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灯芯草

    老爷子是想整死我,这点我已经看出来了。

    真的。

    我打小就知道老爷子记仇,但我却没想到他能这么记仇......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么!你至于拿我做实验啊?!

    但抱怨归抱怨,有些事我还是能想明白的。

    老爷子只会为我好,不会为我坏,他能摆出这种大仇得报的表情,十有**都代表他有把握办成这事。

    既然他让我吸这些绿烟......我也只能吸了!

    强忍着恶心,我深吸了一口气,跟他们抽烟似的,非常顺畅的将那些绿烟都吸了进去。

    仔细想想,倒也不是全被吸进去的,只有开头那一股绿烟是被我吸走的,剩下的都是借着力借着风,自己往我鼻子里钻。

    那股绿烟比我想象的好闻许多,吸进鼻子里,有种薄荷香的味儿,整个鼻腔都凉飕飕的,说不上来的清爽。

    “手腕疼不?”老爷子问我。

    我使劲吸了两下,发出了极重的呼吸声,以表示我贼疼。

    “疼也忍着,这还有三根针要扎呢.......”

    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又拿起一根银针,毫不犹豫捅穿了玉蜈蚣的身子,顺势又插进了我的血肉里,停在了骨头上。

    那种针扎骨头的感觉,没有经历过的人肯定不知道有多疼,比起虫啃鼠咬都要疼得多,是钻心的疼!

    玉蜈蚣被插穿身子后,上百只虫足也挥舞了起来,如同蛇那般,在我手腕上盘成一团,高高的支起了身子。

    又是一股子绿烟,从它嘴里冒了出来,没等老爷子吩咐,我就主动吸了一口,还是那种凉飕飕的薄荷味儿,很清爽。

    在那之后,老爷子又依次扎穿了行泥鲶、血守宫的身子。

    它们嘴里吐出来的也都是绿烟,无一例外,都带着一股薄荷味儿。

    要说这行泥鲶倒也奇特,看老爷子那意思,应该是前段时间就把它放进了木箱子里......

    作为一条鱼,离开水这么久还不死,我确实挺佩服它的。

    至于那条白得如玉石的血守宫,也是在被扎穿身子后我才明白它名字的来历。

    几乎是在受到伤害的瞬间,血守宫的后背就开始变色了,由雪白色变作血红色,红得油亮亮的,看着都反光。

    这种变化从后背起始,一路蔓延到身子的其他部位,短短数十秒,血守宫就换了个颜色。

    不得不说,那颜色看着特别吓人,属于那种一看就觉得它有毒的颜色。

    “手术差不多已经动完了,就差这一刀子.......”

    老爷子说着,从兜里掏出来一把小刀,看那样子极其眼熟,似乎就是上次用来埋落恶子的手术刀!

    由于我的肉身还处在麻痹状态,压根就没办法说话,所以只能靠着眨眼来跟老爷子沟通。

    “别怕啊,就疼一下,而且还不会留疤!”老爷子安慰道,半弯着腰,将刀刃顶在了我的额头正中间。

    还没等我做好心理准备,老爷子猛地一抽手,刀刃直接划破了皮肤,在我额头上开了一条很浅的小口子。

    说实话,这条口子开出来根本就没感觉,似乎也没流血,只是单纯的被破开了皮肤而已。

    做完这一切,老爷子将手术刀收好,又从兜里掏出来一根“枯树枝”,小心翼翼的从上面撕下来一条“树皮”,看着都不能叫一条,应该是一丝!

    那点树皮,也就比头发丝粗一点,不仔细看都看不见。

    我当时也没办法开口问他,只能靠着眼神来表达自己的疑惑。

    老爷子跟我的默契可不低,一看我的眼神,顿时就知道我想问他什么。

    “这是槐树枝,没毒的,放心吧。”老爷子将树皮按在了我额头上,准确的说,是塞进了那条伤口里,又用手拍了拍伤口,很自信的说:“有阴气当助力,要不了半分钟就会愈合,你就安生等着吧。”

    我没说话,忍着四肢百骸传来的剧痛,紧咬着牙。

    过了大概四五分钟的样子,我发现身上传来的麻痹感弱了许多,说话的能力,也渐渐恢复到了正常水平。

    除开声音有些虚弱之外,其他一切如常。

    “爷......还有多久啊.......”我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气若游丝的问道:“啥时候才能把银针抽出来......这一直插着挺疼的啊.......”

    老爷子沉默了一下,说,这才刚开始。

    “你不是说手术动完了吗??”我一愣,急得差点没从床上坐起来。

    “手术是动完了,但你得消化一下啊.......”老爷子叹道。

    很快,我就理解到了老爷子所说的消化是什么意思。

    从脚底开始,一阵刺骨的凉意,迅速向我四肢百骸袭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大冬天赤脚跳进了冰窟窿里,凉得你都失去了感觉,浑身上下都在发僵发麻.......

    这种凉意持续的时间很长,但具体是持续了多久,我也说不清,大概有两三个小时那么长。

    最初,这阵凉意算是在折磨人,等到了中途,这阵凉意就变成了暖意,像是在泡温泉那般,只觉得越来越热.......

    老爷子见我开始冒汗了,表情也有点紧张,嘴里还在嘀咕,这明明是应该冷啊,怎么会冷得冒汗呢.......

    “爷.....你有没有听人说过......被冷死冻死的人.......在死之前会觉得热.......”我牙根子不停的打着颤,热汗直把眼睛都给迷住了,怎么都睁不开:“你说我不会是要冻死了吧.......”

    “放屁!”老爷子没好气的骂道:“老子在这儿能让你冻死?!”

    说到这里,他还特意往那几根银针上扫了一眼,嘴里安慰着我,说是快了,再忍一会落阴身就成了。

    “没事.....我能忍住......这比种落恶子舒服多了......”我很勉强的笑着,并不想让老爷子担心。

    摸着良心说,落恶子跟肉身蛊,这两种东西在最初对活人的折磨,简直是无法比拟的。

    经过落恶子那一“战”,我对于疼痛的忍耐力,可以说是比原先高出了几十个档次。

    回过头想想,种肉身蛊这点小事,倒也不算什么折磨。

    “快了.......”

    老爷子喃喃道,见我额头上冒的汗越来越多,便拿起毛巾帮我擦了擦,一脸心疼的看着我:“再忍一会......就当是发烧了.......”

    “我知道。”我不动声色的咬了咬舌头,勉强让自己清醒了一些,笑着看了老爷子一眼:“我没事。”

    在那时候我不敢多说话,只要说的话长了,牙根子就会止不住的打颤,到最后肯定连话都说不清,老爷子看见还得心疼!

    其实他也没敷衍我,他说快了,我确实是感觉到快了。

    起码.....我没有先前那么热了.......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看那些从窗帘缝隙透进来的阳光,应该也到了中午时分。

    此时,我身上的不适感已经消退了大半,不觉得冷也不觉得热,反而觉得挺舒服的,就跟刚睡醒一样,特别的精神。

    “不冷了?”老爷子担心的问我。

    我点点头,说不冷了,这一关是不是熬过去了?

    见我没那么难受,老爷子的情绪才恢复了一些。

    他兴致勃勃的从兜里掏出来一撮灯芯草,非常期待的问我:“得试试才知道啊......幺儿!你想见鬼吗?”

    我嗯了一声,没多说话。

    “嚼两下吞下去,要是你能看见,那就证明落阴身成了!”

    老爷子说着,直接将灯芯草揉作一团,塞进了我嘴里。

    我当时也没多想,闭上眼睛,顺着老爷子的吩咐嚼了几下,咽进了肚子里。

    等我睁开眼.......

    我所见的世界......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