,我所能遇见的麻烦也都不是麻烦。

    只有这样,老爷子才能真的放下心来,好好享受老年生活。

    不说别的,就单说小人国这事,我敢保证自己前脚一出门,后脚老爷子就得担心,估计他连觉都睡不好.......

    其实在发现落阴身带来的福利后,我也跟老爷子聊过,让他跟着我一块练。

    有这种“绝世武功”放着不练,那不是脑有病才干的事么?

    更何况老爷子年事已高,如果他练成了这门功夫,指不定还能活多少年呢!

    我已经没有别的亲人了,只有老爷子一个,我可不想让他走在我前面,要走得一块走,留我一个人那得多孤单?

    但老爷子没答应,当场就拒绝了我,并且一脸无奈的给出了理由。

    葬人经只能有一个人练,多一个人,势必要出大事。

    “这世间存在的蛊气各不相同,其中的阴阳二气不同,或多或少,其中的生气也不同,或有或无。”老爷子跟我说这话时,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很认真的说:“修行落阴身这一流的蛊术,自身蛊气会变得极其特殊,如果有别人练过这种蛊术,只要跟你相遇,百分之百会打起来,而且是你们同时失去理智,直到不死不休的那种。”

    “为啥?”我问。

    “俗话说得好,一山不容二蛊,从某种角度来说,修行了落阴身一脉的蛊术,你们都变成了一种特殊的活蛊。”老爷子说:“同样的活蛊,只能活下来一个,就跟苗疆养蛊的手段一样,罐子里那千百只蛊虫是不可能共存的,斗蛊之后的胜者才有资格继续活着。”

    “是一山不容二虎吧?”我小心翼翼的纠正道。

    “押韵就行,你跟我废什么话呢?”老爷子白了我一眼。

    不得不说,得到这个答案,我当时也有些失落,但很快就兴奋了起来,又给老爷子出了个主意:“等你**十了,身子骨开始变差了,你就练呗,大不了咱们不见面!”

    “那还不如死了呢。”老爷子笑道,拍了拍我的头:“我就你一个孙子,要是见不着你,我活着还有啥意思?”

    老爷子不是那种能够随意表露感情的人。

    他能跟我说出这话,足以说明我在他心里有多重要。

    说起来也挺丢人的,一听老爷子说那番话的时候,我眼睛都红了,差点没把眼泪掉下来。

    “你想啥呢?”七宝冷不丁的戳了我一下,问我:“开完刃了还不止血,你想死啊?”

    “没事,它自己会止住的。”

    我说着,随意拿出毛巾擦拭了两下。

    “小胖带路,大胖开路,我跟七宝殿后,陈姐跟郑老爷走中间,就算是看见秦始皇诈尸了都别分散。”

    “明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