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人如兽

    人之初的下一句,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我想各位都会有不同的看法。

    但在我看来,现实应该如老爷子所说那般。

    人之初,性本兽。

    每个人都是野兽,只不过道德观价值观超出了野兽的范围,所以才会被冠以“人”的称呼。

    像是老秃他们这样的人,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人性,身体里只存留着古时遗传下来的兽性......

    是那些小人肉改变了他们?还是他们改变了自己?

    这个问题,我当时一直在想,等我帮老秃把火灭掉,也还是没想出答案来。

    “我他娘的跟你拼了!!”郑老头似是控制不住情绪,猛冲上去就拽住了老秃的衣领,但还没等他有下一步动作,七宝跟常龙象就把他拉开了。

    “老郑,你激动啥子嘛?”老秃很无辜的看着他,似乎都觉得委屈了:“不就是吃几个人吗?至于跟我急赤白脸的?”

    说实话,老秃他的精神状态,已经跟野兽没什么两样了。

    他不是不拿别人当人看,是不拿自己当人看.......

    “你不是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吗?”我问他,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硬装出了一副淡定的样子:“怎么还吃自己人呢?”

    “说是那么说,饿急了馋急了,兔子也得吃窝边草啊。”老秃笑得很是坦然,压根就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嬉皮笑脸的跟我们解释着:“吃完小黄花一家,村里有不少人都变了,变得越来越像是人了。”

    “啥意思?”七宝一边控制着郑老头,一边问他。

    “人啊!就应该无所顾忌!我们连小人都能吃!更何况是大人呢?”老秃哈哈大笑道:“估计我们也是吃人吃上瘾了,再加上那段时间也没收成,上山也打不到猎物,所以......”

    “所以什么?!”郑老头瞪大了眼睛。

    “所以就打了一架。”老秃唉声叹气的说道,把脑袋转过去,示意让我们看他脖子上的伤口:“这条口子就是郑老三给我留下的,身上还有好几块呢,都是村里人打的。”

    “你们干嘛呢?”七宝也有些好奇了,兴致勃勃的问:“是不是兽性发作,所以自相残杀了?”

    “算是吧。”老秃笑得很是灿烂,但再灿烂也掩饰不住他眼里的后怕:“赢的人都活下来了,输的人都进肚子了。”

    “你的意思是......你们自己打了一架......赢的人都把输的人吃了?”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只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为了吃点肉,你们真的不择手段了?”

    “馋么!”老秃笑道:“我觉得这不算亏,你们说呢?”

    听见这个问题,谁也没搭理他,面面相觑的沉默了一阵,只感觉帽儿村这事的变故太大,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可惜了,当时应该省着吃来着,第一顿大家都吃了不少,那叫一个尽兴啊.......”老秃说到这里还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嘴,一脸的馋相:“等我们反应过来,想要省着吃,村里的尸首已经不多了。”

    “放个一两天,人都烂了,这你们也敢吃?”七宝问道:“人都臭了,你们还下得去嘴啊?”

    “所以我们把肉都割下来了,晒成肉干留着,这样才好保存呢!”老秃笑嘻嘻的说:“要不是有这些肉干,最难的那段日子可熬不过来啊,我们肯定还得打。”

    “你们为什么不出山找人呢?”我忍不住问了一句,看着一脸笑容的老秃,只觉得这帮畜生的脑子是不是坏了。

    与其在村里自相残杀,那还不如出山找人呢,起码在外面找来的都是普通人,哪像是村里的那些怪物,动起手来都不费劲啊!

    听见我这个问题,老秃顿时就不笑了,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说:“出山的风险太大,我们虽然嘴馋,但我们也怕死啊。”

    说着,他还看了我们一眼,略有些愤恨的说:“要是让你们知道了我们吃人,还报警让公安知道了,这麻烦可就大了!”

    “你也知道怕啊?”我骂道:“吃人的时候咋不怕呢?”

    老秃笑了笑,没说话。

    “咋整?”常龙象冷不丁的问道,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满脸的纠结:“这牲口看着跟活人一样,要是烧死他......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闻言,七宝他们也瞥了我一眼,都在等我给答案。

    摸着良心说,在那时候我确实有点下不去手,但这跟心软是两回事,绝对不能混为一谈。

    我之所以下不去手,主要是因为......我没有真的烧过人啊!

    让我开枪打他,让我拿刀子捅他,这些都行,但用火活活烧死.......

    “放我走吧,我绝对不会再纠缠你们了。”老秃很认真的看着我们,如推心置腹般跟我说:“我保证以后不害人了,你放我走,行不?”

    我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老秃:“不太行。”

    “你不是说.......”

    还没等老秃炸庙,我就先一步接过话茬,很疑惑的问了他一句:“我没说过要放你走吧?我只是说,你要是不告诉我那些消息,我会烧死你,对不对?”

    “你他娘的敢!!”老秃大吼着,眼中凶光毕露,似乎是恨不得扑上来咬死我。

    “逗你玩的。”我笑道:“既然你告诉我这么多消息,我肯定也得放你一马啊,只要你保证以后不害人了就成。”

    听见这话,老秃将信将疑的看了我几眼,确定我脸上不是开玩笑的表情,顿时就笑了起来。

    “好!我保证!”

    “行了,胖子,去给他把绳子解开。”我嘴里招呼着,不动声色的又问了老秃一句:“你下山是一个人来的?没别的人跟着?”

    “没有。”老秃说:“我们出山打猎就是在冒险,每次只派一个人出来,这次刚好轮到我。”

    话音一落,老秃还冲我们大倒苦水,既委屈又无奈的说打猎也不是好差事,要是没抓到活人,回去之后就得挨揍啊。

    “真要放他走?”常龙象问我,一脸的不解。

    我点点头,说这事不能这么办,既然他都说出这么多消息了,咱们理应放人一马啊。

    “送他回家吧。”我说道,看了常龙象一眼。

    常龙象皱了皱眉,没说话也没动作,似乎是在考虑。

    “哎!胖子!你舍不得让他走啊?!”七宝忽然开了口,拍了拍常龙象的肩膀,示意让他回去:“你不放我来放!”

    说着,七宝冲我招了招手:“老沈,拿火给我。”

    “你要干啥子?!”老秃顿时就紧张了起来,对于“火”这个字,他还是非常敏感的。

    “点烟啊。”七宝拿出烟叼在嘴里,接过打火机就点上了,然后慢悠悠的走到老秃身后,拍了拍他肩膀:“还不许我抽烟啊?”

    “抽烟没事!你随便抽!这个我可管不着!”老秃忙不迭的说道,脸上堆着讪笑。

    七宝嗯了一声,笑呵呵的点点头,随后又看着我,确定了一次:“让他回家是吧?”

    “嗯,让他回老家吧。”我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进行李包里,抓出来了一把朱砂。

    当火苗从老秃身后窜起来,他好像还没缓过神来,根本就没发现身后出现了什么变化。

    “得了,你回老家吧,我们也不留你了。”七宝连着往后退了几步,将打火机收了起来。

    没等老秃反应过来,我扬起手,一把朱砂就撒了过去,尽数落到了那些桃木枝上。

    直到火焰猛然窜起盖过全身,老秃这才开始惨嚎。

    “你们骗我?!!你们竟然骗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