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蛊身

    郑老头再一次登门拜访的那天,我正在大厅里吃着火锅药膳,见他来了,我也只是点点头算是打招呼,嘴里就没停下。

    “吃.....吃着呢?”郑老头有些纳闷的看着我,又看了看坐在旁边打牌的老爷子他们:“你们都吃过了?”

    “吃过了。”老爷子笑道:“要不你坐下一起吃点?”

    郑老头没吱声,往火锅里扫了一眼,见那里面翻滚的汤底泛紫,他连忙摇头说不用了,来之前他就吃午饭了,用不着客气。

    “如果可以的话,今天咱们就出发吧?”郑老头试探着问道。

    老爷子没犹豫,很干脆的说行,之后又招呼着常龙象他们上楼搬行李,还让陈秋雁去检查一遍,免得落下东西。

    “你别吃了,去看看法器备齐了没有,免得......”

    “你去看吧。”我不停往嘴里扒拉着米饭,火急火燎的说:“这一出门可就没机会补了,我得趁着这时间把状态补回来啊!”

    不得不说,老爷子调配出来的药膳火锅,吃着香是一回事,问题是真的补啊!

    连着吃几顿下来,我少说重了二十斤,肋部的骨头已经不明显了,比最初那种骷髅成精的样子强了太多。

    七宝当时还笑话我来着,说我吃的激素不一般,拿激素喂猪也不带长这么快的!

    “你比猪强。”七宝的原话是这个。

    下一秒,老爷子就把他踹了出去,倒是没有给我主持公道的意思,反而问他:“你是说老子做的火锅跟猪食差不多?骂我呢?”

    综上所述。

    在这段时间里,我无数次想过,老爷子是不是不爱我了。

    别说是对待亲孙子,对待表孙子也不带这么绝啊......咋感觉他不拿我当回事呢?

    “吃吃吃!就知道吃!猪都没你能吃!”老爷子没好气的骂道:“你能不能别吃了?”

    我没搭理他,继续吃着火锅,过了会才开口反问他,这还不是怪你?要不是你的疏忽大意,我能变成这样?

    一听这话,老爷子顿时就不接茬了,拉着郑老头就开始唠家常。

    为什么我会饿成这样?

    答案只有一点。

    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我肉身里的蛊气所积攒下来的怨气,比我想象的要重得多。

    如果我不胡吃海喝,蛊气反噬我自身的症状就会越来越明显,过不了两天,我身子就很有可能会垮掉。

    说起来也怪我倒霉,明明肉身蛊这事已经成了,最后却在阴沟里翻了船,没栽在蛊气手上,反倒是栽在了老爷子手里。

    有些事根本就没他说的那么简单,蛊气反噬血肉是能补回来,但也会落下后遗症。

    后遗症是什么?

    两个字,食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发现自己的食量变了,大得出奇,比起常龙象而言都毫不逊色,甚至还要比他能多吃点!

    这对我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不多吃就得饿......一饿就得遭受蛊气的反噬......

    为了维持蛊气的稳定,为了保证我的肉身不出岔子,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不过还好,蛊气能帮我消化食物,至少我的身材不会走样,最多最多,也就是保持在我原来的水平上,这点倒是还能让人接受。

    “沈老哥,这次你真不去?”郑老头问着,拿出烟来,递了支烟给老爷子:“光让这些孩子去办事.....风险会不会有点大啊?”

    老爷子接过烟点上,笑呵呵的抽了两口说不会。

    “我孙子是我的接班人,这事交给他,绝对能办好。”老爷子说着,又补充了一句:“如果遇见意外,出现了一些他们解决不了的事,我会过去接手的。”

    “你来接手?”郑老头苦笑道:“这能赶得上吗?”

    说实话,郑老头对我们没信心,这点是毫不掩饰的,任谁都能看出来,任谁也都能理解。

    在他看来,小人国跟帽儿村都不是善茬,既然要插手到这件事里,那么其自身风险肯定是很大的.......

    俗话说得好啊,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我,七宝,常龙象,陈秋雁。

    这一眼看过来别说是当成先生看了,外人别拿我们当郊游的大学生看就成!

    “放心吧,我绝对能赶上。”老爷子笑道,很坦然的说着谎话,安慰着郑老头:“我总不可能拿自己孙子去冒险吧?”

    郑老头想了想,绝得也是,便点点头:“沈老哥,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只能信你一回.......”

    说着,郑老头停顿了一下,表情显得有些郑重。

    “如果真的出现了意外,保命是咱们的第一任务,我可不想因为帽儿村的事,让你孙子他们搭进去。”

    “老先生,你就放心吧,这事不会出岔子的。”七宝背着行李包跑了下来,嘻嘻哈哈的说:“比这麻烦的麻烦我们都见过,那些帽儿村的畜生算个屁啊?”

    郑老头苦笑着摇摇头,只说希望如此,要是什么事都能顺顺利利的,那就最好不过了。

    “小人呢?”七宝问道,左右看了看,没找到那个装着小人的戏台盒子:“你没带它们过来?”

    “我一会再去叫它们,现在不急。”郑老头笑道。

    “带它们进山方便吗?”我放下筷子,问道:“会不会有风险啊?”

    “没事,有它们在,咱们能避免很多麻烦。”郑老头解释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你们带上那只大耗子。”

    听见这个要求,老爷子先一步点点头,说:“它在我们的计划之中,肯定会带上,这个你可以放心。”

    “我听你说过......那只耗子是成了精的畜生......有它在.......”郑老头叹了口气:“想要找到那些躲藏在山里没办法回家的小人......只有靠它了......”

    也许是感觉到什么了。

    郑老头刚说完这话,爩鼠咚咚咚的就从楼上跳了下来,跟袋鼠差不多,两条腿一跑一蹦跶,眼里的神色那叫一个兴奋。

    “当然了啊!找小人可以!你可不许吃!”郑老头忙不迭的提醒道:“我买牛羊肉喂你都行!你可别嘴馋吃小人!”

    “吱。”

    爩鼠叫了一声,很人性化的翻了个眼睛,似乎对于郑老头的这番话很是不满。

    “东西都收拾完了?”我问。

    七宝点头说:“完了。”

    “胖子,你带陈姐出去,先把行李装车,我检查一下法器。”我转过头,冲常龙象喊了一声。

    “知道了!”

    等常龙象带着陈秋雁出去后,七宝这才凑到我身边,小心翼翼的问我:“你个瓜娃子可别装啊,如果这事你真的没把握,咱们后悔还来得及,叫上你爷爷一块去呗!”

    我笑了笑,没说话。

    七宝见我是这副反应,耸耸肩也不再追问。

    “你们把车都安排好了?”郑老头很好奇的看了我一眼。

    “找人借的。”我笑道。

    郑老头嗯了一声,非常好奇的看着我,问,是你来开?

    “是我!”

    陈秋雁说着这话,大步走进了厅堂里,揉了揉手掌,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得到答案,郑老头也惊讶了一番,上下打量了陈秋雁几眼,忍不住感慨道:“你这小丫头竟然会开车.....巾帼不让须眉啊!”

    “还行吧,原来都只是理论,这是我第一次开车载人上路。”

    陈秋雁笑道,冲我跟七宝勾了勾手指。

    “真要她开?”七宝咬了咬牙,压着嗓子跟我说:“我可是听过她在四九城的壮举啊,开辆小轿车出去买菜都能撞翻两排自行车跟三个老头.......”

    闻言,我不由愣了一下。

    “狗日的你不早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