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车技

    这辆车是七宝找人借来的,是一辆改装过的小吉普,车厢空间比较小,只能勉强坐三个人。

    在这种情况下,瘦子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一行四个人,外加两个小人,只有常龙象那个占地方的胖子,得拿着报纸跑后车厢打地铺。

    刚开始他说自己还挺爽的,一个人能占着这么大的空间,要躺着要趴着都行,简直是自由得如一只小鸟。

    “希望你这只肥鸟别后悔。”七宝当时是这么说的,看着常龙象的时候,目光中满是怜悯。

    常龙象很单纯,他听见七宝的话,只觉得七宝是在羡慕他,但很快他就悟了。

    “坐好啊,我开了!”

    陈秋雁刚说完这话,一脚油门就踩了下去,车完全不是慢慢开出去的......是弹射出去的!!

    郑老头就坐在后座上,怀里抱着一个鞋盒子,里面装着那俩小人。

    在吉普车弹射出去的瞬间,他直接顶在了椅背上,整个人都贴在那儿,脸上除了恐惧就只有绝望。

    “姐你慢点!!”七宝忙不迭的喊道:“这还有个老先生呢!!你别吓着他!!”

    我紧靠着椅背,死死闭着眼睛,嘴里还在安慰他们:“没事,陈姐心里有数,她既然敢开车带咱们去,那就肯定......”

    没等我把话说完,陈秋雁的尖叫声已然响起。

    “刹车呢?!刹车在哪儿?!!”

    “我.日!陈姐打方向盘啊!!前面有车!!”

    在众人的尖叫声中,陈秋雁最终还是反应了过来,凭借着急中生智的特性,非常勉强的绕过了前面的小轿车,并且开始慢慢减速.......

    “其实我会开车。”陈秋雁说。

    我没敢睁眼,压根就不敢去看,只觉得坐在副驾驶是个错误。

    真的,这比千禧年后兴起的过山车刺激多了。

    要是睁大眼一路看过去,我觉得自己尿裤子的可能性有百分之九十。

    先加速后减速,之后又莫名其妙的加速......我感觉陈秋雁开车的状态就没稳过,完全就是凭借着心情开车。

    心情舒畅了,人也轻松了,车就开得慢点,要是让她紧张起来,市区里都敢跑八十迈!

    等车速稍微稳定点了,我壮着胆子睁开眼,往后视镜里看了一下。

    七宝脸色惨白的坐在后面,看他那意思,应该是后悔让陈秋雁开车了,至于郑老头......

    说真的,我怎么看他都像是在翻白眼。

    “他没事吧?”我很紧张的问了句。

    七宝没吱声,用手戳了戳郑老头,只听他嗷的一声叫了出来,瞬间回魂。

    “咋了?!”郑老头瞪大了眼睛,不停左右扫视着:“咱是不是撞到车了?!”

    一听他这话,七宝便告诉我,这老头儿的反应比较慢,好像还没从几分钟前缓过来呢。

    “你们别怕啊,我会开车,你们别紧张就行。”陈秋雁一边哆嗦,一边把控着方向盘,额头上全是急出来的冷汗。

    “我们不怕,你稳点......”七宝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说:“咱不急着赶路,慢慢溜达过去就行。”

    在这时候,我只觉得车里少了一个人的声音。

    “胖子呢?”我问。

    一听我这么问,七宝顿时才想起车后面还有个人。

    “不会是滚下去了吧!?”七宝着急忙慌的站起身,从后面的小窗户往车厢里看了两眼,嘴里还在嘀咕:“那牲口这么重,肯定跟个球一样,陈姐开车抖得咱们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他呢.......”

    “没事吧?”我急忙追问道。

    七宝摇摇头,然后抬起手来,重重的敲了敲窗户。

    “胖子!你没死吧?!”

    问完这话,七宝就很有耐心的等着,足足过了两分钟,常龙象在车厢后面才给我们回应。

    “差点......我勉强能活着......”

    常龙象的语气很是绝望,每一个字都在哆嗦。

    “他咋了?”

    “好像没坐稳,在车厢里撞了两下,脑门青了。”七宝幸灾乐祸的笑道。

    ........................

    从成都市区出去的这一路,其艰难度就跟唐僧西天取经差不多,路途艰辛且多难.......

    但好在陈秋雁不笨,开上高速之后,整个人的状态都稳了下来,跟普通司机开车一样,并没有再给我们带来惊吓。

    从这点来说,她应该是会开车的,前提是别让她紧张。

    “小沈,这事忙完之后,我可能得回一趟四九城。”陈秋雁开着车,跟我闲聊着:“到时候店里就得靠你照顾了。”

    “瞧你这话说的......”我苦笑道:“你没来店里的时候,不就是我在照顾么?”

    说着,我一把捏碎手里的核桃,把碎开的核桃仁一块块往嘴里扔。

    “哟,手劲儿够大的啊!都快赶上我了!你这是纸皮核桃吧?”七宝嬉皮笑脸的说:“帮我捏几个呗?”

    我嗯了一声,随手又捏了两个核桃给他:“这不是纸皮的,是普通的。”

    落阴身比我想象的有用,哪怕它给我带来的副作用不小,这也无法掩盖它牛逼的一面。

    虽说我看着比前段时间瘦弱很多,但我的力气却是成倍的增加了,不敢说能赶上常龙象,起码能跟七宝站在一个水平线上。

    “有时间你们跟胖子学学吧。”陈秋雁开着车,不动声色的提醒着我们:“底子不错,不练点功夫多浪费啊?”

    “这年代还说功夫?”七宝嘿嘿笑道:“我觉得枪比功夫好使,你说呢?”

    “枪不能解决所有的麻烦,功夫也是。”陈秋雁叹道:“但身体的反应力,耐力,这一切都跟你们有关啊,如果遇见了冤孽,你们底子好点也不用怕了,对不对?”

    七宝点点头,没说话。

    “起码打不过还能跑啊。”我接过话茬,表示赞同陈秋雁的提议。

    在入行之前,我一直都觉得当个斯文人挺好的,动手动脚那是粗人的作风,动脑子不比手脚好使?

    但在入行后,经历了这段时间的挫折,我算是明白了,有些事是不能用脑子解决的。

    如果我有常龙象的身手,毫不夸张的说,很多麻烦都将不是麻烦。

    不说别的,单说对付冤孽的时候,如果我的反应速度和力量能跟上,那么在一定的时间内,我都能跟冤孽周旋,而不是靠着常龙象他们来搭救我。

    真的,有时候对他们来说,我确实像是个累赘。

    这点虽然没人提过,但我却能很清楚的感觉到。

    也怪不得老爷子经常督促我出去跑步健身......

    “陈姐,你回四九城干嘛啊?”七宝好奇的问了句。

    “提交一些资料,顺便再找导师拿点消耗品过来.......”陈秋雁笑了笑:“人瓜,小人国,这些麻烦里藏着的机遇可不少,我都记着呢。”

    “小人国的事你也要说?”我皱了皱眉,有些担心的看了陈秋雁一眼:“要是让上面的人知道,这事会不会变得更麻烦?”

    陈秋雁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直接解释道:“沈老爷跟我聊过,他说了,有些事是不能往上报的,但有些事可以报。”

    “比如?”

    “那些小人的生活习性,还有别的一些......”陈秋雁叹道:“放心吧,关于小人国具体位置的事,我是不会说的。”

    陈秋雁的表情也有些无奈,倒不是因为我的疑惑,而是她也在担心我担心的事。

    如果上面的人知道了小人国的入口,那么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要么,像是原来那样,任由小人国自己繁衍进化。

    要么.......

    “会变成小白鼠吧?”七宝冷不丁的开了口:“这么多小人,官家肯定不会放过的,这可比大熊猫有意思多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