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群鸦

    经过老秃这事,郑老头返回帽儿村的动力,似乎变得更强了。

    吃完早饭,他就一个劲的催促着我们进山,表情可不是一般的急切。

    “你急啥呢?”七宝当时还问他:“村子里都没人了,那些小人也没了,你急着回去干啥?”

    郑老头没多想,很坦然的跟七宝说,他必须得回去看看。

    “那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就算现在已经没了,我也得回去看一眼。”郑老头说这话时,也征求了一下我们的意见:“要是你们觉得风险大,那就别跟着我走了。”

    “别啊!”七宝忙不迭的说:“我们肯定得跟着!这活儿我们又没收钱,要是就这么回去那可亏大发了!”

    “你们是对小人国感兴趣吧?”郑老头问道,表情很是认真,似乎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推测,开门见山的跟我们说:“之所以跟我回村,也是因为这点......总不能真是雷锋吧?”

    七宝没搭腔,我却点点头,说,是。

    “你们也想要小人?”郑老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老眼之中透出的认真,似是一把刮骨刀,想要将我的伪装一一刮去。

    可惜的是,我并没有伪装,大大方方的跟他说实话。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见见小人国,毕竟这种国度只存在于传说里,要不是因为你,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触及它.......”

    “就因为这点?”郑老头又问:“真的没骗我?”

    “还有一个原因。”我笑了笑:“我想要小人国的果子。”

    听见我这个回答,别说是郑老头了,连七宝他们都不由一愣。

    “小人国的果子?”郑老头满头雾水的看着我:“啥果子?”

    “你说的那种,小人们用来填肚子的坚果。”我说着,摊了摊手:“那东西对于我来说很有用,所以我才会跟来。”

    “他们呢?”郑老头不动声色的问。

    “老沈都来了,我们能不来吗?”七宝很干脆的回答道:“就当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看看热闹还不行啊?”

    对于这个答案,郑老头倒显得挺满意的,笑了笑也不再多问,带着我们便往山里走。

    穿过树林,进了帽儿山,这一路上都没遇见麻烦。

    没有冤孽出现,更没有帽儿村的食人魔来搞偷袭,走着走着我们都觉得轻松了不少,那感觉就跟踏青春游差不多。

    但越是往后走,我能够感觉到的轻松就消失得越多......

    “太安静了。”

    我说着,看了七宝一眼,问他:“你感觉到了没?”

    “啥?”七宝叼着烟,满脸迷茫的问我:“感觉到啥子?”

    “没敌人啊。”常龙象也有些纳闷了,看了看我:“有情况了?”

    我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表情很是难看。

    “太安静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扫视着四周,眼里满是不解:“往外靠的那些林子里,多少还有点虫鸣鸟叫,但是越往帽儿山的深处走,这些声音就消失得越彻底......”

    也许他们都没注意到这点,直到我提出来,七宝跟常龙象这才发现不对劲。

    “老秃子不是说了么,他们不光吃人也吃动物,难不成山里的畜生都让他们给造光了?”常龙象一脸认真的分析着。

    我说不一定,山里的动物太多,想要吃光它们,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帽儿村的人口基数太小了啊......

    “可能是被吓跑了吧。”我说,皱了皱眉:“变成老秃子这副模样,肉身已经远离了人类的标准,十成有九成似冤孽,动物大多都能见鬼,更有趋吉避凶的本能,所以.......”

    当我说到这里时,一阵突如其来的乌鸦叫,顿时打断了我的话。

    顺着这阵鸦叫看过去,在不远处的林子上方,有上百只乌鸦挤在一起,蹲在树冠上打量着我们.......

    记得在陪老爷子处理五福尸的时候,我们也在山里遇见过鸦群,更遇见过乌鸦中的霸主,那只长得其丑无比的瞳子乌。

    瞳子乌带领的那些乌鸦,与这些突如其来的乌鸦相比,灵性要更足一些。

    此时我们所见的鸦群......貌似只是由普通乌鸦组成的,并没有什么特殊性。

    “这些乌鸦是冤孽变的?”七宝问我,手里紧握着五连发,似乎是有些紧张了。

    “应该不是。”我摇摇头:“但咱们还是小心点好,山里的畜生都失踪了,逛了半天也只看见这些乌鸦......不对劲啊!”

    “郑老爷,这里距离帽儿村还有多远?”陈秋雁问了一句。

    听见这问题,郑老头没吱声,先是左右看了看,又回头看了看,似乎是在确定什么。

    “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八点多,咱们就能赶到村口。”郑老头笑了起来,表情也有些兴奋了:“这都多少年没回去了,没想到路比原来还好走!”

    “还有这么远啊.......”陈秋雁皱了皱眉:“晚上才能赶到帽儿村,这风险有点大了。”

    “没事。”我说着,猛拍了两下行李包,直接把躲在包里睡觉的爩鼠拍醒了。

    这小家伙像是永远也睡不够那样,刚跟着我们从店铺里出来,就直接进入了假冬眠模式,哪怕老秃这个麻烦找上门来,它也没有清醒过来的意思。

    只有我们主动弄醒它,这耗子才会赏脸睁开眼......

    “你又不是猪,睡这么久养肉啊?”我好笑的说道,给爩鼠剥了根火腿肠,递给它:“跟着我们一块走,要是遇见麻烦,我叫你出手你就出手,明白吗?”

    爩鼠吱的叫了一声,双手抱着火腿肠,睡眼惺忪的啃了起来,时不时的还打个哈欠。

    郑老头在前面领着路,头也不回的问我一句:“这耗子能敌过那些畜生吗?”

    “应该能。”我如实说道:“它们只是变成野兽了,并不是真正的冤孽,肉身还保存着活人的特征,所以不可能有毒抗性,更何况爩鼠的毒不是普通的毒,是煞气在起作用......”

    “煞气?”

    “对,别说是活物,就是普通阴魂让爩鼠咬一口,也有可能会魂飞魄散。”我耸了耸肩:“虽然我没见识过,但听我爷爷说,爩鼠的牙跟疯狗一样,是能咬到魂魄的。”

    “哎!老沈!疯狗也能咬到魂魄?那咬人的话,是不是也能伤到活人的魂魄?”七宝兴致勃勃的跟我聊了起来:“狂犬病就是魂魄受伤的后遗症吧?”

    “别瞎说。”我笑道:“这跟那个完全不是一回事,活人的魂魄带着生气,不可能被活物咬中,只有死后脱胎而出的阴魂才会被咬到......”

    就在这时,左前方的灌木丛里,忽然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走动。

    那位置距离我们大概有二十多米,不算太近,再加上外层的灌木丛太过于茂密,所以我们并不能直观的看见那里面是什么情况。

    我侧过头,用手戳了戳爩鼠的白肚子:“耗兄,你去看看呗?”

    听见我这个请求,爩鼠非常干脆的摇了摇头,继续啃着手里的火腿肠,压根就不搭理我。

    “我当你答应了啊。”

    说着,没等爩鼠反应过来,我一把抓住它,直接向着那个灌木丛抛了过去。

    胖乎乎的爩鼠,一边惨叫着,一边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

    在距离灌木丛十米左右的位置,它落了下来,气呼呼的回头冲我叫着。

    “想吃好的就听话!要是那里面的东西你对付不了!你就回来!”

    我冲它招了招手:“耗子哥,我信你!上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