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猛瘦

    七宝说出这话的时候,我脑子都是懵的,压根就没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咋了?”我挠了挠头,满脸迷茫的看着他:“啥肉啊?”

    “你......你咋瘦成这样了??”七宝瞪大了眼睛,如同受到了刺激那般,眼里有很明显的恐惧。

    他没再多做解释,手忙脚乱的跑到我身边,拽着我就走到了衣柜前面,示意让我照照镜子。

    当时我只觉得纳闷,用一头雾水来形容简直恰如其分。

    问我肉去哪儿了?问我咋瘦成这样?

    七宝不会是喝酒喝傻了吧?我才睡了一觉啊......能瘦到哪儿去?

    但这种种疑问,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看着镜子里骨瘦如柴的自己,说实话,我只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我.日!”

    在那种情况下,我可顾不上什么斯文儒雅了,忍不住喷了一句脏话,身子直哆嗦。

    如七宝所说,我确实是瘦了,而且不是瘦了一点半点。

    脖子以上,一切正常,但脖子以下的部分.......

    这么说吧,我当时瘦的程度,就跟十年老资历的瘾.君子一样,甚至比那个还过分。

    整个人几乎都是个骷髅架子,身上穿着的衣服也是空空荡荡的,大了少说三四个号。

    掀起上衣一看,肚子已经凹进去了,肋部那一块更是连肉都看不见,骨头全部凸了出来,看着都吓人!

    “爷!!出事了!!”

    我扯着嗓子喊了起来,急得眼睛都红了,只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慌过,要不是有七宝扶着,估计我都得滑到地上去,两条腿都被镜子里的自己吓软了!

    很快,一阵脚步声就出现了,老爷子火急火燎的推开门,进来就问怎么了??

    “我这是咋了啊?!”我看见老爷子,就如同看见了救星,忙不迭的跑过去拽着他:“我咋变成这样了?!”

    老爷子似乎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情况,脸上的表情显得比我还慌,上下打量了我几眼,说话都哆嗦了:“狗日的......这也太夸张了.......”

    “你不知道会这样??”我着急忙慌的问。

    “知道一点。”老爷子说道,声音也低了下去,像是有些心虚:“但没想到会这么夸张......”

    据老爷子说,在葬人经中,关于炼成肉身蛊的记载,有这么几句话。

    “蛊冲人身,化散灵台,行于经络间,需气血养之。”

    “气虚血弱者,蛊气聚而生怨......”

    老爷子跟我们解释到这里,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了,非常尴尬的看了我一眼:“我就是忘记给你补气了,所以你才会变成这样......”

    “补气?”常龙象很好奇的问:“咋补啊?”

    “药补。”老爷子叹道:“就是因为忘了这茬,行于他经络间的蛊气已经产生怨气了,跟闹脾气差不多,看见咱们不拿气血喂它,它就得啃宿主的血肉......”

    毫不夸张的说,听完老爷子的这一番讲述,我大义灭亲的心都快按不住了。

    咱们从头到尾都是小心翼翼熬过来的......你最后漏了这一环......这不是明摆着害我吗?!

    “没事没事,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不会影响到你身体健康的。”老爷子一边跟我说着,一边保持着端坐的姿势,但把脑袋扭开了,压根就不敢跟我对视:“咱们有补救措施,不怕出岔子!”

    我没搭理他,直接叫他把头转回来,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老爷子倒也不犹豫,转回头来,面朝着我,但目光却是躲闪到了一边,又是看七宝又是看常龙象,反正就不敢看我。

    “幺儿,你就当是不费力气的减了一次肥呗。”老爷子不动声色的安慰着我:“小雁减肥的事你知道吧?她可是为了减肥天天运动啊,又是跑步又是节食......”

    “她那不叫减肥,那是保持身材。”七宝忍不住插了一句。

    “你一边去!别接大人的嘴!”老爷子没好气的骂道。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深深叹了口气,算是认命了。

    “你就说怎么补救吧。”

    “一个字。”

    老爷子拍了拍我肩膀,很认真的看着我。

    “吃!”

    ..........................

    在夜里两点多,老爷子亲自下厨,就着剩菜给我弄了个牛油火锅。

    常龙象跟七宝本来是打算跟着吃的,但一听老爷子要在里面加蛊加药,霎时间,谁也不敢犯馋了。

    不得不说,老爷子的手艺是真不错,端上桌的那锅牛油汤底,除了颜色比较诡异之外,其余的缺点一概没有。

    用鼻子闻着,那气味比大饭店里的牛油锅底都强!

    “为啥是紫色的呢?”我小心翼翼的问了老爷子一句,没敢直接动筷子。

    “加了点中药,好给你补补。”老爷子说着,又从冰箱里端来了三盘切好的肥牛,帮我添上一碗冷饭,倒上两勺热汤,万分热情的招呼着我赶紧吃,千万别饿着。

    可能是蛊气的缘故,也可能是我没吃午饭晚饭的原因。

    真的,我从来没有这么饿过,虽说火锅的颜色很是诡异,但那时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闷头就吃了起来。

    在这过程中,陈秋雁也迷迷糊糊的从房里走了出来,见我在吃火锅,似乎是觉得我没什么大问题,点点头又回去继续睡了。

    连着吃了三斤肥牛肉和四碗饭,我肚子还是不见饱,如同无底洞那般折磨着我,饥饿感从未这么强烈过。

    “帮我弄点肉来,再弄点米......什么都行!”我一边往嘴里扒拉着米饭,一边冲七宝他们说:“再饿一会我就得吃人了!赶紧的!”

    我说的这话,纯粹就是在开玩笑,只是想催他们一下,让他们赶紧再给我端点吃的来。

    但我没想到的是,七宝跟常龙象似乎是觉得我说出了真心话,非常恐惧的看着我,连滚带爬的就跑进厨房开始翻冰箱。

    事后我才知道,我跟他们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是冒着绿光的。

    这绝对不是夸张,那种很明显的反光,简直和猫眼如出一辙。

    在他们看来,要是真的找不到吃的,十有**我就得拿他们开刀了。

    “这.....这还有牛肉......没解冻啊......”常龙象满头大汗的跑回来,脸色惨白的说着,指了指手里提着的那五斤牛肉。

    “你帮我切成片,直接丢锅里,要啥解冻啊......”

    “诶!好!”

    七宝,常龙象,老爷子。

    他们仨在那天夜里就没闲下来过,跟做贼搜家似的,硬是从楼下搜刮到了楼上,把一切能吃的东西都给我搬了过来。

    等到天要蒙蒙亮了,常龙象非常绝望的抱着爩鼠,走到了桌边。

    “哥,咱们家里没吃的了,但你也别吃人啊,你要吃......就先吃它吧!”

    “对!先吃它!”七宝帮着腔:“这只耗子的肉绝对是肥而不腻,要不你让老爷子帮你片了?”

    “吱?”

    爩鼠很迷茫的看着我们,长长的打了个哈欠,跟活人一样,抬起一只小爪子来,揉了揉眼睛。

    “得了,我吃的也有八分饱了,现在上去睡一觉......”

    我哈欠连天的说道,不住的眨着眼睛,只觉得眼里无比干涩,像是进了沙子那样难受。

    “你确定你没事?”七宝小心翼翼的问我。

    我没说话,揉着肚子上了楼,七宝的声音还在身后响着。

    “吃了十斤牛肉两斤米!!你真没事啊?!”

    “没事。”

    我头也不回的说道,只感觉自己无比的满足。

    “前面饿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快死了,只有吃得差不多饱了,我才能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话音一落,我猛地回过头,提醒了他们一句。

    “等我睡醒了可能还会饿,你们趁着天亮去买点肉吧,牛肉就行,照着二十斤买,千万别给我客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