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小黄花

    老秃是个狠人,但他只能对别人狠,对自己可狠不起来。

    一听我准备烧死他,老秃顿时就慌了。

    “你别乱来!!”老秃怒吼道:“要是我死了!!你们都得陪葬!!”

    “就算你不死,你那帮弟兄也得找我们报仇啊。”我很无奈的说着,蹲下身,将那些枯干的桃木枝堆了起来,如同一堆篝火,彻底把老秃围在了正中间。

    “你到底想怎么样?!”老秃眼中的慌乱越发明显,说话的时候,身子都在不住的颤抖:“你非得跟我们鱼死网破?!”

    我没说话,冲七宝招了招手,示意让他把打火机给我。

    看见这一幕,老秃更慌了,忙不迭的问我有什么条件,要怎么样才能放他走。

    “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我说道,暗示性的看了看他,砰地一声,打火机上顿时就窜出了火苗。

    老秃没敢犹豫,着急忙慌的点头:“你问。”

    “这十年你们都是怎么过来的?种庄稼还是打猎啊?总不能靠吃人为生吧?”

    听见这个问题,老秃稍微想了一下,似乎是有些犹豫了,但一看我时不时的玩着打火机,他也不敢再多想。

    “庄稼我们早就不种了,主要是靠打猎,但每隔一段时间,我们也会下山找人.......”老秃颤抖着说道:“吃畜生能填肚子,但吃人才能解馋啊......”

    “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吃人的?”郑老头问道,眼睛通红,死死的盯着老秃说:“我走之后,村子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老秃当时的表情很是恐惧,跟之前的猖狂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对比。

    真的,他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那种恐惧到极点的情绪,根本就不是能够装出来的。

    “村子里的人都变聪明了.......都觉得吃五谷杂粮不是正常人该做的事.......吃肉才对.......”老秃一边回忆着,一边露出了感慨的表情:“可惜啊,那时候山里的畜生都藏着,十天半月都不一定能打到手.......”

    “那你们呢?就靠着吃小人为生?”我问。

    “没了,小人都跑了,没跑成被抓住的,全让我们吃光了。”

    说到这里,老秃还恶狠狠的看了郑老头一眼,很仇恨的说:“要不是因为这个老东西,我们也不至于饿到那份上!”

    郑老头没说话,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看他那眼神,似乎是在强忍着愤怒。

    “你还是人吗?!”

    这时候,郑老头怀里的那个木盒摇晃了起来,很快,那个嗓音较粗的小人就冒了头,无比愤怒的冲老秃吼着:“我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什么吃我们?!!”

    老秃嘿嘿的笑了两声,没回答它的问题,转而看着我们问:“你们吃肉吗?”

    “吃。”七宝冷笑道:“但不吃人肉。”

    “对啊,这就说明我为什么要吃你们了。”老秃说着,嬉皮笑脸的看着小人:“猪牛羊这些家畜,跟咱们有仇吗?没仇不也照吃么?你还以为自己长得像人就是咱同类了?吃你还用得着考虑?”

    “你!!”

    “哎哎,你他妈怎么说话呢?”七宝用枪口戳了戳他的脸,很不耐烦的提醒着:“你现在是阶下囚,搞不好一会就是死刑犯了,跟谁厉害呢?”

    估计老秃的脑子也不怎么好使,被七宝这么一提醒,瞬间才想起自己的处境堪忧。

    “小人吃光了,你们又打不到猎......家里应该还有存粮吧?”我问。

    老秃摇摇头,很干脆的说那些东西多的是,但谁也不想吃,就想吃肉。

    “难道吃过小人肉的会对荤食上瘾?”陈秋雁试探着问了一句,看了看我,等待着答案。

    “不知道。”我叹了口气:“但很有可能是这样,毕竟吃过小人肉的都会变成畜生,搞不好就是那种只食肉的畜生。”

    “那你们最后是怎么过来的?”七宝问他:“硬撑着过来的?没把你们给饿死?”

    “快饿死了。”老秃显得有些无奈:“有些人耐饿,七八天不吃东西都没事,有些人不耐饿,刚饿了四五天就死了。”

    “谁死了?”郑老头忙不迭的问道。

    老秃回忆了一下,说,小黄花她一家,谁也没活下来,全都被自己饿死了。

    听见这个答案,郑老头踉跄了两步,要不是有陈秋雁及时扶住,他肯定得仰头栽在地上。

    “你们疯了吗?!!”郑老头几乎是咆哮了出来,老眼通红的看着他说:“都饿到这份上了还不吃东西?!你们的脑子让狗吃了?!!”

    “小黄花是谁啊?”七宝好奇的问了句。

    “她是村里的一个小姑娘,我走的那年,她不过十四岁......”郑老头颤抖道:“她跟我的关系很近......我都是拿她当孙女看的.......”

    “没事,她现在还活着呢。”老秃笑道。

    霎时间,郑老头就激动了起来,着急忙慌的问老秃小黄花是怎么活下来的??她人在哪儿??

    “跟我们所有人都在一起。”老秃的笑容里没有讥讽,没有挑衅,那是一种非常坦然的笑容:“她活在所有人的肚子里。”

    一听老秃这话,我们都安静了下来,谁也没吱声。

    活在所有人的肚子里?

    难道.....小黄花是被这帮人吃了?!!

    “发现她家里人全饿死了,老村长也伤心啊,就招呼着我们去给她家下葬......”老秃唉声叹气的说道:“还是老三的脑子好,他一看这些尸首,就说上面的味儿跟小人很像,吃起来肯定是一样的好吃,所以就趁机割了两块肉下来,直接生吞了。”

    老秃说,郑老三在吃人肉的时候,他就在现场看着。

    也不紧张,也不害怕,反而很是期待的看着郑老三,等他给出一个所有人都想听见的评价。

    郑老三吃完那两块肉,稍微缓了一会,这才开口跟他们说。

    “香!”

    接下来老秃跟我们说的那些细节,实在是太过于恶心了,现在回过头想想,我都会止不住的干呕。

    生吞活剥尸首,把每一块肉都当作灵丹妙药,十几号村民都围着分“食”.......这真的不是地狱中的景象吗??

    哪怕他们吃的是死人,也照样算是吃人啊!

    将熟识的村里人分尸而食。

    连皮带肉,一点都不剩下,最后留下的骨头还拿去熬汤......

    “你们这帮畜生.......”我咬着牙,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着。

    “畜生啥子嘛?”老秃笑道:“他们都死了,又没感觉,我们只是吃尸首,又不是真的吃掉他们了,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村子里的其他人呢?”郑老头脸色发白的问他:“他们也吃了?”

    “都吃了。”老秃点点头:“甭管大人小孩,都来分了一碗肉吃,也是打这一次开始,我们才学会吃人。”

    说着,老秃还看了七宝一眼,问他要烟,说是很多年都没抽过烟了,看见他抽就馋得慌。

    “抽烟?”七宝骂道:“你抽屎吧!”

    “想知道后面的事不?”老秃笑了笑:“想知道就给我支烟抽,要不然.......”

    没等他把后面的话说出来,我拿出打火机,往前凑了凑,直接点燃了最边上的那根桃木枝。

    这些桃木枝都是被我加工过的,按照老爷子给的“药方”,每一根桃木枝上都盖了一层药粉,不光是遇火既燃那么简单,还有招阳的作用。

    原本我是想拿这些桃木枝起阵用的,但现在看来,起阵就免了,我压根就不再考虑这点。

    除开那几个较为特殊的降阵外,其余的降阵或是术法都用不上这些桃木枝,没必要藏着掖着舍不得用。

    所以.......

    “我只带了这点桃木枝,火可能不够旺,但用来烧你也足够了。”

    我笑道。

    “秃子哥,你还想抽烟吗?”

    看见火光,老秃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僵住了,额头上也开始冒汗,似乎是很怕火那般。

    “赶紧灭了!!快!!”老秃着急忙慌的催促着我:“我啥都跟你们说!!快灭火!!”

    “吃完人肉,你们就上瘾了?”我没有灭火的打算,面无表情的看着老秃,问他:“其他人呢?都变得跟你一样了?”

    “死了!!死了不少了!!”老秃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我,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一撮火苗上:“快灭火啊!!”

    “他们怎么死的?”我皱了皱眉,问道:“也是饿死的??”

    听见这问题,老秃稍微愣了一下,看了看我,坦诚道。

    “都被吃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