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野兽

    在出发之前,我就曾经想过,如果遇见了帽儿村的人.....那他们现在应该是什么样的?

    继续靠着种地打猎维持生计?

    还是依靠着那口古井下的小人国为生?

    现在我得到答案了,而且还是得到一个超乎我想象的答案。

    “我们疯了?”我指了指自己,很疑惑的看着老秃:“你确定?”

    “跟他废什么话啊!”七宝有些急切的说道:“这牲口已经不算是人了!咱们赶紧降妖伏魔吧!救济苍生可是咱的己任啊!还有大任务等着咱们呢.......”

    “我问你,人是什么?”老秃笑嘻嘻的看着我,没搭理七宝,也没去看别的人。

    想了一会,我很肯定的给出了答案。

    “野兽。”

    老爷子就说过,是人皆有兽性,所以真正的人,指的不过是一种境界。

    当然,从某个角度来说,人确实算是野兽,这点毋庸置疑。

    “对嘛!是野兽!就像是大山里争强好胜的畜生!”老秃哈哈大笑道,一脸的孺子可教也:“有的野兽吃草,有的野兽吃肉,咱们这些人啊,都得吃杂食,不光得吃五谷杂粮,还得多吃点好肉补补身子.......”

    “这跟我们疯了有什么关系吗?”我问他。

    “有啊!”老秃点点头:“争强好胜,自相残杀,为了一口吃的不择手段,为了腹欲可以丢掉道德枷锁,这才是真正的人!”

    说着,老秃狂笑了起来,身子不停的颤抖着,似乎是看见了世间最好笑的事,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你们都是疯子!!连人的本性都忘了!!竟然还觉得吃人很奇怪?!!哈哈哈哈!!!”

    在这时候,我们谁也没说话,默默的看着他,表情有些复杂。

    “他真疯了?”常龙象压着嗓子,低声问我。

    “肯定啊。”我叹了口气:“你看他这样,从头到脚,哪儿不像个疯子?”

    老秃确实够疯,整个人的情绪变化飞快,前一秒还在笑,后一秒就瞪大了眼睛,如欲吃人的看着郑老头。

    “都怪你个老不死的!!如果不是你放走了那些小人!!我们的日子肯定比现在过得好!!”

    “你个畜生啊.......”郑老头红着眼睛,指着老秃大骂道:“村里的其他人呢?!总不能都被你吃了吧?!”

    “这倒没有。”老秃又变了一副脸,很无奈的说道:“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更何况是我们这些活人?”

    “他们还活着?”我忙不迭的问:“还在山上?”

    老秃没吱声,笑呵呵的看着我们,似乎是想让我们自己猜。

    “你们为什么要吃人?”陈秋雁小心翼翼的站在我身后,好像不敢跟老秃对视那般,略微低着头,一脸的不解。

    “补身子嘛。”老秃很干脆的说道:“想要填肚子的话,光是吃山里的畜生就行,问题是我们有更高的追求啊!”

    “这老东西是从哪儿来的?”七宝忍不住骂了起来,看了郑老头一眼:“他说话咋一套一套的呢?真是你们村里的人?”

    “别瞎想了,老子去过省城,见过的世面不比你们少。”老秃冷笑道:“你们这帮没吃过人的废物,只要是吃了一次,我保准你们上瘾!”

    “怎么说?”常龙象很纳闷的问:“难道人肉有成瘾性?”

    “没有成瘾性,但能让你变成活神仙。”老秃咧了咧嘴,似是在诱惑我们,不动声色的蛊惑着:“吃一个活人还没啥,等你吃到第二个你就会发现......自己变得不一样了!”

    常龙象没搭腔,皱了皱眉头,看着他。

    “力气变大了,速度也变快了,跟**凡胎的活人就不是一回事啊!”老秃兴致勃勃的说着,双眼里尽是阴森诡异的光芒:“你吃的活人越多,你的力量就越大,等到最后.....还不得白日成仙?!”

    “我看你是白日做梦。”我叹道。

    话音一落,我往远处的林子里看了看,问老秃:“下山的只有你一个人?”

    “多着呢。”老秃笑得很是灿烂:“等他们到了,你们就死定了。”

    听见他这么说,在场众人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了,特别是陈秋雁跟郑老头,脸上全是掩盖不住的恐惧。

    “他说谎。”

    “啥?”我一愣,看着七宝:“你咋知道?”

    七宝没回答我的话,蹲下身去,目不转睛的看着老秃,问他。

    “下山的只有你一个人,你想吓唬我们,所以才故意这么说,其实你还是想活命吧?”七宝笑了起来:“我感觉你这人挺惜命的,不像是那种敢玩命的狠人。”

    很快,老秃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面无表情的看着七宝,目光闪烁个不停。

    “吃了这么多人,好不容易才变得这么厉害,死了多可惜啊......”七宝啧啧有声的说道,捡起地上的五连发,抵住了老秃的左眼:“我看你这个脑袋瓜子不咋样,要不我帮你弄了?”

    “你想杀我?”老秃问。

    七宝没吱声,把手指搭在扳机上,看了我一眼。

    他的眼神就是一句话。

    开不开枪?

    “他不算是人吧?”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看了看陈秋雁,等着她给我答复。

    陈秋雁点点头,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把脸别了过去,似乎是不忍看。

    “嘭!!!”

    还没等我说话,七宝就先一步扣下了扳机。

    伴随着枪口乍现的火光,老秃脸上霎时就布满了一层铁砂,如同蜂巢那般,密密麻麻的看得人直犯恶心。

    在这个被枪击的过程中,老秃一句话也没说,更没有躲闪的动作,就那么坐在地上,任由七宝开枪。

    直到七宝一脸无奈的将枪口放下,老秃这才笑了起来,表情很是得意。

    “你们是杀不了我的......”

    “不一定。”我说着,很认真的打量了老秃一眼,笑道:“他开这一枪,确实是杀不了你,但我还是得到答案了。”

    老秃愣了愣,看着我。

    “你不是活人,但又有活人的特征,比起那些传统肉身成孽的人,你的肉身更具有活性,虽然我不知道你的恢复力有多强,但就我感觉......”我笑道:“短时间内,你的肉身恢复力还是挺弱的。”

    “你什么意思?”老秃有些慌了,没等我说话,先一步就警告我:“我在村子里只是垫底的!!你们要是敢杀我!!老村长他们肯定要为我报仇!!到那时候.......”

    “到那时候,我们就把他们一个个的给除掉。”

    我一边说着话,一边埋着头,在行李包里翻找了起来。

    “我爷爷说过,要是对付活性强又有**特征的冤孽,用火是最佳的选择。”

    “火?!我可不怕火!!我刀枪不入啊!!我有什么好怕的?!”

    “脸上都被打成蜂窝煤了,你还有脸说自己是刀枪不入啊?”七宝忍不住骂了句。

    霎时间,老秃的脸色更白了。

    “捆着你的这根黑绳,是我家世代相传的独门法器,专用来驱邪镇鬼锁气散脉,”我笑着跟他解释了几句:“它能不能对付别的冤孽,这个我不敢说,因为我是第一次用,但是.....用在你身上貌似还挺好使的,你现在也就比**凡胎强一些吧?”

    “你别乱来!!”老秃尖叫道:“如果杀了我!!你一定会后悔的!!!”

    “那你就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我说着,将手中的桃木枝丢在了地上,稳稳当当的落在了老秃脚边。

    老秃看着我,我看着他。

    此时他已经笑不出来了,只有我在笑。

    “要是给不出理由,我就一把火烧死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