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疯人

    郑老头只说过吃了小人的村民会变成野兽,力大无穷就是他们的特征。

    但他可没说过会厉害成这样啊!

    凭借着自己的血肉之躯,都能跟花岗岩硬碰硬的干,轻轻松松就挠出了五条印子,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七宝着急忙慌的问我,看他的表情,似乎也开始有些紧张了:“这不止是力大无穷啊!!”

    “老爷子说过,有的气会让人肉身成孽,甚至于让人肉身成魔,他就属于前者。”我一脸凝重的回答道。

    由于我们跟老秃的距离较近,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对话他也能听见。

    “肉身成孽?”老秃笑嘻嘻的看着我们,表情无比的戏谑:“啥孽啊?孽障的孽还是啥?”

    “王八孽的孽!”七宝骂道。

    一听这话,老秃的表情霎时就变了,恶狠狠的瞪着七宝,那种如欲吃人的表情,足以说明他是动了真火。

    想想也是。

    这么多年来,这牲口仗着一身的本事,在荒山野地里横行霸道,绝对是谁也管不住的主儿。

    冷不丁的让七宝这么一嘲讽,自尊心那道坎必然过不去啊。

    “往哪儿看呢?!!”

    常龙象大吼着,没再跟老秃硬碰硬的干,转而拽住了老秃的胳膊,横着一甩,没能把他甩出去,但还是让他猛晃了一下,失去了主动攻击我们的机会。

    在那瞬间,七宝还没能跟上,只有我一步上前,将黑绳勒在了老秃的腰间。

    七宝的反应倒也不慢,稍微缓了缓步子,绕着就跟我对着跑了。

    俗话说得好,一招鲜,吃遍天。

    甭管金招银招,能管用的就是好招。

    别看我们老是拿着绳子往冤孽身上捆,这套路确实是老了,我也承认。

    但不可否认的是,越是这样老套的招数,在某些情况下就越是管用。

    在来帽儿山之前,老爷子就曾经嘱咐过我们,先礼后兵,能不动手就不动手,该动手的时候千万别废话。

    “动起手来,第一时间不是灭掉对方,是要控制对方。”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颇有种语重心长的意味:“只要你们跟敌人周旋住了,那什么都好办,只要给术士留下起阵的时间,大局就差不多定下了。”

    无论我们是降师还是道士,在对付冤孽的时候,首要任务就是控制住对方,以给自己起阵施术的时间。

    如果没有这个时间,那么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我们都得吃不小的亏.......

    “嘶!!!”

    黑绳在碰触到老秃的瞬间,那块与黑绳接触的皮肤上,直接冒出了一股子白烟,还伴随着邪龇炸响,着实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说真的,我没想到这根黑绳对他的作用能这么大,毕竟这件法器是专门用来对付冤孽的。

    像是他这样近乎于活人的牲口,作用力不该会这么夸张啊.......

    “你们想干什么!!”老秃疯狂的咆哮着,冲常龙象挥动爪子的速度,越发的快。

    在他挥舞手臂的时候,我连半点运动轨迹都看不见,只能看见一片模模糊糊的虚影,快得让我都有点诧异了。

    但常龙象不是普通人,他一看这情况,想都不想,直接往后撤了几步,很干脆的把老秃留了下来,自己则撤出了战场。

    不得不说,常龙象的选择是正确的,也是当时最该做出的选择。

    他这一抽身而退,直接给了我们一个大的发挥空间,完全不用担心把他跟老秃绑在一起,呼呼的跑着就开绕了。

    在这时候,黑绳像是活过来似的,如同巨蛇般越缠越紧。

    哪怕我们没有绕圈的动作,它也在急速收缩........

    等我们将手里的黑绳绕完,老秃距离我们也不过咫尺之遥。

    “嘿,还真想弄死我啊?”

    老秃问这话的时候,脸部肌肉很不协调,左边在笑,右边则还是前一秒的表情。

    那些被黑绳缠住的地方,边缘处已经开始冒水泡了,估计有不少水泡都让黑绳勒爆了,难闻的黑水流得他满身都是。

    也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构造,被黑绳缠住还没一会,人就瘦了两圈,跟蛇腰似的吓人,上半身跟下半身都挺正常,就只有中间那一截变细了!

    老秃笑得倒挺自然,可惜眼里的神色却伪装得不够完美,还是盖不住那种难以掩饰的慌乱。

    他双手被捆着,直接坐在地上,连跑的意思都没,应该是没力气跑了。

    “要我说,你也别挣扎了,咱们聊聊呗?”我硬装出了一副淡定的样子,把不住颤抖的双手背在身后,生怕让他看出破绽来。

    “聊啥?”老秃问我,又看了看郑老头,显得很是无奈:“老子就说不对劲啊,今天眼皮子一个劲的跳,果然是要出事了.......”

    “你不是为了他来的?”我一愣。

    “凑巧来的。”老秃笑了笑,很无所谓的说:“就是下山来找点食,本来打算抓几个活人回去补补.......我是真没想到啊!竟然能碰上这个老东西!”

    “你好像很恨他啊。”七宝不动声色的问着,颤抖着点了支烟,额头上出了一层的汗。

    老秃嗯了一声,说可不是么,我这辈子谁也不恨谁也不怨,就恨这个老不死的!

    “你为啥这么恨他?”常龙象走了过来,很好奇的问了句。

    “他断了我们的生路啊.......”老秃叹了口气,正准备继续说,我却忍不住打断了他。

    “你说你是下山来找食的?”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老秃,眼里除了震惊之外,再无别的神色:“你还想捉几个活人回去补补?”

    “是啊。”老秃很干脆的点头:“要不然我们吃啥?”

    听见这话,七宝他们才瞬间反应过来,不敢相信的看着老秃:“你们竟然吃人?!”

    “人肉好吃啊,我们为啥不吃?”老秃嘿嘿的笑个不停,眼里的绿光越来越明显,如深夜里出来狩猎的饿狼,嘴角似乎还流出了几滴口水:“人肉又好吃又能补,我们要是不吃的话,那太他娘的浪费了。”

    老秃说话时,脸上只有坦然,似乎不觉得吃人是大事,好像还习以为常了,像是说喝茶吃饭那样简单。

    “你们疯了。”我说道,忍不住握紧拳头,强行控制着发颤的双手。

    “我没疯,我们谁都没疯。”老秃笑了笑:“疯的人是你们啊,你们还算是人吗?没脑子的也能算是人?”

    一听他这么说,我们谁也不搭腔了,只感觉这畜生是得了失心疯。

    吃小人肉不说,连普通人也吃,这不是食人魔吗?!

    “吃人肉多补啊,俗话说得好,吃啥补啥,我上个月觉得眼睛不得劲,看什么都模模糊糊的.......”老秃怪笑道:“自从我吃了那人的眼睛,我看啥都清楚了......”

    “你们吃过多少人了?”我问。

    “不多,也不少。”老秃咂了咂嘴,似是在回味:“吃一个人能顶好多天呢,上一个被我吃掉的人,还是在两个月前被我捉住的.......”

    “狗日的!!你们这帮疯子!!连人都吃?!”七宝瞪着老秃吼道。

    “我连小人都吃,为啥不能吃大人?”老秃笑得更灿烂了,嬉皮笑脸的跟我们说:“哎别说,小人跟大人的味儿不一样,仔细想想,还是小人更好吃一点。”

    “你疯了。”我咬着牙说。

    老秃笑着耸了耸肩,又给出了那个答案。

    “疯的人不是我,是你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