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黑绳

    老秃的惨叫声在夜里显得格外刺耳,但他叫了还没半分钟,就彻底没了声音。

    唯一还存在的,只有火烧肉身散出来的噼啪声。

    陈秋雁貌似是接受不了这种场面,紧捂着嘴就跑了回去,看她那意思,应该是准备吐了。

    “你不是要放他走吗?”常龙象满头雾水的看着我,似乎是没反应过来,一愣一愣的问:“咋突然烧他了?”

    “咱们的默契还是差点。”我叹了口气,也觉得有些无奈:“我在说话的时候,不是给你使眼神了么,你看不出来?”

    常龙象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非常坦诚的说:“看不出来。”

    “所以说你笨呢!”七宝大笑道:“用脑子想都知道,我们不可能放他走,老沈说要放他走,也只是为了套他的话,减少他的警惕性。”

    “警惕性?”常龙象疑惑的问:“这还用得着减少?他不是都被咱们绑了吗?”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况是咱们?”我笑了笑:“如果是明着烧他,这牲口肯定会拼了命的反扑,他能不能成功,这点我是真不敢确定,所以我不敢冒险啊。”

    “这样看着有点残忍啊......”常龙象唉声叹气的说:“还不如用刀呢!”

    听见这话,我也只觉得有些无奈,便跟他们解释了几句。

    “刀捅不穿,子弹打不烂,你凑近了拿枪打他,最多也只能毁他的容,这还是建立在用黑绳镇住他的情况下......”

    “想要杀他,那就必须用火,而且要用阳火。”我说着,又从包里掏出来一把朱砂,扬手撒进了火堆里。

    往火堆上撒朱砂,其效果就跟往火上撒汽油酒精一样,忽的一下火焰就窜高了,比先前还要旺盛几分。

    “他会被黑绳镇住,这就说明他有冤孽的特性,起码他惧阳。”我笑道:“有弱点的冤孽都好对付,要是他不惧阴阳术法,那才是要命的事!”

    忽然,七宝冷不丁的喊了一嗓子,又心疼又后悔的说:“老沈!你的黑绳还没拿出来啊!这一烧还不得给你毁了?!”

    “没事的。”我说:“那根绳子不怕火,等咱们把老秃烧完再拿。”

    对于阳火来说,拥有冤孽特性的老秃,简直就是最佳的“柴火”,用不着再加别的木柴,火焰都能冲至三米高。

    透过火焰看,越是往后烧,老秃的身子就越小,越发的枯瘦。

    “怪不得他们都爱吃人呢......”七宝皱了皱鼻子,虽说表情里满是嫌弃,眼里还有些恶心,但在那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感慨了句:“这味儿还挺香,比烤肉都香!”

    “这不就是烤肉么?”

    跟他说话的时候,我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停在了他身上,见他一直在皱鼻子,我先前想不到答案的疑惑,此时忽然就解开了。

    帽儿村的人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小人肉改变了他们?还是他们改变了自己?

    在我看来,应该是后者。

    每个人心里都藏着兽性,只不过正常人的兽性能压住一辈子,只有小部分人压不住兽性,这才会干那些丧尽天良的事。

    帽儿村的那些村民也是如此,他们跟我们一样,心里都有兽性,也一直不知道有这点兽性.......

    小人肉绝对算是一记引子!

    十有**是吃了这肉,兽性才让其给勾出来。

    伴随着兽性出现,那一个个活生生的人,都挨个变成了野兽......

    丢掉人性,脱去枷锁,只顶着一身臭皮囊,这就是帽儿村的人!

    “咱们啥时候进山?”七宝问我。

    “天亮了就进去。”我想了想,又说:“一会咱们轮班守夜,郑老爷跟陈姐除外,咱们仨就够用了。”

    听见这话,七宝跟常龙象都点点头。

    “不用我?其实我也可以帮忙啊!!”郑老头显得有些激动,不停的解释着:“我身子骨很硬朗!不用为我担心!”

    “您就安心歇着吧,明天.....不,应该是几个小时后,我们还得靠您带路呢。”我笑着安慰了一句。

    在我跟郑老头说话的时候,只听呼的一声,像是有人猛吹了一下篝火,火焰又往上窜出了两米多高。

    此时,篝火都快变成火柱了,场面可不是一般的壮观,而老秃的身影,也在霎时间被火焰吞噬,再也看不见半点。

    直到一个小时后,火焰渐渐熄灭了下来,老秃的残留物这才映入我们眼里。

    那是几块烧得发灰的骨头,头盖骨跟腿骨比较多,其余的骨头似乎都被烧没了,连骨灰都没能留下来。

    在那几块骨头上,黑绳如活了一般,似蛇类动物那样盘成一团,当然,这也能说是黑绳收缩的动作太诡异.......

    “这法器不一般啊!”七宝站在我身边,见我把黑绳捡了起来,眼睛都亮了:“竟然连火都不怕!它是啥材料做的?”

    “我也不太清楚。”我摇摇头:“这是老爷子弄出来的,算是他的得意巨作。”

    “这法器叫啥?”七宝问。

    “就叫黑绳,但正规的称呼,应该叫做大狱绳。”我简单的解释道,拍了拍黑绳上的灰尘:“这是沈家特有的法器之一,听老爷子说,我手里拿的这条黑绳只能算是残缺品......”

    “他没给你做好?”

    “做啥啊,这就是他当初走江湖用的黑绳。”我叹了口气:“只可惜后来遇见点麻烦,黑绳让一个冤孽给毁了大半,威力也不如原来了......”

    “大狱绳.....黑绳......”常龙象喃喃道:“这跟黑绳大地狱有啥关系吗?”

    “有啊。”我说:“完整的黑绳不是这模样,而且威力要大很多,对冤孽造成的痛楚,就跟传说中的黑绳大地狱一样,四肢百骸都会有不一样的疼痛感。”

    听我这么说,七宝跟常龙象都瞪大了眼睛,谁都没插嘴,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继续听着。

    “不光会感觉到腰上有刀斧斩身,还会感觉脸上被刮刀刮走皮肉,四肢被锯成百段,最后还有烈火烧身灼皮的痛楚......”

    听完我的讲述,七宝跟常龙象面面相觑了一阵,异口同声的问:“这东西能拿来对付活人吗?”

    “可以啊。”我笑道:“要不然怎么能算是沈家的独门法器呢?”

    聊到这里,天已经蒙蒙亮了,但我们却一个都不喊困,个顶个的精神。

    陈秋雁似乎也休息好了,打着哈欠从车上走下来,跟我们打过招呼后,直接去帮我们准备早饭了。

    要说这次我们带来的口粮可充足的很,除开压缩饼干跟罐头之外,新鲜蔬菜跟肉类都带了不少,足够我们吃个一两天的。

    “老沈,昨天晚上你看见的鬼,应该就是帽儿村被吃掉的那些人吧?”七宝好奇的问我:“它们身上不是有伤口吗?那是不是它们的致命伤?”

    “可能是。”我回答道,但也不敢肯定,便补充了句:“那些冤孽现出来的都是幻身,不一定是依照生前的致命伤来的.......”

    又聊了几句,七宝也不再多问,带着我跟常龙象就要去拾柴。

    “咱们变化挺大的。”常龙象冷不丁的说道。

    “可不么!”七宝也笑了起来:“要是放在原来,我们有胆子去烧老秃么?”

    “没有胆子也一样会烧。”

    一听我这么说,七宝便看了我一眼,说不信。

    “老秃是冤孽,不算是活人,更何况......它是咱们的敌人。”我说道,一脸的认真:“多一个敌人,咱们就多一分危险,哪怕是不忍心,我们也得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