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活物

    在此之前,老爷子常说自己是术士,是降师,是先生。

    但在这事过后,老爷子觉得那些称号太土了,完全匹配不上自己的聪明与智慧,所以他就给自己起了一个新称呼。

    “你可以叫我沈教授。”

    “为啥?”我一愣。

    “因为老子是玄学界的科学家。”

    老爷子一脸得意的说道,把木箱放在床头柜上,轻轻拍了拍床铺说:“赶紧的躺着,我几下给你弄完得了,今天非得让你见识一下科学发展带来的福音!”

    我没说话,默默的躺上床,跟死尸一样瞪着天花板,一动不动的问他:“在玄学里谈科学,你不觉得这有点流氓吗?”

    在我刚入行不久的时候,老爷子就曾经这么跟我说过。

    “玄学是玄学,科学是科学,在科学里谈玄学是迷信,在玄学里谈科学就是耍流氓!”

    此时此刻,老爷子没跟我谈什么耍流氓的事,只是单纯的看了我一眼,那种暗示性的眼神已经告诉我.......

    “爷,咱们不带记仇的啊。”我讪笑道:“动手术可不是小事,这是细致活,可不敢乱来!”

    老爷子没搭理我,随手打开那个木箱子,从里面抓出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甩手丢到了我床上。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只感觉头皮都炸开了,二话不说就从床上翻了下去。

    “爷!!你丢癞蛤蟆干什么啊?!弄脏了床单到时候还得我洗!!咱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啊!”

    被老爷子丢到床上的,就是一只足有拳头大小的癞蛤蟆。

    俗话说得好,癞蛤蟆不咬人膈应人。

    虽然我没碰到这只蛤蟆,但在看见它的瞬间,只觉得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与普通的蛤蟆不同,这只癞蛤蟆身上的疙瘩很大,本体黑的发亮,只有这些疙瘩上冒着点点白尖,看着就跟长熟的青春痘似得。

    它身上还带着一股子腥味,越闻越头疼,直让人犯恶心。

    “这叫阴土蟾,是我从阴眼里刨出来的.......”老爷子嘿嘿笑道:“旺山村的那个阴眼可藏着不少宝贝啊,这只是其一,还有这些呢!”

    说着,老爷子一股脑将木箱里的东西倒了出来。

    看见那一个个活蹦乱跳的“小动物”,我连恶心的感觉都没了,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站在原地都不敢动,只敢打冷颤。

    黑亮黑亮的癞蛤蟆,浑身碧绿的大蜈蚣,食指长短的白壁虎,还有那是.......鲶鱼??

    “这条鱼也是从阴眼里挖出来的?”我忍不住好奇,问道。

    “那不是。”老爷子摇头:“那叫行泥鲶,是我找朋友买的,花了一千多呢!”

    听见这个答案,我只觉得老爷子被人骗了,这条鲶鱼跟普通的土鲶没什么两样,不过手掌长罢了。

    “这条鱼有啥稀奇的?”我小心翼翼的问道:“菜市场卖的鲶鱼看着跟它差不多啊。”

    “狗屁!”老爷子没好气的说道,轻轻在那条鲶鱼背上一拍,只听哇的一声......

    没错,那条鲶鱼确实是哇的一声叫了出来,听着跟小孩夜啼似的,嘴里还往外吐了一口绿水。

    我觉得我的心理防线要崩溃了。

    一直以来,老爷子在我眼中都还算是个正常人,起码他的口味跟普通人差不多,没有太过于独特的地方。

    但是现在我算看明白了,老爷子的口味很重,恶趣味也是让我无法理解的......

    拿这些玩意儿往床上撒......这不是闹么!!

    “淡定,这层床单肯定是要不得了,何必那么讲究呢?”老爷子笑道:“等一会给你动手术了,床单肯定比现在脏,到那时候......”

    “爷,你有话直说吧,别跟我玩虚的。”我一脸畏惧的看着他,说话都哆嗦:“你说的动手术......不会是想把这些玩意儿埋进我身子里吧?”

    老爷子一罢手,说,那不能!这些是活物!又不是落恶子!怎么会往我身子里埋啊?

    “阴土蟾,玉蜈蚣,行泥鲶,血守宫......”老爷子笑道:“这些都是葬人经里提到的引子,必须得依靠这些活畜的阴气,将肉身蛊打进你的身子里,如果不这么做,你体内的阳气会自发产生抗拒性,肉身蛊就进不了你的肉身了。”

    “蛊在哪儿?”我问。

    “这个就是蛊。”老爷子说着,从兜里掏出来一个“泥丸”,兴致勃勃的跟我解释道:“这是拿动物死尸磨成粉炼出来的,里面还参杂着四畜血,绝对是大补之物啊。”

    “动物死尸?”我咽了口唾沫,不是因为馋,是因为害怕:“啥死尸啊?”

    “它们的死尸呗。”老爷子一抬手,指了指床上这四只畜生:“我一样整了两只,一个生一个死,只有借助生气跟死气,才能化出蛊气来。”

    说来也怪,这些动物被老爷子丢上床后,没有一点逃跑的意思,反而跟发呆似的停留在原地,动也不动。

    要不是在被丢下来的瞬间,我看见过它们挣扎,恐怕我都得认为这是一堆死物。

    “放心吧,就是一个小手术,只不过会有点冷而已.......”

    老爷子说着,没等我反抗就将我按在了床上,之后又小心翼翼的捡起这四只畜生,一左一右的在床......不,应该是在我手上,开始摆放。

    左手腕上放的是阴土蟾,右手腕上放的是玉蜈蚣,小腿上也没落下,分别被放上了行泥鲶跟血守宫。

    它们在碰触到我的时候,没有一点攻击的动作,依旧是一动不动的待着,像是彻底的无视了我。

    “爷.....咱们可不敢玩太大啊.......”我说着,也不敢动,压着嗓子提醒道:“要不你给我透露点手术内容?让我有点心理准备?”

    老爷子笑呵呵的看了我一眼,没说话,自顾自的从兜里拿出一个布包,里面插满了食指长短的银针。

    “吃下去。”

    他说着,直接将手中的“泥丸”放到我嘴巴,示意让我张开嘴巴。

    闻到那股扑鼻而来的腥臭味,我是真的不敢张嘴,生怕一张嘴就吐出来,这味儿也太恶心了!!

    “嘿!你还不听??”

    老爷子没犹豫,猛地一伸手,捏住两边,硬生生的把我嘴给掰开了。

    还没等我做好心理准备,那颗跟鸡蛋黄差不多大的泥丸,已经被他扔进了我的嘴里。

    也不知道那泥丸是怎么做出来的,刚开始还好,一切都很正常,但等到它碰触到口水,几乎是在瞬间就变稀了........

    我连吐的动作都施展不出来,只感觉上半身像是被电打了,整个都麻痹住了,任由这些泥丸液往喉咙里灌,照样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要知道,我是不会害你的。”

    老爷子叹了口气,但脸上的笑容却没有退去,越看越像是在拿我做实验。

    “落阴身是入门坎,难度不算高,你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从布包里抽出银针,眼睛都在发亮。

    “可能会有点冷,你忍着啊。”

    话音刚落,他手里的银针也随之落了下来,捅穿阴土蟾的腹部后,顺势插进了我的血肉里,最后停留在了骨头上。

    一直没有动作的阴土蟾,此时也有了反应,毫无预兆的张大嘴,呱呱叫了两声,一股子绿烟就从它嘴里冒了出来,跟活的一样,直接冲着我鼻子就来了......

    “我知道你现在动不了,但最基本的呼吸,你应该还是能保持的。”老爷子拍了拍银针尾,低声说道:“别墨迹,赶紧吸进去,一点都不许浪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