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异果

    洞泥种?

    这又是什么东西??葬人经上咋会记载这玩意儿呢??

    难不成是.......

    “爷,如果小人国的坚果真是你说的这东西......写葬人经的那个蛊师会不会去过小人国?”我满脸怀疑的看着老爷子:“这种东西应该只在小人国有吧?”

    “谁说的?”老爷子笑了笑,解释道:“无论是什么样的奇物异物,在这世上都不可能独一无二,葬人经上说过,这种奇物只能存活在生气汇聚之地,不管是小人国还是在哪儿,只要生气汇聚到了一定的份上,都有可能产出这种果子来.......”

    “这种果子有什么用?”我好奇的问道。

    “生阳。”老爷子低声说:“洞泥种这种异果里没有阳气,只带着生气,而且这种生气跟普通的生气不同。”

    说着,老爷子皱了皱眉,似乎是在想要怎么给我解释。

    “普通的生气,是亘古长存的,不增不灭,足以养育万物,但洞泥种的生气,是由果子自身而生的......”老爷子说:“它是新的生气。”

    一边跟我解释,老爷子的眼睛也随之亮了起来,很兴奋的看着我:“这种生气是最纯粹的,它是因为生而生,用它当药引,再加以阳药辅助,想把你体内的肉身蛊提到升阳的地步,简直是轻而易举啊!”

    对于修行至升阳身,老爷子比我还要热切。

    说实话,我能理解。

    我在老爷子的眼里,那就是绝对的心头肉。

    炼成肉身蛊,化为落阴身,虽然能修出一身的本事,但其副作用还是没办法忽视的。

    每逢月中,我体内的阴气都会发生变化,四肢百骸更是会传来虫噬兽咬般的剧痛。

    老爷子很心疼我,这点我能看出来,比起让自身的实力变强,他更是想让我尽量避免那种折磨。

    “爷,这种果子好找不?”我问他。

    “说不准,但我估计......不怎么好找.......”老爷子说着,也皱紧了眉头:“要我说,这也怪帽儿村的人没脑子,跟那帮小人打好交道,吃那些果子都比吃人肉强啊!”

    话音一落,老爷子气得一跺脚,没好气的骂道:“现在好了!把人弄成惊弓之鸟了!我看他们怎么办!”

    “不是看他们,是看咱们啊......”我叹了口气:“爷,你觉得帽儿村还有多少人活着?”

    老爷子一愣,没回答我。

    “帽儿村跟小人国的事是发生在十年前,如果郑老头说的话没有夸张,那么肯定有一批村民变成了畜生.....”我皱了皱眉:“他们会不会自相残杀,这个谁也说不准,但就我感觉.....恐怕有不少村民都死了。”

    “你咋知道?”老爷子问我。

    “你觉得郑老三那样的人,还有心思去打猎种地吗?”我问。

    老爷子摇摇头:“应该没那心思了,他脑子里除了小人肉,别的应该啥也没。”

    “疯狂会导致灭亡,帽儿村还存不存在,这都是个未知数啊......”我叹道:“但我说的是好的那面,如果帽儿村的人没死,反而一直存活到现在.......”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一沉,表情都难看了许多:“咱们很有可能会惹来麻烦。”

    “活人比冤孽难对付,变成冤孽的活人,那就更难对付了.......”

    听完这话,老爷子嗯了一声,问我:“你要是觉得这事没把握,我就陪着你们去,免得你们又搞出岔子来。”

    老爷子都这么说了,我要再说自己不心动,那肯定是假的。

    上次旺山村的事就给我整出阴影来了,对付冤孽我倒是不怕,我就怕对方是活人。

    冤孽没什么脑子,活人除了脑子只剩脑子,斗起来太累了。

    但到了最后,我还是没能点头,很勉强的婉拒道:“爷,这事你不用帮,安安心心的留在店里做生意就成。”

    “真的?”老爷子一皱眉:“你可想好了啊,过了这村就没这店,要是你后悔了可就......”

    “后悔总比长不大好啊。”我笑道:“其实以前的我一直都太单纯了,再不经历点风雨,往后的路会更难走。”

    老爷子沉默了一阵,点点头:“宝剑锋从磨砺出,你这把剑胚子,是该好好磨磨。”

    其实我觉得大学导员讲过的那句话挺对。

    有些东西越是害怕,就越是要去接触。

    只有正面它,才能不畏惧,只有去跟它接触,才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现在的想法就是这样。

    多跟活人打交道,哪怕会吃点亏,那也无所谓,有了经验比什么都重要。

    我这一辈子还很长,老爷子已是暮年,他已经没办法像是小时候那样照顾我了,如果我自己及再不挣点气.......

    “沈老爷!天快亮了!咱一会去吃早餐吗?!”

    七宝的喊声忽然从门外传了进来,听见这话,老爷子大声回道:“你去买!咱们在店里吃!”

    “怎么又是我去啊.......”

    “废什么话!赶紧的!”

    等七宝被支走后,老爷子这才拍了拍我肩膀,低声说:“吃完早饭,我让他们去补觉,今天就不开店了,咱们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郑老头呢?”我问:“让他回去歇着?”

    “由他吧。”老爷子笑了笑:“反正他是不会跑的,到该来的时候,他自己会回来找咱们。”

    “你这么肯定?”我一愣。

    老爷子点点头,很自信的说,我能看出来,姓郑的是真心对那些小人好。

    “他想弥补自己的过失,但没有那种力量。”老爷子说道:“所以他只能选择我们,这是唯一的选择。”

    闻言,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没再多问。

    等七宝买好早餐回来,天已经大亮了。

    虽然大家伙都熬了一夜,但谁也不觉得困,吃早餐的时候还嘻嘻哈哈的聊着,看着贼精神。

    郑老头也没见外,陪着我们吃了顿早餐,但他却没有在店里落脚的意思,直接说自己要回旅馆补觉,三天之后,他会再次登门拜访的。

    三天。

    “你们先去补觉吧,今天就不开门了,咱们.......”

    “不用!”七宝笑道:“我们还年轻,用不着补,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咱们去做呢。”

    “啥?”老爷子很疑惑的看着他。

    七宝嘿嘿笑着,从桌下拿出来一本线装古书,一本正经的说:“复习。”

    听见这话,老爷子满脸的诧异,似乎认为自己是在做梦,不敢相信的看了看七宝,最后点点头说,你个瓜娃子可以嘛,一块朽木都能自己雕上了......

    “行,那你们就复习吧,别开店,我带世安办点正事去。”

    “办正事?”七宝眼睛一亮,很八卦的问:“啥事啊?需要我们帮忙吗?”

    “炼蛊。”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药铺柜台那边,伸手在柜子里倒腾了几下,拿出来了一个小木箱子。

    隔着几米远,我们都能闻见那个箱子里传出来的腥味,有种死鱼烂虾的感觉。

    老爷子没再多说什么,冲我招招手,让我跟着他上楼。

    我跟在他身后,听他跟我解释。

    “肉身蛊分五身,这第一个落阴身就是入门坎,活物落阴,死物化阴,想要帮你炼出落阴身来,活物死物都得用上.......”

    “能不能炼成落阴身,具体还得看你自己。过得去就有一步登天的机会,过不去的话,这个苦你恐怕得白吃了。”

    老爷子说着,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那种眼神很是复杂,既是期待又是怜悯,看得我一头的雾水。

    这时,老爷子摇晃了几下木箱,只听里面传来了一阵嘭嘭的闷响。

    好像......里面装着的是活物??

    , !