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老秃

    活人,实心的冤孽,只有这两种情况,才会让外人所见。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动物!

    可这个吊在树枝上的很明显是人啊,再怎么看也不可能是动物,身上还穿着衣服呢!

    “实心的冤孽?”七宝半眯着眼,表情已经有些紧张了:“难不成是尸首?”

    “不一定。”我低声说:“有的活人被气窜了七窍,照样会变成活着的冤孽,鬼上身也属于其中一种。”

    “你觉得这人是活的还是死的?”常龙象小心翼翼的问道。

    “应该是活的吧?”我说着这话,也有些没底气,不住的打量着那人:“脸色跟咱们差不多,也就是白一点,好像还喘着气呢......”

    “老秃?!!”

    在这时候,郑老头很突然的开口喊了起来,眼神里满是不敢相信,指着那个吊在树上的人,身子不停的颤抖着。

    “你认识他?”我试探着问道:“他是旺山村的人?”

    “是。”郑老头咬着牙说:“他经常跟着老三混,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从村子里逃出来的时候,他还活得滋润着呢!”

    得到这个答案,七宝跟常龙象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既然是人,那这事就好办了。

    说完,一个人拿出了枪,一个人挽起了袖子,看这意思是做足出手的准备了。

    “叫他下来。”七宝嘿嘿笑道:“狗日的爬树跟我装猴子呢?”

    “就他这身板,我一个能打十个。”常龙象很客观的说道。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那个悬挂在树枝上的人,忽然松开手,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

    从树枝到地面有接近三层楼的落差,这猛地一撒手连脚都没崴......还能是正常人吗?

    “他还活着?”郑老头问我。

    “不知道。”我叹了口气,只觉得有些头疼:“但就算是活着,也不是正常人了。”

    在此之前,郑老头就提醒过我们,这里距离帽儿山已经不算远了,像是我们这种年轻力壮的人,玩命的赶山路,要不了半天工夫就能到。

    但我却没想到,我们还没到帽儿山,帽儿山上帽儿村的人却来了.......

    我从包里拿出来一捆黑绳,将绳头的铜钱解开,很无奈的看着那人:“来者不善啊。”

    “我们才是来者。”七宝笑着,缓缓举起枪口,直冲着那个缓步向我们走来的人,看他那意思,似乎是一照面就准备开枪搂火。

    说实话,我觉得七宝变了,而且变化还不小。

    在接触到我们这行的麻烦事之前,他虽说对外人脾气不小,还有些好斗,但怎么也到不了开枪打人的份上。

    自从旺山村的那事过后,七宝就彻底的变了,不敢说心狠手辣,但在该动手的时候,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拿枪打普通人他不敢,但要是打敌人,这牲口绝对不会心软。

    “你能听懂我们说话吧?!”

    七宝大吼了一声,语气里满是威胁:“要是再往前走!我可就开枪了啊!”

    那人没搭理我们,继续往前走着,身子略显佝偻,似乎是故意弯着腰走路一样,看着非常的别扭。

    “打不打?”七宝问我。

    “要是他不攻击咱们,咱们先开枪打他,貌似有点不合适啊......”我皱了皱眉:“先看看,这个距离还算是安全,不着急。”

    话音一落,我把手里的黑绳拽开,将另外一头递给常龙象。

    “打起来就绕,先把那人镇住再说。”我低声提醒道:“如果他是冤孽,子弹恐怕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这绳子咋变色了?”常龙象好奇的问了一句:“我记得捆尸索是红色的啊。”

    “这不是那根绳子,这是老爷子翻箱倒柜找出来的宝贝.......”

    说到这里,那人已经停下了脚,双眼中散出来的绿光,也黯淡了许多,看着倒像是个普通人了。

    我们在打量他,他也在打量我们。

    看了一圈,他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郑老头身上,咧开嘴笑了起来。

    “你个老狗日的还敢回来?”

    毫不夸张的说,他这一开口,确实是吓住我们了。

    这.....这人难道不是冤孽?!

    听他说话的语气跟腔调,完全和普通人没两样啊,难不成是我们猜错了?

    “老秃,你......”郑老头颤抖着,脸色煞白:“村子里的人还好吧?”

    “托你的福啊,过得不错,都盼着你早点回来呢.......”老秃说着,挠了挠早已秃顶的光头,笑得很是自然:“你这十年来过得咋样啊?想咱们没?”

    郑老头没吱声,紧咬着牙,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走吧,跟我回去。”老秃笑道:“别让我难做啊。”

    一看这秃子拿我们当空气,七宝顿时就不乐意了,紧皱着眉头看着他,问:“你跟谁说话呢?”

    “你谁啊?”老秃笑了笑:“拿枪指着我干啥?”

    “我......”

    没等七宝把话说出来,老秃猛地一弯腰,如野狗般四肢着地的扑了上来,没等任何人反应过来,一把就躲过了七宝手里的枪。

    但好在常龙象的反应不慢,虽说他没能阻止秃子夺枪,可在最后关头,他还是握住了枪口,直接往天上一抬。

    “砰!!!”

    伴随着一声枪响,七宝也反应过来,一脚就踹在了那人肚子上。

    这一脚的力度可不小,光是用看的都知道七宝使出全力了,要是踹在我身上,少说也得踹出个内伤来。

    但现实却无比的残酷。

    老秃就跟一座大山似的,被踹了也没反应,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我们笑着:“拿枪对着我,你们是想死啊?”

    “狗日的......”七宝半弯着腰,脸上满是痛苦:“咋这么结实啊......踹过去差点把脚崴了.....”

    “想踹我?”老秃冷笑道:“你还嫩着呢!”

    “啪!!”

    常龙象这猛地一巴掌,准确无误的抽在了老秃脸上,直接将他的头给抽偏了过去。

    “操!!跟谁在这儿装呢?!”常龙象大骂道,随手将黑绳丢还给我,拽着老秃的胳膊就开始抡了。

    没错,是抡,跟甩麻袋似的,不停的左右甩着往地上砸。

    常龙象的力气有多大,这点自然不用多说,他在旺山村对付活人的时候,像是这样抡着人砸都只用一只手,可是现在却用上了两只手......

    “捆他!”

    我低吼道,把黑绳一头丢给七宝,他接过之后也没多说,跟着我就上去了。

    常龙象负责吸引火力外加强控敌人,我跟七宝就属于找机会偷袭的那种刺客,整体的配合度可不是一般的高。

    当我们拽着绳子冲上去的时候,常龙象还在猛抡老秃,虽说看着挺吃力的,但应该没什么大碍。

    “狗日的东西!!给你脸了啊!!?”

    老秃忽然吼了起来,在被常龙象砸落在地的瞬间,猛地翻过身,扬手一爪子向常龙象的胳膊挠去。

    得亏胖子反应及时,没能让老秃挠中,只是单纯的往后退了一步,老秃的爪子就挠在地上了。

    地上不是泥土,全是发灰的石头。

    天知道老秃的力气有多大手指有多硬,这一爪子挠上去,直接将石头挠出来了五条凹槽。

    那些由人力挠出来的凹槽,其深度跟成年人的两个指节差不多......要是被他挠中了,常龙象的胳膊也就别要了!

    “你们小心点!!”常龙象大吼道:“别近他的身!!”

    “不近个屁!!”我没敢多想,拽着黑绳就向左边跑去:“你别让他还手!!这人比咱们想象的要厉害!!还手了就不好打了!!其他事交给我们来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